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一十七章:夜帝出逃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一十七章:夜帝出逃

"不許下去."云落倒是乾淨利落在云橫的身邊開口,云橫眼巴巴的看著自己寶貝兒子,希望他松口讓自己下去看看熱鬧.

"父王,你不是希望我平日幫你看好娘親,這個時候你不是蓋說些什麼嗎?!"

云落也不理會云橫,反倒轉過身對著烈西曉開口.

原本正將求救的目光看向烈西曉的云橫這下直接癟著一張嘴,烈西曉在他的目光之下顯得神色未動,他是聰明人,自然知道在云橫和云落之中順從誰的話好處會更多.

"落兒……落入……"

"娘親,你的好奇心太重了,你又不是二八年華未嫁的小姑娘,你要搞清楚你是一個孩子的娘."

說道這問題,云橫這才撫向自己的頭,她來到這個世界良久,除了好像跟顧家有點牽扯之外,她的身世似乎還有些奇怪的地方.

畢竟顧家那位當家的的在面對她的時候神態總是有些奇怪,她絕對不會相信單單是因為愧疚這個問題.

"我想回顧家看看?!"

"恩"

這個問題上面,云落和烈西曉都沒有持反對意見,這位曾經名震大烈的冷王似乎已經被云橫化成了繞指柔,一般情況下,只要不涉及的云橫的安危,他都會點頭答應.

畢竟如今誰不知道離王殿下寵妻成癮,簡直到了讓人發指的地步.

樓下的乞丐終于大搖大擺的進了酒樓,他也沒有在一樓停歇,反倒直接上了二樓,看到云橫這一桌的時候,眼眸一亮,然後指著小二說道:"我要坐這里?!"

小二有些為難的看著云橫他們,云橫倒是挑起了眉頭,然後笑吟吟的對著云落勾唇,看吧,這可不是她去惹的麻煩,而是麻煩惹上身的.

云落這下臉色也太好看,手掌直接拍在桌子上,那實木做成的桌子搖晃了幾下之後直接裂開.

那乞丐卻是臉色未變,反而是笑嘻嘻的湊上來:"這小娃脾氣倒是不怎麼好啊,你們是怎麼當父母的,得好好教育啊,要是你們這父母不會當,那就讓老乞丐來幫你教教."

云橫一向極為的護短,別說這件事情,落兒也沒什麼大錯,即使有什麼大錯,她也絕對會護著的.

她冷下一張俏臉:"這位夜,這個店里的桌子這麼多,何必非要坐我們這張桌子."

"老乞丐就喜歡這桌子怎麼了?!這世道不是只要有錢,誰都可以做麼."

那乞丐倒是直接坐到邊上的椅子上,然後翹起腳,整個人直接躺了下去.

云橫媚眼橫波,倒是靠近了乞丐,那乞丐全身這般的髒亂,但是唯獨那一雙手,手指甲的地方倒是乾淨得跟王公貴族似的.

你說這樣一個人能是真正的乞丐麼,烈西曉明顯早就發現了這問題,倒是眼眸微挑起,然後遞了一個眼神給莫統領,莫統領裝作不經意之間起身,然後一下將手中的茶水全數的潑灑在那乞丐的身上.

那乞丐居然翻身就起來,身手倒是好的非一般,他手中的酒杯直接飛轉之中將灑落在地面上的酒水一滴不漏的全數接了下來.

云落倒是冷冷一笑,指頭微微一勾,一縷暗風自他指尖發出,然後將面前的杯子射穿了一個洞.

那酒水還是灑了乞丐一身,他臉上倒是沒有惱怒,反倒是微微露出幾分的驚訝,順著將面前這幾人挨著打量了一番.

這幾人怎麼看都不像高手啊,唯獨像高手的人就是那一身黑衣的青年,可是這般的年輕,指風這種東西已經是非常厲害的武功了.何況能夠在他面前展現出來又不被他所發現,這已經是非常難得好不好了.

"碧落瀟瀟云無盡,漫漫長沙席卷……"

二樓的另外一側傳來歌女低聲的吟唱,片刻的功夫,那歌女就驚慌失措的尖叫起來.

"求求你放過我,求求你放過我,大爺"

歌女有些淒厲的聲音響起,懷中抱著琵琶直接跌倒在地上,這邊云爾已經皺起了眉頭,有些忍不住想要沖上去了.

云落卻給了他一個眼色,云落忍了下來,那乞丐倒是滿臉上已經出現不耐煩和厭惡,直直的翻身起來,然後沖到對面.

云橫幾人也跟著過去.

對面的雅間之中,中年的胖子正在欺負歌女,衣衫凌亂,整個人都撲在了賣唱女子的身上,賣唱的女子似乎眼睛看不見,整個人趴在地上,四處亂摸.

衣衫已經被拉扯開了一般,裸露出白皙的肩頭,眼淚朦朧,云爾的心在那一瞬間就被這梨花帶淚的模樣所震撼,甚至不用云落吩咐,他直接沖上去,然後一腳將那肥豬似的中年男人踢開.

"云爾……"

云橫掩面,真不想這個時候叫出來,面前這人是自己的屬下,云爾蹲下身子,將面前賣唱的女子輕柔的扶起來,柔聲對著那女子說道:"姑娘,你別怕,我是壞人……"

這一句一出口,惹得身後的幾人同時笑了起來,云爾臉色一紅,然後急忙說道:"我,我是好人."

一向伶牙俐齒的云護衛居然也會結結巴巴,這讓云橫忍不住笑起來,倒是云爾似乎真是對那盲女一見鍾情了,一路上柔聲安慰,而且惡狠狠的警告那所謂的什麼員外郎.

然後扶著那盲女回到他們這邊的位置上.

那乞丐似乎頗有興致一直看著云橫幾人的行動,也不出一言,反倒是慢慢的看著云橫.

他似乎也看出來了,云橫是這幾個人的忠心.

"你別哭了,沒有事了,不會再有人欺負你的,我,我會照顧你的."那邊云爾手忙腳亂的照顧著賣唱的女子,這邊云橫和云落面面相覷,反倒是烈西曉緩慢的開口:"夜風國主,倒是行事異于常人."

他冰冷著一張臉,伸手提起桌子上的茶壺為自己斟了一壺茶水,然後抬起的眸子之中隱約閃動著一絲的笑容.

那乞丐倒是略有些不滿的翹起嘴,似乎對于烈西曉發現了自己表現出幾分的不滿,他一把扯開面前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張略顯得陰柔的俊秀臉孔.

然後湊上前來問道:"你是怎麼發現的,我已經表現得毫無破綻啊."

烈西曉但飲茶卻不言語,反倒是莫統領頗有些同情的開口數落這位陛下的漏洞:"陛下的偽裝惟妙惟肖,但是陛下見過指甲這麼乾淨的的乞丐,還有陛下可曾見過頭發乾淨得可以打廣告的乞丐,還有很重要的一點是,當年陛下登基的時候,我與主子都曾前往,陛下的習性倒是略了解幾分."

莫統領這番話讓夜無風整個人有些頹廢,他哭喪著一張臉,完全無法相信自己這次的偽裝這麼失敗.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一十六章:居然多了個小叔
下篇:第一百一十八章:一見鍾情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