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八十五章:我輸掉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八十五章:我輸掉了

云橫沉寂了一會之後,低聲說道"前面的路不知道到底有多長,我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走出去,所以必須保存身上的任何的物品,現在,我們總共四個人,你們都把身上的東西拿出來,我們統一分配,這樣要是有其中一人東西掉了或者出現了意外,至少我們還有其他的備用品."

云橫的話,其余的三個人都沒有意見,將身上的東西全數的搜羅出來,鐵雄身上的東西最少,他身為禁衛軍統領,平日在宮里也根本不敢帶上什麼東西,除了幾個火折子,他身上根本沒有其他的東西.

烈無咎身上的東西倒是挺正常的,火折子,還有一些銀兩,外加上一些七七八八的小東西,東西最多的居然是一向看似無用的福臨公主.

福臨面前的東西包含常用的火折子,還有銀子,還有各種藥粉,還有柳葉形狀的暗器,鐵雄自然沒有什麼驚訝的,反倒是烈無咎驚訝至極"姑姑,你身上怎麼會有暗器?!"

四個人同處在一個地方,福臨也退去了往日的偽裝,嫵媚一笑,柔聲開口"我用暗器足足二十多年了,有什麼好奇怪的."

說話這一會功夫,云橫就將這些東西全數的分成了四份,她微微蹙眉,這地方沒有人知道到底有多遠,上一個經過這地方的人是承德帝,那不成跑去問他?!現在也不行啊?!

"姑姑,你可知道當年陛下經過這個地方到底用了多久?!"

福臨公主聽了云橫的問話之後,托起下顎,她身著紅色的宮裝,輕紗披散在肩頭,長發披散在肩頭,即使已經不再是二八年華的少女,眉眼之間卻依稀帶著幾分少女的嬌俏天真.

她微微蹙眉,片刻之後才開口"我記得元武年,皇兄曾經失蹤了一段時間,大概也就是十來天."

云橫心中也有了衡量,看來當年陛下失蹤就是到了這所謂的天成宮之中曆經試煉,至少這天成宮的范圍大概有多久,她心里也有數了.

只是為難的是這十多天的時間之中根本沒有水,也沒有食物,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情.

幾個人開始行動,一路進入那狹小的空間之中,開始掉下來的人都已經離開了很遠,一路上什麼東西也看不見,偶爾之間點燃了火折子,也只能夠看到四周全是凹凸不平的石頭表面,枯燥,黑暗,安靜到身子讓人有種感覺,會在這個地方一直到永遠永遠.

看不到光,誰也不知道到底走到了什麼地方,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時辰.

云橫不知道得是在他們進入地宮沒有多久的時間,一直佇立在台階之上的承德帝突然之間眼神迸裂.

四周之中全數被無數的禁衛軍包圍住,高高在上的帝王顯得無比的孤獨,他用著冰冷的眼神看著那個與他多年糾纏的女子.

華服的女子一步步的走上台階,下方的人沒有一個人開口說話,每個人的頸子上都有著銀光閃閃的刀劍,烈西曉安靜的看著這一幕,身側的莫統領臉色大變,看向烈西曉,烈西曉用眼神示意他安靜.

"哈哈……陛下,妹夫,你可知道我等這一天可是等了多久了."

承德帝嘴唇動了動,卻始終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眼前的兩個人,一個人是他青梅竹馬的愛妃,一個是他曾經同袍而席的朋友,這兩個人的聯手背叛對他的打擊而言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夠想到的.

"陛下,你是不是想要開口問我為什麼?!"

蘇貴妃緩緩的踏上台階,站立在最高的位置,睥睨的看著承德帝,年邁的承德帝昂著頭看著這個與自己幾乎糾纏了一生的女人,微微長歎一聲,幾乎不可聞.

這個時候蘇貴妃卻是哈哈大笑起來,笑聲在天地之間傳到了很遠很遠的地方,她廣袖浮動,神情之中帶著猙獰和瘋狂.

"華容,你應該知道我為何這樣做的?!元清死了多少年,你就有多少年沒有跨進我的寢宮,文武百官,滿朝文武,都認為我蘇貴妃寵冠後宮,哈哈,那簡直是天大的笑話,你就是變相的將我打入冷宮之中,你給了我權傾後宮的權利,卻永遠不肯給我想要的名分."蘇貴妃的聲音尖銳,她被豆蔻塗得猩紅的指甲劃過承德帝的臉頰,銳利的指甲劃過承德帝的臉頰,紅色血跡從他的臉頰上慢慢的流淌.

蘇貴妃的聲音從一開始的平靜到瘋狂,再到後來的歇斯底里,蘇太師急忙伸出手拉住蘇貴妃的手,低聲呵斥"妹妹……"

"哥……"

蘇貴妃終究忍不住匍匐在蘇太師的肩膀上,大聲痛哭起來,如今大勢全然在他們的掌控之中,為何她心中卻沒有半分的開心,她看著這個幾乎愛了一生,恨了半生的男人.

"元清,你是不是很得意,你贏了,我這一輩子都不可能贏過你."

當年那個清冷高傲的女子選擇在她的面前墜入萬丈懸崖之中,最初她是欣喜若狂的,因為那個女子根本可以選擇不死,可是她卻選擇了松手,她以為她贏了,可是,當那個一臉悵然若失的華容趕到的時候,那個一直站立在他這邊,固執想要廢掉皇後立她為後的男人趕到的時候,她就知道了這一局棋她終究是輸了.

她終于讀懂了元清最後的眼神,那般高傲清冷的女子如何願意與人共侍一夫,她要的太過的純淨,她知道,只要她在,這一生,華容的心中始終會分給兩個人,所以她選擇了離開,而她就永遠永遠的活在了華容的心中.

元清的離開對華容的打擊是致命的,他默默的將元清葬入皇陵之中,絕口不提立後的事情,從此之後,大烈後宮,蘇妃權傾後宮,可是她終其一身卻只能昂望著那個曾經元清住過的地方,觸手可及,卻又永遠無法到達.

他明明知道,她要的不是皇後之位,而是能顧與他並肩天下人面前,承認她是他的妻.

可是終究,他閃過了她的眼神,到底是因為愧疚還是因為其他,天下人眼中不可一世,高貴無雙的蘇貴妃這個時候哭的猶如淚人一般在蘇太師的懷中.

蘇太師抬起頭看著承德帝,眼神之中帶著怨恨"華容,你這一生負我妹子良多."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八十四章:星月神話
下篇:第八十六章:帝王已老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