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九十五章:奇怪主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九十五章:奇怪主仆

似乎一切都像是水中花鏡中月一般,她舉目看去,看著一直看著自己長大的柳叔叔,忍不住輕聲的哭泣起來.

"小……少爺"柳叔習慣性的喊出小姐兩個字,眼神瞥到云橫的時候快速的將後面一個字換成了少爺兩個字.

云橫聳聳肩膀轉身進入破廟之中,在這遼東之地,大部分的人都信奉星月神教,所以這來自中土的神佛無人供奉,草長鶯飛,荒涼無比.

這世間可有神明?!

舉目三尺,面前的佛像帶著慈悲憐憫眾生的笑容,云橫地垂下頭,這世間若是真有神佛,祈求的人這般多,神佛難道都不用休息,怎可能一個個來滿足.

"娘親……"嚶嚀一聲,云落迷迷糊糊之中伸出手揉著眼睛,云橫快速的奔跑到他的身邊,伸出手將他抱住在懷中.

"娘親,我夢到你不要我了."

云橫微微一怔,輕笑著撫上云落的頭"傻落兒,怎麼可能,娘親不要你,還有誰要你啊."

云橫的動作看似很粗魯,揉著落兒的發絲,很快落兒整齊的發絲凌亂,幾乎成了一個鳥窩,云翳和云爾兩個人忍俊不住笑起來.

云落眼眸一冷,淡淡掃過,云翳和云爾兩個人立刻屏住笑容,面面相覷,誰也不敢再在這個節骨眼上掃了少宗主的面子.

神像之下,燭火搖曳,云橫緊緊將云落抱住在懷中,手里傳來冰涼的觸覺,她心里咯噔一下,伸出手捏了捏半響,才發現居然是繡在衣角之中的一塊玉佩,青色的玉佩帶著森森的冰冷,云落看到那塊玉的時候,眉頭一皺,嘴角一翹"橫,這麼個破東西也好意思還特地放在衣角之中."

他抬起頭,恰好看見云橫眼角那一抹淡淡的笑容,他微微一怔,他一直不喜歡烈西曉,並非什麼,只是因為那個男人太快的占據了娘親的心,對他而言,娘親是他一個人,任何人都不可以奪走,可是……

若是這個男人能夠帶給娘親開心和幸福……

想到這里,他的手忍不住握起來,低眉開口"娘親,你喜歡烈西曉嗎?!"

云橫眨了眨眼睛,看到寶貝兒子那張小臉上神情有些落寞,心中猛然一驚,她忽略了落兒,對她而言,這世間的任何人都比不上落兒重要,她將手中的青色玉佩遞到落兒的手中,落兒有些怔住,抬起頭看著她,那雙圓滾滾的清澈眼神之中帶著幾分的落寞.

云橫猛然之中將落兒緊緊抱住,這個世上永遠不會有人比落兒對她而言更加的重要"傻兒子,你要知道在娘親的心目之中,任何人都不會比落兒更加的重要."

聽了這句話之後落兒突然之間抬起頭,那雙圓圓的眼鏡之中居然燦若秋水,他眯起雙眸,柔聲說道"娘親,落兒永遠不會離開娘親."

抱住懷中的小小人兒,云橫在心里低聲的歎息,她愧對這孩子良多,她前生並未生孩子,所以並不知道如何對待一個孩子.

落兒聰慧絕倫,事事總是為她考慮,很多時候,她甚至忘記落兒其實只是一個孩子.

半眯著眼睛,看著偎依在她懷中猶如小狗狗一般的落兒,她心底有一種難以描述的感動,或許,人生,要的並不是權傾天下或者什麼?!

而只是簡單的幸福.

"哈哈,得來全不費工夫,來人將她給我抓回來,主子要的人,給我小心點,要是弄傷了可不好交代."惡狠狠的聲音傳來的時候,破舊的大門轟然而倒塌在地,濺起陣陣的塵埃,云翳和云爾同時皺起了眉頭,云爾身子低聲對著云翳說道"最近運氣真不怎麼好,怎麼到什麼地方都能碰上事."

他們才進入遼東的境地不過片日,似乎就遇上了事情,云翳點點頭同意云爾的話,兩個人的目光同時看向云橫和云落,畢竟要看主子是什麼想法.

云橫微微皺眉,阿達娜撲倒在地上,她用著苗語不停的喊著面前這幾個人快走,來的人很凶狠,她可不敢用中原話,也不知道這幾個人能夠聽懂不?!

阿達娜的心里焦急到她整個人都顯得有些急促,頭頂上的苗嶺花不停的顫抖,手腕上的鈴鐺也急急的響動.

云落緩緩的從云橫的懷中站立起來,小小的身子在空蕩蕩的破廟之中顯得格外的渺小,進來的苗人根本直接忽略了這個小小的孩子,他哈哈大笑,看著被眾人綁住的那對主仆,心情非常的愉快,主子對面前這女子志在必得,派出了幾撥人來尋找,他拔得頭籌,心里自然是開心,想到回去之後主子的重賞,這一次終于能夠超越其他兩個人了.

忍不住就笑的有些得意.

"這苗女心底倒是挺好,幾次自己涉險,第一件事情就是讓我們快走,憑這一點,她這個人,本座就保下了,放了她,留你們一條生路."

背負著雙手,一身景泰藍顏色的衣衫,小小的孩子站立在破廟的中央,說話的聲音徐徐慢慢,每一個字鏗鏘有力,聽起來聲音並不大,可是卻清晰的傳到了每個人的耳中.

一群苗人之中總有那麼兩個是武功不錯的,為首的阿泰聽到云落的聲音之中,心中微微一怔,抬起頭,終于正視了面前這個小小的孩童,倒是有幾分的驚駭,畢竟他跟隨的人被稱為遼東第一人,即使是星月神殿那位看見了也會微微頷首,遼東之中能夠讓星月祭司如此在乎的人恐怕也只有自家主子.

可是不知道為何,面對面前這一人,他心中居然有一種畏懼,面前明明只是個小孩子,他居然會產生一種畏懼感覺.

阿泰挺直了身子,然後厲聲呵斥道"哪里來的小孩子,不要插手我們寨子之中的事情,我們一百零八苗寨自有自己的規矩."

云橫冷哼一聲,完全無視阿泰的話,轉身對著阿達娜說道"過來,別怕."

明明只是個幾歲的小孩子,若是在苗寨之中這麼小的孩子還偎依在阿娘的懷中撒嬌,可是阿達娜的心中有一種信念,只要有這個孩子在,誰也動不了她.

阿達娜咬了咬唇,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然後朝著云落的地方走去,她身後的阿泰臉色驟變,牙齒咬的緊緊的,卻怎麼也說不出一句話.

那孩子的眼神清澈見底,不知道為何,卻總讓他有一種心里生毛的感覺,阿泰身側的一個苗人對于云落的囂張終于忍耐不住,手中的弓箭搭上,拉弓射出去,阿泰心中一陣驚愕,急忙開口喊道"不要……"

不要兩個字還未說完,那個射箭的苗人直撐撐的倒塌在地上,面容平靜,完全沒了氣息.

周圍的苗人一陣暴動,紛紛開始譴責云落的心狠手辣,阿泰露出一抹苦笑,人家這警告在前,再怎麼也不能夠全怪人家,他一向很相信自己的直覺,眼前這孩子帶給他的恐慌身子超過了主子,他整個人僵在那里,根本不知道怎麼辦的好.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九十四章:遼東錄
下篇:第九十六章:落兒發威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