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零八章:死亡林(2)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零八章:死亡林(2)

落兒蹲到地上,然後雙手撫著地上的濕潤泥土,低聲說道:"大概還有一炷香的時間,我們應該能夠走出去."

云橫和云爾對于云落都是百分百的相信,反倒是白虎不太相信這個小娃,忍不住提出質疑:"你怎麼知道,會不會前面結果是懸崖峭壁……"

"你不相信,你可以就在這打住,我們又沒強迫你."

對于這只死老虎,云爾原本就沒好感,這下更是沒好氣的回頭嚷了一句,白虎瞬間就保持沉默了,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要知道,這個時候他還得靠眼前這幾人走出死亡林.

就在霧氣即將散開的時候,云橫幾個人的注意力也全數在前方,壓根沒有注意到後面的白虎.

"啊啊啊……"

身後傳來白虎驚恐的叫聲,云橫和云爾對視了一眼,兩個人轉過頭,看到白虎被那枝繁葉茂的大樹整個卷起來.

在大烈境內,雖然也聽過不少關于苗疆一代奇奇怪怪東西的傳聞,但是云爾從來沒當真,這下也忍不住心里有些發毛.

他低聲對著云橫說道:"主子,這樹是不是成精了啊?!"

那大樹垂落的枝條完全有成人手臂的大小,白虎被那枝條纏繞住,在空中不停的翻滾,他手中的長劍抽出來,不住的砍向那樹枝,根本毫無半點的反應.

"落兒……"

云橫討好的看向一側的寶貝兒子,她哪點破爛武功,估計還沖不上去就直接洗白了,當然這個時候就只有靠自家兒子了.

要知道兒子可是號稱當時第一人的那個丑老頭的得意門生,雖然專精武功,奇門遁甲之處並不算專研,但是好歹也有七八分啊.

云落睨了自家娘親,一躍,直接飛到了樹枝上面,然後他手指飛舞,猶如拈花一般,在大樹的身上四處點了幾下,那樹居然晃動著樹枝,猶如人一般的笑的嘩啦嘩啦的.

白虎自樹枝上掉落下來,云橫大聲沖著他叫道:"快點,快點……"

白虎越過來,前方霧氣籠罩,根本看不清楚方向,白虎有些心神俱裂,他雖然是苗疆中人,但是他司暗殺,常年都在其他的地方,尤其是這王三番兩次聲明的死亡林,他從未踏入過.

云落猶如一只大鳥一般輕飄飄的再次飛到了白虎的前方,白虎完全是嚇得老老實實,絲毫不敢再有其他的心思,四個人再次的朝著未知的旅途前進.

而此刻的苗寨之中,高坐在王位上的男子,背負著雙手,長身玉立,眉眸之中閃爍著淡淡的倦怠:"白虎此刻應該進了死亡林之中了吧."

下方的青龍神態恭敬:"回稟主子的話,白虎應該在死亡林之中了."

"白虎啊,千萬別讓本王失望啊."

男子轉過頭,赫然就是苗疆之王袁諾,他神情悠悠,看向死亡林的方向.

青龍匍匐在下方,神態之中沒有半分的動容,雖然平日他與白虎表面不合,但是實際上四大護法之間關系一直不錯.

但是在朋友和主子之間,他會義無反顧的第一時間選擇服從主子,自他十歲那年,主子將他自牙婆子的手中救出來開始,他就知道,自己這一生都是屬于主子的.

那個悵然若失,失去了最愛的人,就想要顛覆這個天下的男人,其實寂寞而孤獨.

他就這般站立在最下方的地方,神態平和的看著那個高高在上的男子.

而遠在大烈邊疆的烈西曉正在主帳之中商量行軍策略的時候,他的心口隱隱一疼,他突然之間皺起眉頭,然後捂住自己的胸口.

"王爺,你沒事吧?!"

他的心腹愛將薛丹忍不住低聲詢問,他擺擺手,示意這幾位屬下繼續討論北疆戰事.

"嚴家這一次叛亂是經過了嚴密策劃的,聽聞這幾日嚴銘的身子不好,也不知道是嚴家故意泄露的還是探子探聽到的."

諸葛云微微皺眉,將最近得來的消息緩慢的說出來.

莫統領倒是有些擔心看著自家主子蒼白的臉色,王爺身體強壯,一向是沒什麼問題,這次突然會這樣,也不知是什麼緣故.

"主子……"

"嚴銘這人深思熟慮,這消息假的可能性非常大,但是我有仔細研究過嚴家這段時間的局勢,嚴銘雖然有才,但是他並非嫡出,他那位嫡出的兄長,才能沒幾分,又妒忌賢才,倒是很有可能這個時候奪權."諸葛云皺起眉頭,深思熟慮之後說道.

他將目光轉向烈西曉:"王爺與嚴銘交手多次,應該相當熟悉他的作戰行軍,王爺覺得這番在嚴家坐鎮的人可是嚴銘?!"

作為烈西曉心腹之一的諸葛云,一向以足智多謀而出名,但是同樣對烈西曉忠心耿耿.

烈西曉點點頭,心口的地方隱約還傳來陣陣的抽痛感,他自年幼的時候開始,一旦身邊的人遇到了危險,都會傳來這般的感覺.

如今娘親已經不在了,父皇在皇宮之中有紫衣衛守護,而唯獨脫離掌控的就是云橫,難道是云橫和落兒出了事情?!

想到這里,他忍不住悶哼一聲,臉色一邊,顯得有些蒼白.

一向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離王殿下臉色突變,嚇得諸葛云和薛丹都變了臉色,紛紛看向烈西曉.

烈西曉站立起身,眉眸緊皺,指著行軍圖上的地圖開口:"穿過這里,就是東非裂谷,這個地方易守難攻,嚴家以這里為界限,阻擋了大烈的軍隊,嚴銘此人,無論是心機還是才華都是首屈一指,但是這人,有個致命的弱點."

烈西曉背負著雙手,在軍帳之中來回踱步,緩慢開口:"嚴銘此人是典型的不愛江山唯愛美人,聽聞他兄長妻子與他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後來成為他嫂子之後,他恪守禮儀,從不越界半步,但是有些事情,不是發生或者不發生,只要種下了苗子,都會成為參天大樹."

烈西曉的嘴角飛揚,漸漸的露出一絲的笑容,睨向身後的三人:"他兄長原本就妒忌他才華出眾,後來更是知道自己妻子與他有情分,澆上一把火,自然就很會精彩,可惜的就是這位嚴銘,到真是個難得的名將."

"但是嚴銘這人對于嚴家的忠心倒是毋庸置疑,這般的人,想要他轉變立場,並不容易啊!!"諸葛云也忍不住低歎一聲.

王爺少年成名,名鎮天下,而這位嚴銘卻能夠在王爺的攻勢之下堅守這般之久,縱然無法匹敵,但是已經讓人覺得非常不易了.

"是啊,看在嚴銘一代名將的份上,待到他日,兩軍交戰,留他全尸."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零七章:死亡林(1)
下篇:第一百零九章:北疆平亂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