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一十八章:一見鍾情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一十八章:一見鍾情

"這人是?!"

云橫眨了眨眼睛,有些好奇的開口問道,烈西曉指著夜無風開口:"這位是夜風的國主,夜無風."

"hi.離王妃,早就聽說了不少關于你的事情,沒想到在這里見到你."那個還穿著乞丐裝的男子笑眯眯的伸出手握上云橫的手.

然後吹了一聲口哨:"吖,烈西曉,你老婆的手可真滑."

"若是陛下不介意夜風日後會有個手臂殘疾的陛下,本王非常願意代勞."

夜風臨近大烈,算不上大國,但是曆年來精兵強治.何況有位對夜風忠心耿耿的云襲來,所以夜風尚且能夠在各國的環繞之下安平樂道,算的上是給出樂開懷的小國.

"喂,烈西曉,你為毛不早點揮軍直下,朕一定親自幫你開城門."

夜無風湊到烈西曉的面前,烈西曉不動聲色,反倒是慢慢的啜了面前的茶水一口,這才慢條斯理的開口:"本王若真是揮軍直下,那麼你們夜風那位云丞相恐怕會用他的眼淚攻勢活生生的將本王給嚇退的."

夜風這位云丞相口才了得,每次說話的時候總會聲情並茂,而且眼淚迸出,幾乎是激烈人的小能手.

何況夜風一向對大烈畢恭畢敬,烈西曉還沒真空閑到找不到事情做了.

他半眯著眼睛,勾起唇角,微微帶著笑容,沒有遇上云橫之前,或許他還有著心思,但是遇上她之後,他的余生他都只想用來操心她了.

"你現在是打算干什麼?!"

"會帝都?!"

"你瘋了,難道不知道你那位十弟一心想要置你于死地,前天下的人都知道,就你不知道,聽說數月前,你在塞北征戰,之所以時間拖了這麼久,就是因為你那位十弟在你背後玩手段,拖延糧草,否則依照你的能耐,又何必平亂一個嚴家需要這麼長的時間."

烈西曉沉默不語,云橫聽聞這句話之後,內心之中的小火焰全數被勾了起來,半眯著眼睛,睨向烈西曉,一字一句的開口:"為何你沒有說過這件事情?!"

云落直接在自家娘親的身邊閑閑的開口:"那是因為娘親你在父王的心目之中的地位不深啊."

云落這句話直接讓云橫的眼睛眯了起來,手直接扭上了大烈離王的耳朵.

大庭廣眾之下,離王殿下臉色微微泛著緋紅,低聲對著云橫說道:"橫兒,我知錯了,以後斷然不會瞞著你任何的事情了."

"老娘再也不相信你了,莫統領,你最好來說這件事情,若是漏掉了一個字……哼……"

云橫發威的樣子印入莫統領的眼中,莫統領簡直是欲哭無淚,為什麼人家家的王妃都是溫溫柔柔,他家王爺偏偏喜歡上這麼一個.

云橫倒是眼角透著溫柔,讓莫統領深深的打了個寒蟬.

他直接多閃開自家主子的目光,然後老老實實的開口:"北疆的時候,主子不是在負責平亂麼?!當時十皇子負責糧草,可是卻一推再推,始終不願意糧草送過來,主子就苦苦堅持,若不是後來陛下親自下旨,這場平亂說不定就是咱們的墳場."

莫統領幾句將這話說完了,他整個人此刻臉上仍然有著苦笑,這件事情說大不大,但是卻卡在了最關鍵的時候.

蘇貴妃一向是不待見七殿下,他想,必然是蘇貴妃在後面使了手段.

莫統領沒說,云橫也自然猜測到了.

她笑的燦爛,轉過頭對著自家寶貝兒子開口:"兒子,娘親當年說過什麼?!"

落兒那張清俊的臉上露出絲絲的笑容:"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是犯我,我絕對不會讓那人好過."

云落一字一句的將云橫的至理名言說出來的時候,一側的夜無風直接噗嗤的笑了出來,這對母子倒是真可愛.

"所以,這次的事情交付給我來就成了."大掌一揮,完全不給烈西曉拒絕的機會.

而且反正這次抗旨沒有回到帝都,蘇貴妃就一定會給他定個罪名,所以也不慌.

還是先陪著云橫回到顧家看看.

昭陽作為大烈的邊疆重要城市,其實也算不得偏遠小鎮,云橫這次回來的時候帶著一堆拖油瓶,包括那位怎麼趕都趕不走的夜風國主.

到達昭陽城的時候已經是夜晚了,天色暗淡,從城門進去的時候,甚至沒有花費什麼功夫.

似乎昭陽城有些不一樣了,云橫皺起眉頭掃過了這曾經待過的地方.

顧家自從出了一位離王妃之後,如今在昭陽城的地位已經是不可同日而語了.

但是就是再怎麼的牛逼也不至于整個顧家門口乃至就是牆角的地方都站門了侍衛,云橫一行人都感覺到了其中的怪異.

這正巧是六月十分,烈日依稀帶著幾分灼熱,揮灑在這大陸上,云橫帶著所有人投奔客棧,打算夜探顧家.

烈西曉和云落的武功最高,自然是第一人選,顧家是云橫的家,自然云橫也不能夠排除掉,云爾認為自己一定要保護兩位主子的安危,所以他也不能夠不去,而那位夜風的皇帝更是覺得自己這般的重要,不能夠丟下,所以除了不懂武功的那位盲女,也就是曉兒之外,所有的人都去.

夜幕降臨的時候,云橫所住的院子之中栽種著一棵大樹,所有的人早已經穿戴整齊了.

距云橫白日的觀察,顧家這些守衛動作凌厲,而且動作乾淨利落,絕對是軍隊.

雖然穿著普通人的衣服,但是舉手抬足之間那種濃烈的血腥味道是掩蓋不了的.

云橫發現他們平均是五個小時換一次班,這個時候就會有大約幾分鍾的空隙.

趁著那個時候,云橫幾個直接從牆角躍上去.

顧家之中依舊是云橫離開的時候,屋簷邊上的燈籠搖晃,在夜風之中被吹拂出陣陣的清風.

"老爺,這可怎麼辦啊?!"

里面傳來四夫人低聲的聲音,似乎帶著哽咽和哭泣的聲音,透過窗戶,云橫見到曾經那位一向鎮定的四夫人滿眼通紅,一雙手帕幾乎都是被淚水所沁染.

"怎麼辦?!我怎麼知道怎麼辦?!也不知道這個云霄找到橫兒沒有?!"

"橫兒,橫兒,這個時候你還老想著那死丫頭,你到底有沒有將誠志當成你的孩子,你整日腦袋之中都知道云橫那死丫頭,那丫頭如今當了離王妃,可曾回來看過你一次."

窗戶邊上的云橫摸了摸鼻子,覺得有幾分的愧疚,屋子中的顧城長歎一聲:"婦道人家,懂個什麼?!你可知道……算了不提也罷,說了你也不會明白,如今也只有橫兒能夠救我們,這些人將顧家團團包圍,名義上是保護,實則上是軟禁."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一十七章:夜帝出逃
下篇:第一百一十九章:顧氏被軟禁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