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二十章:云橫身世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二十章:云橫身世

顧成的雙手握得緊緊的,若是當初他執意帶走師妹,那麼師妹根本就不會遭受那些醉.

他苦笑一聲繼續開口:"當年你母妃才入宮的時候,還是非常受東罕皇帝的寵愛,但是那種歲月畢竟是不長久的,何況這皇宮向來是不缺美人的,你的父皇是一位疑心非常重的帝王,或許他始終知道你母妃的心不在他的身上,所以自從你出生之後,他始終認為你不是他的孩子."

顧成頓了頓,才開口繼續說道:"你母妃為了保護你,將你托付給我,我自然就帶走了你."

"那我母妃呢?!"

云橫遲疑了半天之後,手被烈西曉緊緊的握住在手心之中,她才鼓足了勇氣開口.

雖然她其實算不上真正的顧云橫,但是那個女子為這個軀體所做的都值得讓她稱呼一聲母親.

"你母妃聽說瘋了,一直被關在佛堂之中."

顧成神色有些蒼然,或許是想到了云橫的母親,他悠悠長歎了一聲,然後指著青年說道:"這人叫做馮寬,是你父皇的貼身侍衛,也是整個東罕屈手可數的青年高手."

"不能留下任何的活口,整個顧家都被包圍之中,只要絲毫的消息泄露出去,顧家就會死傷無數."

烈西曉看著云橫的目光之中之中只有堅定,云橫也沉默不語,她點點頭,突然之間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云橫有種很恍惚的感覺.

她總是覺得上蒼讓每個人來到這個世上都有著他的使命,可是她穿越到這異世,到底是因為什麼?!

"因為我,因為落兒?!"

聽著烈西曉的回答,云橫這才發現自己居然將最後一句話說了出來.

她嘴角微微上翹,內心始終有種難以描述的感情,她不知道該怎樣的形容.

落兒懷中的東西一向是雜七雜八全都有,他也不說什麼,然後不見血的直接讓那個人消失在了世上.

天亮的時候,云橫都還有些恍惚,不夠首要的目的就是前往所謂的東罕.

一晚上的,那位夜風的皇帝陛下始終保持著沉默,直到天亮的時候,他才緩緩的開口:"雖然我也想跟著你們一同前往東罕,但是朕畢竟是夜風的皇帝,即使再怎麼對自己不負責,也不可能丟下整個夜風不聞不問的."

"何況啊,朕這次又頗紀律了,居然逃跑了三十一天,還沒被丞相抓回去."

云落將整個圍繞在顧家的侍衛全數的解決掉了之後,顧家又恢複了平靜.

兩個月後:

東罕作為最臨建東海的國家,是大陸上最早的幾個國家之一,國內常年氣候濕潤,降雨量非常的大,導致很長一段時間東罕的皇帝陛下都非常的欣羨內陸國家.

東罕的皇室姓陳,聽聞是先朝大姓.

這位東罕的皇帝陛下也是注明的疑心非常重,聽聞後宮之中的嬪妃之中十有八九都會被他逼瘋的.

而東罕的都城之中福來客棧來了幾位非常奇怪的客人.

這幾位客人都蒙著面紗,始終不肯開口說話.

因為東罕的皇帝陛下再次的充盈後宮,所以這段時間出宮招人的非常的多.

"我不要,我不要我,我才不當太監."云爾苦著一張臉,為毛又是他.

皇宮出來招人的雜工占據了大部分,幾個人猜拳的結果,都一致認為需要一位太監.

但是這位太監自然又市場猜拳輸了的云爾,云爾撇著嘴,整個人完全哭喪著臉.

待到那來招太監的公公在云爾的上上下下,屁股上拍了好幾下之後,終于滿意的點點頭,然後帶著云爾離開,剩下的云橫幾人也混在雜工的隊伍之中被選上了.

只有云落年紀小,自然不可能進宮,但是云落直接揮揮小手,保證幾日之後就會入宮.

云橫入宮之後被分配到了浣衣局負責洗衣服,她特們就不明白,自己目前可是一大老爺們,為毛會分配來洗衣服,而烈西曉和莫統領都被挑選去當了侍衛.

四個人在皇宮之中時不時的碰頭,自然都沒打聽到什麼有用的信息.

云橫心里有些焦急,卻不便表現出來,也只是拉扯著嘴角,安慰那幾個.

到了第三日的時候,云橫嘴巴甜,最終和浣衣局這邊的不少宮女都混熟了.

宮里男女制度森嚴,但是因為他身形瘦弱,大部分的人都當他還是在發展之中的少年,也沒人在意.

她一個人偷偷摸摸的繞著浣衣局就離開,直到進入了一個園子之中.

園內,那玲瓏精致的亭台樓閣,清幽秀麗的池館水廊,還有大假山,古戲台,玉玲瓏等傑作,特別是那饒著圍牆屋脊建造的雕龍,鱗爪張舞,雙須飛動,好像要騰空而去似的,更令人感動不已.

云橫就呆呼呼的站立在拿點,差點忘記離開了.

遠處就傳來女子的聲音,云橫急忙躲到那假山後面.

她自假山後面探出個頭看著那徐徐走過來的女子.

那徐徐走過來的女子,容貌似兮若輕云之蔽月,飄飄兮若流風之回雪.遠而望之,皎若太陽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淥波.襛纖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約素.綠色的長裙,袖口上繡著淡藍色的牡丹,銀絲線勾出了幾片祥云,下擺密麻麻一排藍色的海水云圖,胸前是寬片淡黃色錦緞裹胸,身子輕輕轉動長裙散開,舉手投足如風拂揚柳般婀娜多姿.

即使是云橫這個時候也忍不住在心里暗歎一聲,特們真是個大美人啊.

真是可惜了,聽說她那位老爹如今已經步入六十大關了,心有余力不從啊.

她在這邊惡意的想到,走過來的三個女子為首的那個最為出色.剩下的一個是一身紫裙,內穿碧綠色內衫,外罩金黃色牧丹古香綢旗袍.金絲銀線在袍下縷上如意流云圖案.淡黃色對襟上繡紅色牧丹.白緞綿領子,上繡粉牧月圖案.

最後那個也是身著黃色繡著鳳凰的碧霞羅,逶迤拖地粉紅煙紗裙,手挽屺羅翠軟紗,風髻霧鬢斜插一朵牡丹花還真有點:黛眉開嬌橫遠岫,綠鬢淳濃染春煙的味道.

倒是每一個都是花中牡丹一般的容貌,偏側一笑的時候,隱約之間瀲灩動人.

這皇宮之中真是葬盡了這天下絕色,看著走過來的三個女子,誰不是絕代無雙的美人.

那女子突然之間低聲輕呼一聲,一陣風吹來,恰巧將她的錦帕給吹到了湖水之中,她嬌俏一笑,跺腳之後低聲呢噥:"怎麼就這麼倒黴呢?!如姐姐,你說這可怎麼辦?!那可是那位公子送我的."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一十九章:顧氏被軟禁
下篇:第一百二十一章:東罕皇宮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