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一十六章:居然多了個小叔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一十六章:居然多了個小叔

他倒是坐到云橫的身邊,然後開口說道:"不知道哥哥可還好?!我記得我離開家的時候那時候你才這麼高,這麼大點."

他語氣惆悵,似乎帶著幾分淡淡色彩.

他的眉眼之中在金色的陽光之下染上了絲絲的色彩.

"顧總管,云總管,快來啊,有人闖入了內庫之中."

云橫和顧顯面面相覷,兩個人明顯都沒有料到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兩個人自小山坡上跑下去,被眾人圍繞住的中間兩人緩緩的轉過身,云橫就覺得有種莫名熟悉的感覺.

她咬住唇,看著那個從來都是一身高貴,不染鉛塵的人緩慢的轉過身,一身的狼狽落魄,卻在看見她的那一瞬間,那疲倦的臉上猶如蒙塵的明珠一把,快速的發出明亮的光芒,她捂住嘴,怎麼也沒想到,居然是烈西曉.

"云橫……"

轉過頭的烈西曉也在瞬間看到了云橫,眼珠一亮,然後直接沖出層層的包圍,直接將云橫抱了起來.

云橫整個人捂住唇,完全不知道自己這個時候應該說什麼了?!

居然會在這個地方見到了烈西曉,她的心也在撲通撲通的不停跳著.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烈西曉省略自己的曆經千辛萬苦,只是一筆帶過的輕描淡寫的說道自己因為聽見了她的消息,追隨而來.

看到云橫認識這兩人,顧顯讓周圍的人退下,待到這兩人好好收拾了一番出來.

顧顯這才發現面前的男子豐神俊朗,周身散發著一種凌厲的氣質,這是一種上位者的氣勢,而且只有自軍中曆練出來的人才會發出這般銳利猶如刀刃一般的感覺.

"這位是?!"

他忍不住開口問道,云橫指著烈西曉,隱隱笑語的開口:"這個人是我夫君,小叔."

顧顯一聽這話,立刻再次的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打量著面前的人,這人是云橫的夫君,確實是人中龍鳳.

這樣的男人配的上她家云橫.

云橫當然不知道自家小叔這般的評價,反而笑吟吟的看著烈西曉,莫統領拱手一拜:"見過王妃."

在這寒暄了一陣,晚上的時候,顧顯還特地舉行了個歡迎的晚宴,在內庫這地方,自然不會有什麼龍肝鳳膽的,但是卻也是內庫之中自己親自栽種出來的各類食物蔬菜.

既然烈西曉來了,云橫自然決定于烈西曉一同離開.

如今北疆戰事平定,烈西曉應該回到京城之中,可是卻為了云橫私自離開北疆.

這已經算的上罪名了.

自然應當回到帝都之中請罪.

聽云橫講述了情況之後,顧顯也沒有再挽留云橫和烈西曉.

第二天的一大早,云橫一行人就在顧顯的帶領下離開了內庫.

就是一個簡單的隧道,云橫出去之後才發現入口居然是大烈靠近苗疆一代一個經濟頗為發達的小鎮上.

而且內庫這邊還有人專在這經營了數十年,這密道就建立在這宅子之下,從水井之中出來,顧顯將手中的令牌再次的遞給了云橫.

"大烈所有帶著這圖案的商戶其實都是內庫的人,云橫,日後在外面萬事需小心."

"恩恩,知道了,謝謝小叔."

"叔公,我的禮物呢?!?!"在人前永遠都是一副人畜無害的云落小朋友,眨了眨眼睛,對著面前的顧顯說道.

顧顯是打心里喜歡這聰慧絕倫的小家伙,思考了半響之後,自懷中掏出一塊青色的暖玉遞到云落手中.

"這暖玉之中藏著嗜心蠱,每日要滴血一滴,一年之後這蠱蟲才會認主,這嗜心蠱其他的功能沒有,但是卻可以在主人有生之年,代替主人死一次."

顧顯輕聲說道,這幾句話卻是駭世驚俗,這世上之大,無奇不有,但是卻從未聽見過這般的物品.

云橫自然知道這是價值連城的東西,能夠代替人生死的東西……

云落明顯也非常的喜歡這東西,倒是愛不釋手.

顧顯只是將這幾人送到門口的地方,白虎也告辭離開,剩下云落這一行五人.

五個人也覺得這段時間累急了,何況一向是個吃貨的云橫,這雖然是個邊疆小鎮,但是人來人往,倒是人口不少,而且大街上林立的店鋪也少.

云橫自然是率先沖到一家酒樓上打算大吃大喝.

上了酒樓的二樓靠窗的位置,前方還有屏風遮擋住,恰好能夠從這里看到樓下經過的人.

"落兒,這段時間你可是虐待你娘親了,怎麼跟餓死鬼投胎似的."

一口氣點了幾十個菜,驚的那小二都有些困惑,看向云橫的眼神之中都有些擔心云橫是不是長久沒吃飯,打算來吃白食的.

云橫倒是很豪氣的從懷中直接掏出一錠金子扔到桌面上,那小二立刻飛奔下去,吩咐廚房上菜.

"父皇,難道你不知道娘親一向很能吃,在內庫那段時間,可基本上是天天吃素,娘親怎麼可能吃飽了."

云落一邊抽出桌子上的筷子,一邊慢條斯理的開口.

"對啊,主子那麼嬌小的個子,也不知道怎麼這麼能吃."

云爾點點頭,完全贊同云落的說法.

云橫眯起眼睛,掃向這兩個胳膊肘往外拐的家伙,冷哼一聲.

云爾立刻狗腿的彌補:"但是咱家主子怎麼吃都吃不胖,簡直就是讓人羨慕啊."

"我怎麼覺得你這狗腿跟太監似的."

太監……

云爾深受打擊,他這麼高大英俊帥氣,怎麼可能像太監啊.

"主子你見過我這麼英俊瀟灑的太監麼?!:"

"這個本王到還真見過,當年神武皇後跟前的內侍瀟公公,聽說就是個豐神俊朗一般的男子,聽聞他傾慕神武皇後,所以甘願自宮入宮."

烈西曉這邊慢條斯理的捏著酒杯開口.

云爾這下……

果真啊,誰都得罪,就是不能夠得罪主子啊.

那邊小二已經招呼著人上菜了,金子的吸引力果然是驚人的,這上菜的速度簡直讓云橫歎為觀止.

風卷云殘一般的將眼前的東西席卷一空,拍了拍肚子,云橫這下果真是心滿意足了.

"叫花子,滾到邊上去."

"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是你這種叫花子能夠來的麼?!"

酒樓的門外,好幾個打手模樣的人全數的站立在門外,一個兩個百無聊奈的對著門外的叫花子開口.

叫花子露出一口黃斑大牙,一手拿著牙簽塞在嘴里,慢條斯理的開口:"喲喲,你們公司打開門做生意的.難道還不讓人進來了,大爺是叫花子有怎麼樣?!大爺有錢成不?!"

那位叫花子大爺直接從懷里掏出一錠銀子,云橫倒是眼睛一亮,對那叫花子起來幾分的興致.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一十五章:殺你反手之力
下篇:第一百一十七章:夜帝出逃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