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零三章:苗疆之戰(1)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零三章:苗疆之戰(1)

云橫聳聳肩膀,她也沒打算從這些侍從口中能夠知道太多的東西,她慢慢的抬起頭,看著不遠處初升起的日出,云落站立在不遠處,安然的看著下方洶湧的江水,他素來醉心于武學,所學武功博眾家之長.

這波濤洶湧的江水之中,他居然又看出了另外的一種感悟.

倒是將自家娘親忘記了,他家娘親正在那調戲著面紅耳赤的侍從.

"你是哪里人?!"

"千戶中人."身後的侍從唇紅齒白,年紀尚輕,倒是有些怯怯的回應.

云橫眼睛一亮,笑眯眯的開口,活脫脫就是一個誘拐小孩的壞阿姨:"過來,我問你一點事情?!"

"王離開之前叮囑了,不能夠回答您任何的話語."

小侍從身側另外一個一臉冰冷的青年冷冷開口,說話的時候那冰冷的眼神睨向云橫,云橫摸了摸鼻子,笑眯眯的開口:"你看我像壞人嗎?!"

少年急忙搖頭,青年卻是遲疑之下緩慢點頭,云橫臉色一黑!!

她雖然算不上國色天香,傾國傾城,好歹也是溫柔可愛,美麗端莊好不.

"姑娘是我們苗寨的尊貴客人,自然不會是壞人,王認定的人自然是好的."

青年倒是恭恭敬敬的開口,云橫也不介意,倒是安然的在整個苗寨之中亂逛.

"你們苗王去哪里了?!"

那幾個人面面相覷,沒有一個人敢回答任何的話,畢竟袁諾在整個苗寨之中的威信是無人能及的.

"你這個東西挺漂亮的,不如就給我哦吧."

云橫一彎腰,看見面前青年頸中的項鏈,笑眯眯的伸手一拉,那項鏈就從青年的頸項之中滑落,然後落到了云橫的手中.

他臉色微微一邊,突然之間抬起眸子盯了一眼云橫,那目光尖銳而冰冷,就猶如雪山上最深幽的潭水,云橫聳聳肩膀,自這青年帶著她參觀苗寨以來,她就覺得青年似乎非常的不喜歡她.

她這般的行為無非是想要觸怒青年,奈何青年只是臉色一邊,快速的恢複到最初的臉色.

淡淡開口:"既然姑娘喜歡,阿城自然是雙手奉上."

云橫倒是略有些驚訝的勾起了唇角,這叫做阿城的青年倒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她還以為青年會暴怒之下直接翻身起來,卻是強自忍耐住了.

半響的功夫,袁諾就回來了,他身後是一大群人,和一方棺材,袁諾的臉色明顯不太好,他徐徐走過來,青色的長衫在風中飛揚.

看見云橫的時候,他微微頷首,云落早已經到了云橫的身邊,也忍不住低聲說道:"娘親,這是怎麼回事情?!"

"死人了?!"

云橫挑起眉頭,踮起腳想要看個究竟,可是明顯人潮洶湧看不出個究竟.

"看來出了點事情,這位苗王恐怕沒心情招呼我們了."云橫半眯著眼睛開口,云落臉色如常,只是眼眸流轉,輕柔開口:"放心,娘親,我們想要離開,這世上能夠留住我們的人還是很少的."

云橫當然不會懷疑自家寶貝兒子的能耐,彎腰下來抱住自家兒子,然後死勁蹂躪著自己兒子,笑眯眯的回應:"咱家落兒是最厲害的,娘親才不怕呢,娘親只是擔心落兒長大了之後娶了媳婦不要娘親怎麼辦?!"

那個小小粉嫩的孩子眉頭微皺,頗有些無賴的瞧著自己的娘親,慢條斯理的開口:"要不,你再生個就成了."

云橫皺著鼻眼,整個人就皺成一團了:"我倒是想,你讓我跟誰生啊?!"

"我不是還有個爹嘛?!"

云橫呵呵有些尷尬的笑著,小孩子太聰明了也不可愛啊,你看她家這寶貝兒子從來都是將她吃的死死的.

"兒子,我給你說你找媳婦一定要找娘親喜歡的,我不喜歡的,你要真找回來,我死給你看."

云橫惡狠狠的威脅云落,云落翻了翻白眼,他這才幾歲的年紀,娘親未眠也太未雨綢繆了.

兩個人順著人走到袁諾的身邊,偌大的房間之中,朱紅色的棺材放置在房屋的正中間,兩側都是哽咽哭泣的侍女,袁諾的臉色冰冷,掃過那一群人,冷冷開口:"本座倒不知道,我苗寨十八高手的護送之中,居然能夠讓人鑽了空子,阿如,你死的也太不值得了."

他一邊用著冰冷的目光掃過那一群跪倒在地上的苗人,一邊輕撫著棺材,神色悲涼,倒是隱約流露出幾分的傷心.

"屬下知罪,還請王上不要怪罪于其他兄弟,屬下一力承擔."說話的男子跪倒在那十八人最前方,他神色蒼涼,神情之中帶著一種說不出的意味.

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快速的從懷中抽出長刀朝著自己脖子一抹,叮鈴一聲,刀落在地上,所有的人都沒有看見袁諾的動作,卻聽見他冰冷的聲音:"你以為以死謝罪就成了?!到底是你將阿如的命看輕了還是將你的命看輕了."

袁諾冰冷的聲音之中帶著難以發現夾雜的怒氣,男子聽聞袁諾這句話之後,他身後的十七人紛紛跪倒在地上爭先恐後的開口.

"王,不怪統領,那些人神出鬼沒,太強大了."

"王,要怪就怪罪我們."

這十八人是袁諾一手培養出來的燕云十八騎,每一個都是以一敵百的好手,讓他們護送阿如回來,居然會讓阿如喪命.

袁諾此刻的心底怒氣叢生,右掌直接拍打在棺木上,棺木的角落落下,發出簌簌的聲音.

"這苗王武功倒是不錯,與你相比如何?!"云橫側身問著身後的寶貝兒子.

她家寶貝兒子睨了她一眼,慢條斯理,微微抬起下顎,那模樣說不出的高傲:"娘親大人,你未眠太小瞧你兒子了."

云橫當然知道自家兒子武功卓絕,倒是到底在什麼程度,她其實也不知道,只知道在這個世上恐怕出了那幾個老不死,鮮少有人是云落的對手.

所以她才這般肆無忌怠,有人護著嘛!!

"主子,那位如夫人到底是什麼人?!"

云爾這下也忍不住開口問道,畢竟聽聞這位苗王並未娶妻,這下鑽出來個如夫人,倒是讓人有些匪夷所思了.

云橫半眯著眼睛,緩緩開口:"聽聞這位苗王素來不近女色,但是身為千戶苗寨之主,四周供上來的女子不計其數,他獨獨留下了一位阿如,聽聞有人曾經見過,那位阿如與他房中懸掛的女子畫像有七八分的相似,我想,應該是這位苗王也有一段往事."

"若真的愛著那女子,他根本就不該找替身."

云爾有些不齒袁諾的做法,倒是冷哼一聲,他這聲音並不低,傳到燕云十八騎的耳中,這十八人都是袁諾的忠實擁護者.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零二章:苗寨之王
下篇:第一百零四章:苗疆之戰(2)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