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一十二章:朱果爭奪戰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一十二章:朱果爭奪戰

云爾也是緊張萬分,卻被云橫拉住了.

云橫狠狠的咬住自己的嘴角,搖著頭,紅唇都被她咬住了血跡:"別過去,我們的武功和落兒的武功根本不在一個層次的,這火蛇,落兒應付起來都有難度,我們過去只會成為落兒的負擔."

她心中比任何人都焦急,卻又不敢輕舉妄動,要是一個不注意,很可能就是讓落兒陷入更加危險的境地.

自落兒出生以來,她這個當母親的就從來不稱職,一直以來都是落兒在照顧她,若不是她剛剛開口要做朱果,依照落兒的性格,也斷然不會去摘那朱果.

云橫死勁的咬住自己的唇,甚至聞到了口中傳遞過來的血跡斑斑的味道.

"落兒……"

她在心里不停的叫著這個名字,卻不敢發出任何的聲音,云爾站立在她邊上,看著她五指緊握住,指甲甚至陷入了肉里.

火蛇的攻擊越發的凌厲,它周身突然之間開始泛著紅色的霧氣,這個時候云橫再也忍不住,叫起來:"落兒,那個血霧有毒."

云落聽到云橫的聲音,自然是順著旁邊滾過去,閃開那血霧,那火蛇原本就是年生久遠的異獸,聽見云橫出聲,多少也知道出聲這人對著小子非常重要.

它在這里守護著朱果百年,眼看朱果快要結果了,居然來了個實力這般強悍的小東西,它久攻不下,也有些惱怒.

它突然之間調轉攻勢,突然之間射向云橫的方向,云橫眼見那火蛇突然之間沖了過來,她急忙從懷中掏出一柄弓弩.

當年在特種兵學校的時候,她這個教官最為擅長的機關,而到了大烈之後,她閑來無事的時候也就鑽研鑽研這些東西.

倒是讓她琢磨了不少的玩意出來,例如暴雨梨花,還有什麼神功弩這些東西.

火蛇可不知道那暴雨梨花到底是什麼東西,反正知道眼前這人從氣息之上就知道斷然不是什麼高手,它一頭就撞了過來.

云爾就要沖到云橫的面前為她擋住,云橫沖著云爾大叫:"閃開,別過來."

云爾微微一怔,這個空隙的瞬間,云橫就按下暴雨梨花,話說,這東西也是她第一次使用,她也不知道,到底成不成,被千辛萬苦結果是個啞炮的話就完了.

云橫一手拿著暴雨梨花,一臉轉向邊上,完全不敢看.

半響之後,那蛇並沒有撲過來,對面傳來噼里啪啦的聲音,整個河流所在的地方居然已經在微微的顫抖,云落自對面飛躍過來,手中拿著鮮紅的朱果.

一言不發,將朱果扔到云橫的手中,轉身就走.

云橫這才發現暴雨梨花一直噴灑著煙霧,而前面不遠處那條十余丈的火蛇全身散發著煙霧,全是窟窿,周身就沒一處是好的.

白虎瞠目結舌,看著這一幕,那是什麼東西?!

云爾倒是有些驚喜:"恭喜主子,你試驗成功了."

"還需要完整一下,過段時間,估計能夠摸索出大炮和簡單的槍支了."

白虎沉默不語,他無法形容,那一瞬間自己的震撼感覺,那是無法形容的,那種奇怪的東西,居然刻意將一只會武功的蛇瞬間爆炸成這個樣子,根本沒有一個地方完整,若是用在大型的軍事上面,這簡直是無法形容的壯舉.

他看向云橫的目光之中已經帶著一種衡量的目光,這個女人,雖然武功不怎麼樣,計謀他倒是不清楚,但是他清楚的知道一件事情,這女人會制造這東西,就足夠了.

白虎在心里暗自的下定決心,一定要將眼前這人帶回王的面前.

云橫將朱果小心翼翼的收斂好,她知道寶貝兒子生氣了,落兒一向是甯可自己受傷,都絕對不會舍得讓她有絲毫的損傷.

雖然她只是來自異世的一抹靈魂,但是當她來到這個世界開始,落兒自她的身體誕生,這個孩子與她一直以來都是心靈相通,她此刻很輕易的感覺到落兒在抗拒她.

她幾步跟上落兒的步伐,伸出手想落兒的手搭在自己的手心上,落兒卻是一把甩開她的手,她吐了吐舌頭,看來落兒這次氣的不輕.

她頗有些委屈的翹嘴,低聲說道:"落兒,你真不要娘親了?!"

落兒的步伐微微一頓,他根本就沒辦法對娘親生氣,這個堅強愛笑的女子,獨自一人將他養大,所有的人都只看到她表面上的歡笑.

沒有人知道他自出生那一刻開始就有了知覺,有了記憶,他記得那個女子抱著他笨拙的模樣,記得她看著他眉眼之中的溫柔,記得她背著他在身上,自山上一次次摔倒下去,卻始終護著他.

他記得自己牙牙學語的時候,她興奮至極的神情.

"娘親……"

他跺腳,終究還是忍不住回過頭,看著原本在懺悔傷心的某人笑吟吟的盯著他.

"寶貝兒子,寶貝兒子,別生媽媽的氣好不好?!"

每一次在生氣至極的時候,眼前的人都會用這句話來哄他,他知道媽媽就是娘親故鄉對母親的尊稱.

他長歎了一口氣,小小的臉上堆滿了慎重:"娘親,我說過無數次了,無論你要什麼落兒都會給你取來,即使你要的是這個天下,落兒也會親手奉到你手中,可是你不能夠讓落兒擔心,你知道剛剛那個時候,落兒的心都被嚇停了."

那個小小的,軟軟的孩子,自從長大之後總是獨立的站立在她面前阻擋風雨的孩子,就這樣突然之間撲倒她身上.

她這才聞到這孩子身上那屬于孩子還帶著稚嫩的奶香,這才恍然大悟,感覺到他微微顫顫的動作,心中的愧疚忍不住湧現出來.

無論落兒表現得再成熟,再厲害,終究只是個小孩子啊.

她緊緊的將落兒抱在懷中,然後有些愧疚的親吻著落兒的額頭.

從這地方開始,前方倒是一直順水順平.

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的時間,地洞之中根本不見天日,云橫大致也覺得起碼有兩天的時間了.

終于到了幾堵石牆的面前.

石牆上面寫著生門,死門,云橫眨了眨眼睛,然後看向落兒,落兒眉頭微皺,半響之後指著死門說:"我們走這里."

"可是這寫著死門?!"

白虎有些遲疑的開口.

"置之死地而後生."云落淡淡的開口,對于娘親之外的人,他素來都是冷冷清清的.

白虎摸了摸鼻子,還是跟上他的步伐.

死門之後沒走幾步就豁然開朗,看見了亮光,幾個人面面相覷,都忍不住有些驚喜,從進入死亡林以來,足足將近半月的時間了,突然之間的光線照射過來,讓幾人長久不見陽光的眼睛瞬間有些承受不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一十一章:瀑布下的秘密
下篇:第一百一十三章:記憶之中的稻香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