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二十二章:胖子皇帝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二十二章:胖子皇帝

"是誰啊?!"里屋傳來女子淡淡的聲音,即使沒有看見人,聽聞這柔和的聲音也足以知道那女子是何等溫柔瀲灩的人.

云橫佇立在原地,等到那女子從里屋慢慢的走出來,她一抬起頭,對上一身素衣的女子,她掩住嘴,看著那女子似乎見到她的時候有些怔住.

"你是迷路的宮人嗎?!這里不可以隨便進來的哦,你從這左邊繞過去,然後前面有個林子,穿過之後就能夠看到大道了."

云橫一雙眼眸之中噙著淚水,這個人,就是這具身體的母親,就是落兒的外婆.

她掩住嘴,生怕自己忍不住就發出聲音來,她穿越兩世,曆經無數,卻終究沒有想到會在親情的面前什麼都不能夠做.

那個一身素衣的女子臉上是淡淡的笑容,讓人一眼之間就覺得看了之後心情舒暢,非常的平坦.

看著云橫,她似乎頗有些感歎,低聲說道:"若是我的橫兒能夠平安長大,也應該有這般的年紀了."

云橫聽著她低聲的細語,再看到她的背影,居然覺得眼睛有些澀澀的感覺.

"娘……"

她這一聲娘喊得很輕柔,但是前方背對著她的女子身子微微一怔,立刻轉過身子,一臉愕然的看著她.

"你剛剛喊我……"

她似乎帶著期盼,看著云橫,云橫點點頭,直接撲到了她的懷中,揭開自己的帽子,露出一頭青絲.

女子似乎也被這事實驚呆了,半響之後才伸出手將云橫擁入懷中,低聲的喊道:"你是我可憐的女兒橫兒."

云橫點點頭,她雙手握住云橫的肩膀,然後小心翼翼的從云橫的臉上描繪過她的五官.

念貴妃眼角氤氳浮動,她在這東罕皇宮之中吃齋念佛足足二十年了,她只是希望老天爺開眼,能夠讓她見到一次橫兒,果然老天爺還是厚待她的.

她終日的祈禱終究成真了.

她五指將云橫垂落的發絲勾到耳後,看著這個眨眼之間就長得孩子.

她有些激動,結結巴巴的說道:"那,那個時候你才這麼大,你走路都還不穩,那個時候……"

她說著說著就哭泣了起來,她分別二十年的女兒啊.

"橫兒,我的橫兒……"

她終究是忍不住了,這二十年一直靠著吃齋念佛壓抑下去的感情瞬間爆發了出來.

她緊緊的抱住云橫,云橫甚至被她勒得有些喘不過氣來,云橫卻始終沒有叫出一聲疼.

或許知道自己弄疼了女兒,念貴妃正打算說什麼的時候,門外就傳來細碎的腳步聲.

她急忙將云橫塞到了佛堂後面,對著云橫做出一個不出聲的樣子.

片刻之後,有人步履蹣跚的慢慢走進了佛堂.

"阿念,你告訴我你將橫兒藏到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陛下,這二十年來,你日日夜夜來問我這個,我若是知道,豈不是很早就告訴你了."

念貴妃手中握著一串佛珠,因為云橫的緣故,她的手微微有些顫抖,身子肥胖的東罕帝王冷笑一聲,看著這個曾經與他共度一段歡愉時光的女子.

也懶得再偽裝,直接一把抓住她的頭發:"朕告訴你,朕是高高在上的東罕帝王,你以為沒了你那寶貝女兒橫兒,朕就不能夠繼承大統了,哈哈,朕在這個位置上整整做了二十七年了,這天下是朕的,不管是誰,朕都不會讓."

他一般說著,這個傳聞之中已經病入膏肓的東罕皇帝一把揭開自己的衣服,露出背後那與云橫極度相似的火焰睡蓮.

但是若是認真看,就會發現與云橫那種自體內自帶的火焰睡蓮相比,東罕帝的睡眠明顯淺淡了許多,這是贗品,只需要一眼,云橫就可以確定,沒有想到這東罕帝王居然瘋狂至極.

傳聞之中,東罕皇室代代都是由具火焰蓮華的人繼承皇位,無論男女.

"哈哈,所有的人都以為我要橫兒是為了火焰蓮花,哈哈,他們都錯了,朕要火焰蓮花干什麼?!

那蓮花一代人之中只會出現一個,只要朕把她給殺了,那就再也沒有人威脅到朕的地位了."

東旱帝的目光之中帶著瘋狂,念貴妃努力的抬起頭,對著他開口:"橫兒是你的女兒啊,你怎麼這般的狠心?!"

東罕帝陰冷一笑:"狠心,朕怎麼就狠心了,要怪就怪你這個當母親的,為何要生下火焰蓮花的妖女."

念貴妃心如死寂一般的沉默,不再說任何的話.

云橫在那般早已經將嘴唇咬得血跡斑斑,她整個人咬牙切齒的看著那個肥胖如牛一般的東罕帝壓在母親的身上,從一側拿出鞭子,然後不停的抽打著念貴妃.

她終于忍不住,即使念貴妃始終用著眼神在告訴她不要出去,她云橫要護著的人,怎麼可以讓一頭豬這麼欺負.

"你給我滾下去."

"你是什麼人?!來人啊,有刺客,有刺客."東罕的皇帝陛下在那高聲驚呼,整個人完全就跟豬一樣的倒在地上.

云橫一腳踢在他皮球似的肚子上,然後惡狠狠的踩上幾腳,心里才消了氣,這蠢豬,居然敢這麼欺負她娘親.

平日落兒可是怎麼護著她的,她定然也會這般的護著念貴妃.

"娘親,你沒事吧?!"

"橫兒不是讓你不要出來嘛?!"

這麼幾句對話之中,那位東罕皇帝也猜測出了眼前這一身雜工裝,但是長發飄散的女子就是他尋找已久的女兒,這下臉上也露出可憐的神色:"橫兒,朕可是你的父皇,橫兒,聽父皇的話,快將父皇放了,你還是我東罕最為尊貴的公主."

云橫甚至連話都不想聽著一頭豬說話,她直接眉頭一皺:"真吵."

那胖豬皇帝明顯微微一怔,立刻被塞進來一大塊布料,然後在咿咿呀呀.

云橫這才坐下來,雙手握住念貴妃的雙手:"娘親,你想離開這里嗎?!"

"離開這里?!"

念貴妃微微一怔,她這一生都在這里,前半身陪伴帝王身邊,後半身青燈古刹,幾乎就這樣是一生.

她明顯眼中有些困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想的是什麼,她嘴唇蠕動,卻半響都說不出一句話來.

"娘親,你想不想看看這宮外的世界,每到三月時分就能夠看到灼灼綻放的桃李,大街上走來走去的人,會笑,會哭,不會跟著宮里的人一樣,如木偶一般,那才是活生生的人啊."

云橫蹲在念貴妃的膝蓋面前,將頭偏側著靠在她身上,低聲的說著.

念貴妃聽著云橫的描述,眼睛漸漸的亮起來:"我可以嗎?!"

"可以的,娘親,我還有個非常乖巧可愛的孩子,他會保護你的,他叫落兒."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二十一章:東罕皇宮
下篇:第一百二十三章:營救娘親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