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二十五章:夜探皇宮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二十五章:夜探皇宮

"母後這身打扮著實讓我有些意外呢."

落兒俏皮的說著,云橫多日未見這個小子,心生想念,但是介于當下事態的發展並不好,急于進宮,便只是輕撫了幾下他的頭.

"娘親現在還有事要辦,落兒自己好好在家."

語畢,顧云橫踏出家門,今夜月色格外柔美,不知宮中會有何變化.

想來烈西曉也是個厲害的角色,倒也不至于什麼都這麼輕易就犯,顧云橫心里也就沒有那麼害怕了.

想來這也是自己的男人,再怎麼也不會差到哪里去.

宮中,那一股股陰冷的氣息,總是傳達出一股陰險,不知道蘇貴妃現在人在何處,不知道她的陰謀,究竟何時才肯停止.

但是今夜,並無任何不對勁的事情發生,烈西曉和顧云橫在宮中周旋了好幾圈,最終也並無發現.

這皇宮的夜晚安靜得有些詭異,不知道那些白天勾心斗角的人現在都在干什麼.顧云橫一直跟在烈西曉後面,其實烈西曉一直知道後面有這個跟屁蟲跟著,但是一直沒揭穿,這丫頭的身手簡直就是見不得人,要是一會兒出現什麼意外,多了一個人在身邊,都會影響他自己的發揮.

剛打算離開宮里,怎料蘇貴妃擺弄著搔首,看見烈西曉,更是嫵媚了起來.

"喲,今兒個離王還有心思進宮啊?!怎麼也不提前說一聲,本宮好安排人來好好款待你啊,不過看你這形色匆匆的樣子,不知半夜前來,所為何事呢?!寢宮那麼多人都已經歇息了,七皇子看來是閑得很嘛,呵呵."

相信所有的重點自然是後面的一句,所為何事,這才是蘇貴人最擔心的吧,畢竟朝中大事疏忽不得,這些人的一個小舉動,足以讓這個女人心生懷疑,烈西曉肯定也不會這麼傻乎乎的就把自己的來路說明.

"蘇貴妃此話言重了,我今晚不過就是懷念宮中景色,你看這花,即便在夜里也有不一樣的嬌美,何況,蘇貴妃這麼晚不就寢,想必也是念得這景色之美,不忍入眠吧?!"

烈西曉當然知道現在不適合跟蘇貴妃硬碰硬,這里是皇宮,加上現在蘇貴妃的權勢已經變得強大,當下,互不揭穿,乃完全之策.

蘇貴妃抿嘴,嘴角微微一個笑容,看起來倒是傾國傾城,不知心底究竟是在想什麼.

"離王此話說的不錯,我的確是醉心于美景,怎奈見到你."

說完,蘇貴妃便離開了,她知道即便再待下去,也不會有任何發現,況且,烈西曉也是她想防的人,現在,出不得紕漏.

顧云橫在花叢中聽得兩人的對話,不由的感慨,這蘇貴妃現在怕是心里面小鹿亂撞了吧,想必她這麼晚還不休息,定是有什麼陰謀在里面.

"西曉,接下來,我們怎麼辦?!"

顧云橫見蘇貴妃已經遠去,走到烈西曉身邊,眼睛扣住烈西曉的眼睛,四目相對,一時之間,別樣的情愫便籠罩在他們周圍.

烈西曉的手輕輕拂過顧云橫的臉龐,即使穿著太監服,也擋不住她散發出來的那股子美麗,深深的吸引了烈西曉的心.

藏在云朵里面的月亮,此刻也探出頭來,不知道,是在觀望些什麼……

"我們必須要好好的面對這件事."

烈西曉溫柔的說出這句話,語氣里面是掩飾不住的溫柔,回蕩在空氣里,顧云橫心里面一陣感動,回到大烈,生活便會安定不少.

但是她心里明白,這種安定是拿什麼換來的,能否心安理得,能否一帆風順,一切都還是未知的.

國家的國泰民安是其他事情沒有辦法比得上的,一個離王的身份,已經足夠,若不是當今朝政出了問題,誰會想來到這一攤爛泥里面?!

"這個蘇貴妃現在差不多是大權在握,咱們還是謹慎為好,何況你們身份原本就是長幼之輩."

顧云橫懂得什麼是識時務者為俊傑,眼前這個男人,她有足夠的理由相信他,一切都需要靜觀其變,現在說這些,不過就是簡單的提醒罷了.

回家之後,落兒居然還沒有睡覺.

"娘親,你和爹爹這麼晚還出去,是想干嘛?!"

一聽這個小子的口氣,怎麼就覺得那麼不對勁呢?!

顧云橫走過去,一把抱起兒子,在他的鼻梁上面刮了一下:"你啊,小小年紀就這麼敏感,看你以後長大了還得了,若是心思用在正軌,娘親倒是相信你可成就一番事業,若是你盡動些歪腦子……"

"娘親亂說什麼呢?!落兒乖不乖,您還不知道嗎?!"

萌萌的聲音,早就令顧云橫忘記了那些不快,這是自個兒的親身骨肉,有什麼能夠比看見他更讓自己舒心的?!

"落兒最乖了,明天咱們好好陪你,落兒今兒個早點休息,不然明天,可不叫你哦."

顧云橫就是喜歡這麼嚇嚇這個小正太,似乎是她最歡心的事兒,看見落兒每次都是臉上的表情為之一驚,心底就有股說不出來的興奮.

"好了,大家都早些休息了."

烈西曉見兩母子大半夜的還要鬧騰,假裝板起臉,但是心底則是有說不出來的興奮,家和,誰不願意?!只是現在國家的權利,還在別人的手里.

翌日清晨,天空剛剛綻開一道光,離王一家已然起來了,現在他麼就像是在和時間賽跑,蘇貴妃,始終使他們放心不下的.

出門之時,特地帶上了落兒,這孩子今兒個也算是為了出門精心打扮了一番.

顧云橫在馬車里,看了一眼烈西曉,眉眼間的那股氣質,難怪成就他這一生的聖賢之質.

而朝廷內,卻是另一番景象.

得知烈西曉回到大烈的蘇貴妃,眉眼之間的恨意很是明顯.

"又多了一個眼中釘了!!"

語畢,帶上貼身丫鬟就前往關押皇帝的地方,屋子里面很潮濕,大抵是最近濕氣太重的原因吧,沒有人知道這里所發生的一切,自然也就沒有人會想過要顧及皇帝.

"你們兩個先退下!!"

吩咐完丫鬟,蘇貴妃用絲質的手帕捂住了鼻子,這惡心的味道令她有些想作嘔,但終究還是忍了下來.

"皇帝,睡了嗎?!"

蘇貴妃這哪里像是在詢問是否就寢,語氣里面的意思分明就是"你是死了還是活著",床上那已經病懨懨的皇帝聽到聲音,艱難的挪動了一下身子,床在這搖晃之下動了幾下,讓蘇貴妃知道里面的人還活著.

"你……你到底……"

微弱的聲音透過蚊帳傳出來,聽得出來,氣息已經是虛弱到了極點,想必最近的日子也過得不舒坦吧,臣子的求見全部被她阻攔了下來,縱然所有人都懷疑,也沒人有轍.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二十四章:臣等要見陛下
下篇:第一百二十六章:蘇妃專權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