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零一章:回憶枉然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零一章:回憶枉然

他的眼前似乎出現了昔日那個少女的模樣,淺笑夕顏,偏側過頭,一身盛裝苗服的女子美到讓人無法直視"阿諾,阿諾."

他伸出手,面前的人瞬間變換成幻影,他倉惶之間,舉頭看去,青蘿,青蘿,你是不是還是不肯原諒我."

想到這里,如今權傾遼東的苗王一聲悲切之下,居然跪倒在墳前,傖然淚下.

那一年他不過十二三歲的年紀,家中富裕,生活無憂無慮,他曾經以為人生就是這樣,直到有一天家破人亡,所有的親人倒在了他的面前,他才明白原來這個時間還是有恩仇的存在,他悵然大笑,自此之後不再笑.

輾轉數年,他成長為十五六歲的少年,他坑蒙拐騙無所不作,為的只不過是生存下去,那一年,大雪封山,遼東的伯陽城中.

那個一身華服,彎身對著他輕笑的女子,他仍然記得那個時候,青蘿眼中的笑容,記得青蘿眼角那滴猶如淚珠一般的痣,記得青蘿那一日穿著粉底白花的繡鞋,腰際掛著一串鈴鐺,走路的時候叮咚叮咚的作響.

"大哥哥,你餓了嗎?!我請你吃東西."

有些話就是一生,他永遠不會忘記那一日……

"王,青龍回來了."

遠處傳來清冷的聲音,他緩緩的起身,再次的起身的時候,他臉色冷然,不複剛剛的溫情,再回頭的時候,他的臉上浮現一絲暖意,低聲說道"青蘿,過幾日我在來看你."

"青蘿,你父親生前最大的心願就是一統遼東,聽聞大烈的內庫就是處在遼東之中,若是能夠將內庫握在手中,遼東之中,我再無畏懼之人,若是能夠得到內庫,我定然能夠與大烈一爭長短."

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眼中再無半分的溫情,那個冷漠,清俊,冰冷無情的男人是名震遼東的苗寨之王.

朱雀躬身在外等待著主人的歸來,每年的這個時候,主人都會上後山,聽聞那里葬著主人最愛的人,可是他眼中有著困惑,主人這般的人,也會有愛的人?!

他還以為主人愛的就是這黃圖霸業,錦繡山河.

"查到了內庫的所在了嗎?!"從山上緩緩下來的主人神色冷淡,清俊的容貌上根本看不出來他就是苗寨之王,這個年紀不過二十出頭的青年自數年前掌控苗寨開始,一百零八苗寨就幾乎成為了遼東之中另外一股勢力.

朱雀躬身回應道"回稟主人的話,大烈的內庫傳聞是龍脈所在,屬下用盡了所有的辦法還是無法找到,可是這一次青龍可是帶來了一位貴客,大烈離王妃,內庫的新任掌權者,她的手中不僅有著內庫的地址,更有著內庫的鑰匙."

朱雀的話一落,他悄悄的抬起頭,果然看到一直以來波瀾不驚的主人眼睛之中閃過一絲的狂熱,或許只有在提及內庫的時候,主人才會有這樣的眼神.

"青龍這一次做的很好."

主人的聲音平淡到猶如萬年不曾融化的冰山,朱雀始終弓著身子,直到主人走遠.

待到主人離開之後,他才抬起頭,身側惶恐的小卒子們紛紛抬起頭,抹去額頭上的汗水,其中有一個小心翼翼的看著他,像是想要說什麼卻又開不了扣,他微微蹙眉低聲呵斥"有什麼話就直接說."

"朱雀大人,王每年都會上這個山上,聽說這山上……"

開口的人話還未說完,就直直的倒在了地上,沒有了呼吸,一雙眼睛睜得大大的,似乎死不瞑目.

"這就是下場,王的事情,誰也不許隨便議論,你們要記得好奇會害死貓的."

朱雀冷冷的說著,他手中並攏,五指之間仍然殘存著最初的溫暖,他轉身,身後的一眾侍衛無人敢開口說一句話,噤若寒蟬.

"哦哦,我說這怎麼了,什麼事情發這麼大的火."

華服紫衣的青年從另外一側走出來,整個人給人一種富家公子的感覺,他抬眸輕笑,眾人看到他之後紛紛點頭喊道"見過白虎大人."

他笑眯眯的樣子根本讓人猜不到他就是苗王手下掌控暗殺的白虎,苗王手下四大護法,青龍掌事,白虎掌殺,朱雀掌法,玄武掌毒,四人各司其責,共同輔佐苗王,成就了遼東苗王的名聲.

玄武的模樣看起來更像是二十多歲的青年,他笑眯眯的走到朱雀的身邊,朱雀冷冷看了他一眼,四人之中,他最為不喜的就是白虎,整天給人一種不務正業的感覺.

對于朱雀的眼神,玄武聳聳肩膀,他素來和朱雀不合,只是朱雀處事一向太過的苛刻,連他這個一向掌管殺戮的人都有些看不過去了.

"王根本不會在乎別人心里怎麼想,怎麼議論他,你何必動這樣的怒,不過說句實在話,我也好奇,那上面從來不許人上去,難道王真在那里藏了個美嬌娘,害怕被我們看見?!"

他拖著下顎,若有所思的模樣,朱雀直接瞪了他一眼轉身就走.

"別啊,別啊,你給我說說,每年都是你來負責守衛這里,你有沒有偷偷摸摸上去過啊?!"

白虎很聒噪,簡直就和女人一樣,朱雀皺起眉頭,完全不想理會這家伙,直接轉身就走,可是這家伙居然拉住他的衣袖,他惡狠狠的盯著白虎,白虎可不是那些普通侍衛,他們同為四護法,沒有高低之分,所以自然也不會畏懼朱雀.

"我警告你離我遠點."

"朱雀,不是我說你,你這性子可是一點都不可愛."

白虎在朱雀的身後用力的喊著.

朱雀的身子顫了以下,他惡狠狠的回過頭盯了一眼白虎,白虎還笑著揮手.

云橫到達千戶的時候正好是夕陽落山的時候,晚霞的余暉照射在層層疊疊的山林之中,恍惚之間有一種隔世一般的美感,淡黃色的光芒影影綽綽之中,將苗寨照射出來猶如夢中仙境一般.

"這就是千戶苗寨,難怪被稱為最美麗的苗寨."云爾忍不住低聲的叫出來,縱然看過萬水千山,卻無法忽略面前的美景.

云落打了個呵欠,不遠處早已經有人出了寨子的山門,他眯起眼睛,看著寨門外面站立的男人,容顏清俊,云落細細打量他的同時,他也在打量著云落.

大烈離王妃,離王世子……

倒是稀客,在這種地方,聽聞大烈之中內庫選拔結束了,一直謠傳大烈的內庫處于遼東之處,大烈皇室為何一直對遼東許多的特別,就是因為大烈最初的先祖就是字遼東之處進入中原,終究成就了一番霸業.

云橫低垂了眉眸,站立在邊上,若是不熟悉的人還會以為不知道是哪家小姐的丫鬟,如此的不起眼,她抬起眸子的時候,袁諾倒是微微挑眉,好一雙清澈的眸子,倒是讓人一眼之間完全無法轉移視線.

那個人就是苗王?!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章:千戶苗寨
下篇:第一百零二章:苗寨之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