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九十二章:我想陪你天地間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九十二章:我想陪你天地間

如果說幾個人之中,還有一個人是事事為暗宗考慮,那麼定然就是赤炎,這位長久以來一直行醫救人的醫者性情溫和,說話的時候眉眸之間輕輕的皺起,明顯對于當前的情況非常的不滿意.

"赤炎,廢話少說,要怪就怪你一心向著這死丫頭,有她在,我暗宗絕對無出頭之日,這丫頭暗地里分化按暗宗的勢力,然後一手培育自己的勢力,還真當我們這些老頭子不知道."

聳聳肩頭,絲毫不介意那幾個老頭子的話語,云橫反倒是環抱雙手,慢條斯理的開口"你們一個個都是半只腳踏進棺材的老頭子,真不知道一天到晚糾結什麼?!"

"死丫頭,絕對不能夠讓暗宗落到你手中?!"大長老厲聲呵斥.

"我知道,你不是就是想要宗主這個位置,對于你師弟當年將宗主的位置讓給我,你簡直內心十二個不滿意,可是礙于你那個什麼都比你強悍的師弟在,你根本不敢表示出來,然後他拍拍屁股走了之後,你就開始爆發,說穿了,你就是個悶騷."

云橫屁啦帕拉一席話直接讓大長老的臉色青紅交雜,其余的幾個長老也拿著狐疑的神色看著大長老,大長老突然之間收到這麼多質疑的目光,更是有些惱怒,氣的吹胡子瞪眼睛的"你胡說."

"我胡說你還這麼激動,擺明是被人說穿了心思,惱羞成怒"

"你……"

"我,我怎麼了……你有本事說啊."論武功,她當然不是這老頭的對手,但是如果論口才,大長老不被氣的吐血才怪,她可是當年學院辯論組冠軍.

"你……"大長老滿臉通紅,加上其余幾位長老質疑的目光之下,大長老辯解無果之後直接噴出一口鮮血.

云爾用著崇拜的目光看著自己主子,果然厲害,兵不血刃,宗主居然光靠口舌就氣的大長老吐血了.

幾位長老急忙上前扶住大長老,大長老捂住胸口,上氣不接下氣,看著面前那個淡定悠然的女子,狠狠之中,恨不得一巴掌拍上她那張得意洋洋的臉.

"宗主……"赤炎長歎一聲,一邊是長老們,一邊是阿衡,兩邊他都視若親人.

"赤炎,你是我們看著長大的,快給我殺了這死丫頭."

赤炎為難的看著大長老,他根本不可能殺云橫,大長老叫囂聲越來越大聲"殺了她,赤炎,我們幾位長老聯合將你奉為宗主."

赤炎搖搖頭,云橫更是嗤笑一聲,指著赤炎說道"別白費力氣了,他若是要這個宗主之位,只需要對我說一聲,我拍拍屁股什麼都不說直接送給他,但是你們幾個,本姑娘就是不會讓."

云落直接坐在邊上,懶得開口,反正憑借娘親的三寸不來之舌,定然可以將那幾個老家伙氣的半死.

果然云橫這句話直接讓大長老再次噴出一口血.

"大哥……"

幾位長老異口同聲的喊出來,大長老抹去嘴角的鮮血,突然之間整個身子沖向云橫,原本一手撐著下顎坐立在邊上的云落突然之間站立起來出現在云橫的面前一掌和大長老對決.

大長老後退了足足八步,而云落卻是絲毫不動,身子連衣衫都沒有半點風動,就是這一掌,大長老整個人像是受到了刺激一般,呆呆的站立在原地一直看著自己的手掌.

"大哥,大哥,你沒事吧?!"

幾位長老紛紛將手在大長老面前揮舞,大長老卻是紋風不動,只是癡癡的看著自己的手掌.

"這一次是看在老頭子的份上放過你們,若是你們再多娘親下手,就休怪我將你們一個個自山上的思過崖丟下去."

云落漫不經心的開口,這個時候大長老卻是長歎一聲,半響之後,他雙手垂落在兩側,笑容之中帶著苦澀,然後自言自語說道"這樣的年紀,這樣的修為,也難怪師弟能夠放心離開,真的老了,老了."

他態度上突然的轉變讓幾位長老面面相覷,根本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有大長老心知肚明,眼前這個年紀小小的孩子內功已到返璞歸真的地步,這般的年紀,能夠將暗宗之中的武功練到這個程度的,絕對沒有第二個人,即使是當年的師弟也是望塵莫及.

若是這孩子到了師弟當年的年紀,恐怕前途不可限量,若是他真心為了暗宗好,就該為暗宗留下這個孩子,這個孩子一定能夠將暗宗帶上最為輝煌的時代.

"宗主,是天樞不敬,天樞甘願進入思過崖之中守護曆代宗主之墓,希望宗主能夠對天樞的這些師弟從寬處理."

"大哥……"

"大哥……"

周圍此起彼伏的聲音,天樞轉過身,看到這些幾十年一起的師兄弟們,一個個臉上帶著擔憂,他只是笑笑,卻並未說出口.

坦白來說,這群老頭子是有點討厭,但是也沒有嚴重到要死的地步,畢竟以前在暗宗的時候,也是她每次率先挑釁他們,云橫背負著雙手,在四方居里面踱步了半響之後才開口"天樞作為主犯,就如他所說,發配到思過崖守墓,而你們幾個,只能夠算從犯,但是廢除赤炎武功這件事情上面罪不可赦,每個人將體內的修為傳一部分給赤炎將功折罪."

幾個半百的老頭面面相覷,根本沒有想到是這樣的結局,倒是有些驚訝.

云橫將雙手枕在頸子後面,然後牽著寶貝兒子的手就轉身離開,剩下天樞眼神有些複雜的看著那位一直以來極端看不順眼的女子.

"宗主,等等我."

云爾直接飛奔出去,待到云橫走遠之後,赤炎這才長歎一聲緩緩說道"大長老應該知道了為何赤炎能夠對宗主始終信心十足了."

大長老緩緩的點頭,作為一個上位者,不僅僅是有著高深的武學修為,更重要的一點是有著寬大的胸懷,和自我分析的能力,而這一點上面,云橫明顯非常的合格.

"我似乎也知道師弟為何會選擇她了."

如果他知道當年他的師弟是通過抽簽的方式,恰好抽到云橫,然後就見暗宗丟給了云橫,他就絕對不會這樣說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九十一章:口舌之爭
下篇:第九十三章:如果可以讓我一直在你身邊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