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二十一章:東罕皇宮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二十一章:東罕皇宮

"香菱,你日後可是要成為貴妃的人,你想這入宮的人這般之多,你一入宮就封了貴人,要知道除卻你家族的權勢之外,也定然是陛下看中了你,你再心心念念想著那俊俏的侍衛,又有何用?!"

"不說那侍衛對你根本沒心,就是那侍衛真對你有心如何,你可是當朝皇妃,伺候的可是普天之下最為尊貴的男人,那小小的侍衛如何看在眼中."

那容貌嬌俏的走在最後的女子將頭低垂下來,不發一眼,前面兩位姐姐也只是喟歎一聲,另外一個倒是柔聲說道:"如妹,你也別這樣責怪香菱了,香菱年紀在我們之中是最小的."

如嬪冷哼一聲:"小又怎麼樣,她可是沈家嫡女,要知道日後可是寵冠後宮的貴妃,你知道吧,他們沈家可是出了兩位皇後,四位貴妃的人家,這樣的人家,你說能由著她想那小侍衛."

柔嬪看著這年紀最小的香菱,心中也是微微歎息,身在這種大戶人家,根本就沒有選擇的權利,他們這些女兒家,不是被送入皇宮為妃,就是被嫁給朝中官員鞏固自己家族的勢力.

她淡淡一笑,低聲的安慰著快要哭起來的香菱,如嬪看著那哭哭啼啼嬌弱無比的香菱,忍不住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意味,這下腳一跺,直接轉身就跑:"算了,算了,我不管你了,你愛怎麼就怎麼著."

聽著如嬪沒好氣的話,香菱破壁而笑,伸出手拉扯著如嬪的衣袖.

"這宮里我總覺得挺可怕,,聽說這宮里的嬪妃瘋的不計其數."香菱四周望了望,總覺得有些周身起雞皮疙瘩的感覺.

他們三人在家中就一向姣好,是這段時間才遴選入宮的嬪妃,以這位香菱家中權勢最盛.

沈家是東罕權傾一時的外戚世家,如今東罕帝年邁,最有可能繼承皇位的就是大皇子.

這邊說著,那邊立刻就來了.

大皇子如今三十有余,學些政事倒是不怎麼熱忱.

云橫躲在假山後面正聽到重點,突然之間冒出來個大皇子,讓她略有些不悅.

那大皇子一身明黃色的袍子走過來,當看見花園之中這三個美人的時候忍不住眼睛一亮.

可以說這家伙還是過得去的.偏瘦的身材,高高的個子,棱角分明的臉龐.

只是因為常年沉醉于酒色之中,掏空了身子,那眼睛下方青黑色的印記就足以證明腎虛啊.

云橫在假山背後給這大皇子評價,那三位美人看見大皇子到來,齊刷刷的跪倒在地上准備告退.

"你們兩個都離開,香菱妹妹就留下."

大皇子突然冷著一張臉對著如嬪和柔嬪下了逐客令,反倒是要留下香菱,三人之中香菱年紀最幼,所以素來都是被兩人護著.

聽到這句話,她臉上一閃而逝的慌張,求救的看向如嬪和柔嬪.

如嬪忍不住開口:"殿下,香菱美俄米……"

"放肆,本宮的話難道還有差池,你這意思豈不是說本宮會對香菱怎麼了?!且不說香菱與本宮青梅竹馬,再說香菱如今進宮可是本宮父皇的妃子,本宮還能怎麼樣啊?!"

如嬪和柔嬪雖然心中捉急,但是卻也不敢在臉上露出任何的苗頭,兩個人行禮之後退下.

待到如嬪和柔嬪都離開之後,太子這才露出一張色眯眯的臉對上香菱.

"我的香菱好妹妹,本宮可是想死你了."

他一把撲上前去,將香菱抱住在懷中,香菱死勁的想要推開太子,奈何她力氣太渺小了,這個時候也只是急的淚光閃爍.

"香菱,本宮就不知道你是怎麼想?!你說這麼一張如花似玉的臉蛋,伺候本宮,本宮日後當了皇帝,你豈不是皇後了,非要硬生生的進宮當妃子,你要知道本宮父王已經不行了,他最喜歡的就是蹂躪你這種容貌嬌美的女子."

太子哈哈大笑,然後雙手在香菱的身上亂摸,香菱氣的眼淚直掉,卻根本不敢喊出聲音來.

太子看著香菱這一副明明氣急卻有不敢出聲的模樣,心里更是癢癢的,壓根按耐不住.

"我靠,這麼丑,還敢欺負美人."

香菱閉上眼睛,在這地方,她根本不敢亂叫,若是被人發現了,她這個才入宮的嬪妃與太子糾纏不清,定然會死的更難看.

這個時候突然之間傳來的聲音讓她睜開的了眼睛,她抬眼望過去,那是個容貌俊秀的年輕小厮.

這皇宮之中只有九司之中才會有這般年輕的雜工.

云橫一腳踩上那太子的臉上,我靠,長得丑就算了,還笑的這麼淫蕩,還當著她面欺負女人,簡直是不可忍耐.

香菱看到面前的雜工,不住的嗚嗚哭起來了.

云橫聽著她的哭泣聲音,簡直就是兩個頭大,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只有低聲說道:"你別哭了啊,哭起來就不漂亮了."

"嗚嗚,謝謝,幸好你來了,不然我……"

香菱雖然單純,但是也不蠢,要是她在這被太子怎麼著了,你試想,一個並未得到寵幸卻失貞的皇妃,下場一定會很悲慘.

"你知道佛堂怎麼走嘛?!"

"啊,你要去佛堂啊?!"香菱停住了哭聲,抬起頭頗有些驚訝的叫起來.

云橫點點頭.

"你是新進宮的雜工吧,謝謝你救了我,但是這皇宮很多地方都是不許人隨意進出的,尤其是佛堂,聽說這佛堂之中關著以前陛下的寵妃呢."

云橫終于聽到有關的東西了,忍不住有些激動,但是多問了幾句,香菱也不知道.云橫決定自己離開,然後前往佛堂看個究竟,叮囑了香菱幾句,讓香菱自己小心.

她一路朝著那香菱指的佛堂地方走過去,半路上繞開了不少的宮人,因為這一代偏僻,倒是無人注意到她.

當看到那密林之中碩大的佛堂兩個字的時候,云橫的眼睛微微有些濕潤,不知道為什麼,她的腦海之中浮現許多不屬于她的記憶.

那個一身粉色宮裝的女子手把手的握住她的手教她寫字,那個女子匍匐在她的面前,唱著歌,那個女子……

太多關于那個女子的記憶,讓云橫有些頭痛欲裂,她整個人忍不住咬牙走了進去.

偌大的佛堂之中外面看似的樸素,但是里面的地方紗幔低垂,營造出朦朦朧朧的氣氛,四周石壁全用錦緞遮住,就連室頂也用繡花毛氈隔起,既溫暖又溫馨.陳設之物也都是少女閨房所用,極盡奢華,精雕細琢的鑲玉牙床,錦被繡衾,簾鉤上還掛著小小的香囊,散著淡淡的幽香.

並未有人看守,屋角的地方香爐還淡淡的散發著幽香.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二十章:云橫身世
下篇:第一百二十二章:胖子皇帝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