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零二章:苗寨之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零二章:苗寨之王

心中對于不遠處的人有了衡量,云橫微微頷首,寨門外的人也微微的頷首,兩個人相對望一眼,對彼此的身份都有了一定的了解.

進入寨門的時候,千戶苗寨之中早已經佇立了不少的人分列在兩邊站立,看到云橫的時候,人人都躬身喊道"見過離王妃."

看來這位苗人倒是對她禮儀十足,云橫慢慢的走進去,周圍到處都是苗人,云落一直護著云橫走在前面,云橫只是噙著淡淡的笑容,不曾說話,她自然能夠看得出來那位苗王武功卓絕.

"娘親,這人倒是有趣,若是他率先動手了,你離我遠點."落兒的聲音帶著幾分的興奮,武功再高有什麼用,一個人高高在上,一點意思都沒有,能夠碰見一戰的對象就非常的不容易.

"落兒……"

云橫的聲音之中帶著寵溺,也帶著幾分的無奈,她清楚自己寶貝兒子的能耐,就是不能夠保證完勝,但是至少絕對自保.

云落吐了吐舌頭,帶著撒嬌的眼神看向云橫,暈死啦,她最沒辦法的就是這種眼神,云橫在心里提醒自己,寶貝兒子這一招一定不要吃.

千戶苗寨能夠成為一百零八苗寨之中最美麗的苗寨,自然是有特別的地方,里面群山環繞,所有的房屋都是依靠山水而建築的閣樓,日出之時,推開窗戶就能夠見到,日落而息的時候,太陽的余暉也會慢慢的照射進入房間之中,淡淡暖暖的感覺,足以讓你覺得時間靜止在這個地方.

可是再美麗的地方,終究是困不住人的野心,那個男子的眼中有著太過複雜的東西,絕非這區區一個小小苗寨能夠困住的.

云橫聳聳肩膀,本來這和她沒有關系,可是若是這關系到大烈,多少還是有點關系的,畢竟這天下還是冰塊臉家的,想起烈西曉溫柔的笑容,心中咯噔一下,居然有些暖暖的感覺.

伸了伸懶腰,眯起眼睛,看著悠悠的陽光,冰塊臉居然有些想你了,不知道你可知道?!

"王,王,大事不好了……"

就在這節骨眼上,什麼都還來不及做,從寨門外沖進來的少年神色慌張,看到袁諾的時候,神色之間有些悲涼,直接跪倒在地上,高聲哭泣"王,寨子里的兄弟在護送如夫人的時候出了事情,如夫人始終了."

云橫並不知道如夫人是誰?!

但是必然是個重要的人物,否則不會大部分的人瞬間變了臉色,那個一直冷然一聲的苗王也在瞬間捏緊了手心,似乎完全被這突如其來的消息所影響.

他一舉一動之間足以證明城府極深,不過片刻的功夫,他神情已淡然,沉聲問道"是在什麼地方出事的?!"

"是,是在……"跪倒在地上的少年抬起頭看了一眼視若神明的苗王之後,咬唇半響說不出來一個字.

"說……"

青龍倒是微微蹙眉,率先站出來厲聲呵斥道,少年惶恐的抬起頭看了一眼青龍,這才吞吞吐吐的說道.

原來護送如夫人的隊伍在經過千水河的時候遇上了星月神教的人,然後兩邊的人馬起了爭執,結果在離開之後,如夫人就神秘失蹤了.

看樣子,如夫人的失蹤和星月神教一定有著莫大的關系,可是在遼東之中,星月神教幾乎被稱為聖教,那位醫卜星相的星月祭司在所有遼東人的心目之中宛若神靈一般.

像是想到了什麼,云橫小聲的問著落兒"落兒,星月祭司是不是遼陽?!"

落兒點點頭,云橫倒是撇撇嘴,那家伙跟她一樣,是個學藝不精的貨色,前任暗宗宗主天縱奇才,經天緯地之能,這般之人,一生只收了兩位弟子,一位就是那位星月祭司,師尊的武藝倒是沒學到幾分,醫卜星相,雜七雜八的倒是學了個七八成,落兒則是素來不喜歡那些雜學,反倒是專精武學.

也算的上兩個徒弟各有所長,那位大弟子不知道怎麼就跑到了遼東來,成為了星月神教的祭司.

"恩恩,看來想要將內庫完全的掌握在手中,就必須平定遼東之地,落兒,你說承德帝是否早已經想到了這些,不知道北疆戰事可曾平息了."

云橫突然之間像是想到了什麼,半眯起眼睛,不知道為何心中有種被人當做槍使的感覺.

落兒點點頭,他也有同樣的感覺,按照道理來說,大烈的內庫歸屬一直都是很嚴肅的問題,可是這一次內庫,承德帝如此爽快的交付到了云橫的手中,何嘗不是想借云橫之手,將遼東的勢力重新肅清一篇.

想通了這個問題,云橫反倒是心里舒服了不少,畢竟承德帝想要借助云橫的力量,自然也要付出代價,所以才會將內庫交付過來.

遼東之中,如今已經被勢力龐大的星月神教和苗寨瓜分,星月神教既然是遼陽的,那自然也算她的,所以她壓根沒把這個算入內,也就是說只要解決了苗寨,整個遼東就解決了.

想到這里,云橫的眼神猶如災荒之中很久沒有見到吃的人一般看著袁諾,袁諾感覺到身後一陣涼涼的感覺,他轉身,眉頭微鎖,看向青龍"青龍,你立刻帶人前往阿如失蹤的地方."

"王……"

青龍像是有什麼想要說的,卻又欲言又止,片刻之後,他轉身離去,看向袁諾的目光之中似乎還有著什麼沒有說完的話.

云橫挑起眉角,這倒是有趣,看來關于這位如夫人,君臣之間出現了分歧.

"離王妃,讓你見笑了,歡迎來到千戶做客."袁諾轉過身,笑語殷殷的對著面前的云橫說道,云橫也是不露聲色,兩個人就這樣站立在寨門外面.

"早聞苗王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哦,難道不該說浪得虛名嗎?!"

"哈哈,苗王真會開玩笑."掩口輕笑,云橫眼珠一轉,慢慢的掃視著面前的男人,或許因為如夫人的事情,男人的目光之中帶著幾分的迷離,似乎說話的時候總顯得有些心不在焉.

被人帶著參觀整個苗寨,途中有人來通告什麼事情,袁諾沖忙之中離開.

待到他離開之後,云橫眼珠一轉就向著身側的人開始打聽消息.

"苗王是千戶的人?!"

被命令帶領貴客參觀苗寨的人有些惶恐,不住的搖頭,根本一個字都不敢說……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零一章:回憶枉然
下篇:第一百零三章:苗疆之戰(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