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二十四章:臣等要見陛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二十四章:臣等要見陛下

甯右相據理力爭,始終不肯讓步.

蘇貴妃的臉上勾出淡淡的笑容,猶如那綻放的妖冶曇花,她放柔了聲音,輕聲說道:"甯右相難道是不相信本宮,本宮著實有些傷心."

她一邊說著一邊背靠著椅子,右手慢慢的撫這膝蓋上那只白色的波斯貓.

"何況最近這段時間,我的憐兒胃口不太好."

蘇貴妃眉頭微皺起指著懷中那只肥的就快冒油的貓兒柔聲說道,下方那幾位臣子小心翼翼的抬起頭偷偷看了一眼還正啃著魚骨頭的憐兒..

這擺明了是胃口非常好,這哪里是胃口不好了,對于蘇貴妃睜著眼睛說瞎話,那幾位臣子都冒出了冷汗.

這位蘇貴妃沖冠後宮多年,輪心機和手腕自然是有獨到的地方.

甯右相始終就保持一句話:"貴妃娘娘,臣等求見陛下."

"陛下身子不好,需要休息,不信你們問宮里的禦醫."

蘇貴妃輕描淡寫的將問題直接丟給了禦醫門,甯右相的臉色微微有些變了,這個月他都求見了陛下其次了,卻始終連陛下一眼都看不到.

甯右相整個人完全已經處于了僵硬的狀態了.

他再次的用力一字一句的咬到:"貴妃娘娘,臣等求見陛下."

蘇貴妃笑靨如花,頗有幾分的不耐煩:"甯右相,本宮再次重申,陛下身子不好,禦醫說了需要休息,任何人都不見."

她說話之後拂袖離開,任由甯右相那一堆人跪倒在地上.

直到看不見蘇貴妃的身影了,下方那幾位臣子這才紛紛抬起頭,對著甯右相說道:"右相,蘇貴妃這態度明顯不對勁,始終不願意我們見陛下."

"本相也知道,但是能拿她什麼辦法?!"甯右相幾乎是咬牙切齒,整個人都有些惱怒.

蘇貴妃回到寢宮之中,十皇子早已經在那,他神情有些焦慮,看到蘇貴妃回來,急匆匆的奔過來,低聲叫道:"母妃,早朝上,不少的臣子都要求見父皇,可是父皇如今這樣子?!"

"廢物……"

一掌甩在十皇子的臉上,蘇貴妃的臉上隱約有些動怒,這甯右相真是軟硬不吃,死活要見陛下,她這幾日也有些疲于應付.

"母妃,可是……"

十皇子還想要說什麼,他們的身後紗幔低垂,隱約之中牆角的龍誕香還散發出淡淡的香氣縈繞,那紗幔之下牙床四面雕花,隱約能夠見到一個垂老的老者.

不過月余的功夫,大烈這位皇帝陛下就迅速的蒼老,猶如被人吸取了生機一般.

蘇貴妃一把拉住十皇子然後到了牙床邊上,然後將十皇子一把扔了過去,十皇子微微顫顫根本不敢看向牙床上的大烈皇帝.

"父,父皇……"

蘇貴妃一把將十皇子扔到邊上,心中卻是長歎一聲,她蘇家一門剛烈,怎麼就生了這軟性子的.

她放柔了聲音,一步步的走到烈帝的身邊:"陛下,睜開眼睛看看啊,你不是最喜歡烈西曉那個兒子麼?!"

"陛下,你不是至始至終始終只記得你的元青嘛?!陛下,你看看我,本宮是誰?!本宮是你的蘇貴妃啊!!哈哈,你不給本宮母儀天下的名號,本宮自己來,本宮奪了你的江山,只要你一死,皇兒登基為帝,本宮就是皇太後,仍然是這天地之間最為尊貴的女人."

蘇貴妃就這樣冷冷的看著面前幾乎是苟延殘喘一般的烈帝,她的眼眸之中甚至不帶半點的溫情,自從那日之後,她似乎就一直這樣,她處心積慮,所謂的半生,結果這個男人的心中卻從來沒有將她放到心中.

既然這邊,與真情背道而馳,那麼她就只好弄天了.

這邊云橫和烈西曉一行人馬不停蹄的奔向帝都之中.

將原本需要一個多月的行程直接縮短了三分之一.

到達帝都的時候正巧是盛夏,整個大烈四處傳言陛下實際上已經駕崩了.

宮中甚至傳言自蘇貴妃的寢宮之中傳來尸體的氣息.

所有在宮中的人都小心翼翼,誰也不敢隨意之中一句話,生怕惹得蘇貴妃震怒.

終于到了帝都的時候,云橫和烈西曉都沒有選擇白日進城,都選擇了晚上.

夜晚城門關閉之後,三人輕功都是一等一的,自然是直接飛躍進了城.

至于怎麼進宮,三個人意見完全不統一,分成了三種意見.

云橫認為像上次去東罕一樣偽裝進宮,云落則認為等,而烈西曉認為時間已經不多了,他唯一的選擇就是堂堂正正的直接進宮.

蘇貴妃拖延到這個時候,仍然頂著各方面的壓力,自然是有她的打算,其中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為了烈西曉這只大魚.

在烈西曉的堅持下,云橫和云落兩個人終于豎起了白旗.

直接先行回到離王府中,離王府的管家大清早的聽見外面敲門的聲音,揉著眼睛打著呵欠終于看清楚了出現在自己面前的人是自己主子之後,眼睛有些濕潤.

片刻之後,王府大部分的人都醒過來了,看著出現在王府的王爺和王妃,還有小世子,一個二個都忍不住噙著淚水.

這段時間離王府中的人都鮮少出門,每個人都堅定的等待著主子的歸來.

所有的人都認為主子和王妃一定會安然的歸來.

"主子,你這是?!"

周圍的幾個侍從紛紛開口問道.

烈西曉眼眸微流轉,柔聲開口:"准備朝服,本王這是要上朝."

所有人吃了一驚,卻沒人阻止,反倒是快速的為烈西曉准備了一切上朝需要的東西.

烈西曉一襲玄色官服,衣領處繡著赤火之紋,衣領直到耳下,從中間分開,銀絲串聯而成的細鏈在領間穿梭,露出里面層疊的衣衫,同色錦緞系于外袍之上,赤紅的綬帶綴著同色的瑪瑙,走起路來,整個人氣勢逼人,倒是更加的引人注目.

云橫站立在他邊上,烈西曉雙手抬起來,云橫為她拉扯好了袖子,這才低聲的在他耳畔說道:"我等你歸來."

在這最危機的時刻,她不能夠陪他一同進宮,共同見證,她能夠做的就是安靜的待在家里,等待他的歸來.

待到烈西曉離開之後,云橫冷凝著一張臉.

身後侍從大部分都退下,唯獨剩下兩人跪倒在地上.

"這麼重要的消息為何沒有傳遞到我這里?!"

她神色淡淡,在帝都之中,暗宗的勢力無處不在.

但是這次第一個接到消息的居然是莫統領,而非她,這一點已經讓云橫非常的不悅.

那兩人之中其中一人遲疑片刻之後才開口說道:"這件事情,我也奇怪,情報我是早就傳出去的,我懷疑是中途出了問題."

云橫招招手示意這兩人退下,看來問題出現在中間的情報點.

她半眯著眼睛,然後換了一身小太監的衣服,她原本就有宮中出入的令牌,跟著混進宮里去,若是到時候出現了什麼危機的事情,倒是可以幫助烈西曉.

云橫才剛剛走出大門口,就看見落兒在那站著,雙手環抱,正笑吟吟的看著她……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二十三章:營救娘親
下篇:第一百二十五章:夜探皇宮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