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八十四章:星月神話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八十四章:星月神話

只是跟隨在人群一直朝前走去.

天成宮的建築非常的精美,即使身側的一個柱子也是雕花玉砌,龍紋凸顯,也不知道是其中哪個皇族子弟伸出手撫了以下,整個宮殿發出響亮的聲音,然後直接轟然倒塌.

周圍已經有人開始吵雜的鬧起來,云橫也感覺到整個宮殿在晃動.

"這里的東西不要亂碰."

福臨厲聲呵斥道,為時已晚,所有人站立的地面上突然之間倒塌,大部分的人直接掉入地下.

云橫被摔倒下來的時候,因為沖擊力太大,瞬間失去了直覺.

遠在遼東星月神教的云落正坐在椅子上與面前的星月大祭司對弈的時候,兩指撚著棋子的時候心口傳來一陣疼痛,云落手中的棋子嘩然而落,臉色瞬間有些蒼白,他伸出手捂住胸口的地方,五指緊緊的抓住前襟.

"阿落怎麼了?!"星月大祭司丟掉手中的棋子急忙站立起來,他整個人彎曲下身子,前襟上的星月圖案印射在云落的面前.

云落擺擺手,輕聲說道"沒事,我心口一陣疼痛,不對,娘親,我要回大烈."

云落突然之間臉色大變,陡然站立起身"師兄,娘親一定出事了."

"阿落,云橫一直以來都是個聰明人,你要相信你娘親,熟話說禍害遺千年,好人不長命,你娘親那種人,就是閻王也不會要的."

星月大祭司的話一開始並沒有什麼作用,後面一句話終于成功的讓云落安靜下來,云落坐立在椅子上,小小的孩子眉眸之間閃過一絲的冰冷,猶如初春時節還剩下的灼灼梅花,驚豔了人的眼神.

"師兄你說得對,目前我應該知道得是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來人……"朝著天空,幼小的孩子嘴角微微上翹,恢複了平日的冷淡,星月大祭司在心里贊歎,這般小小年紀,喜怒不形于色,他在這個年紀的時候,還習慣性的偎依在師傅的跟前,總是飛揚灑脫.

倒是這位小師弟,從他見到他開始,他似乎就總是冷冷淡淡的,只有在面對他娘親的時候才會露出欣喜的笑容.

殿門外進來的兩個黑衣少年,少年容貌模樣無一,齊刷刷的跪倒在云落的跟前,云落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敲打著桌面"驚鴻照影,你們兩個人速速回到帝都之中,然後將消息告知我."

"是的,主人."

看著驚鴻照影的身影蹁躚離去,星月大祭司了頗有些驚訝的開口"這兩人,我似乎並未看過,他們是暗宗的人?!"

"並不是,這兩個人是我的死衛,當年師傅在暗宗的時候,不是曾經派人尋找過很多孤苦無依的孩子,那些孩子,那些孩子都是根骨其佳的孩子,他們一個個都自願接受了訓練,然後成為了如今的凌駕于暗宗之上的死衛."

"師尊當年……"

"師兄,暗宗遠非你所想象的那般簡單,你其實心中早已經知道,否則又如何會離開暗宗,成為這星月神教的祭司."

"師尊天縱奇才,文武雙全,他這般的人自然心思不一樣,可是他要圖謀的是這天下啊……"星月大祭司微微皺眉,看著這個波瀾不驚的小師弟.

他猶然記得當年初見這位小師弟的時候,粉雕玉琢,猶如畫中的散財童子一般的可愛,可是就是這麼一個小孩子,武學修為居然在他之上.

他號稱遼東第一人,其實在暗宗之中他武功也只是一般,師尊醫卜星相,武學,奇門遁甲,樣樣精通,他所學不過是皮毛,他甚至以為這天地之間絕對不會有人能夠與師尊一樣,可是眼前這小小的孩子,幾乎已經將師尊所學研習了七八分.

若是到了師尊那般的年紀,這位小師弟恐怕早已經青出于藍了.

江山代有人才出,他這樣的人似乎已經老了.

似乎明白他的想法,粉雕玉琢的少年從椅子上躍然起身,眯起的眼鏡掃過不遠處悠悠遠山,低聲說道"我不管是誰,任何人,若是敢傷娘親一根汗毛,神佛在前,我也會親手弑之……"

"聽聞慈安太後來遼東了."

"娘親的意思是不需要弄死那老太婆,只需要將她困在這地方就好了,娘親志在內庫,內庫……我怎麼沒有想到,天成宮……"

云落口中喃喃自語,像是想到了什麼,神情一變,整個人身上散發出一股強烈的冷意,整個人直接跳起來,然後冷聲對著星月大祭司說道"師兄,我要回帝都一趟,這里的事情就交給你了,隨便你怎麼玩,就是別玩死那老太婆就行了."

根本不給星月大祭司說話的機會,云落的身影猶如大鵬展翅一般,輕柔卻又迅速,快速的奔向院方,像是想到了什麼,他回過頭突然之間說道"師兄,還有我哪個徒弟,也算的上你的師侄,你幫我好好照顧,最好安排人將他送回帝都之中,我先行回去了,"

某個被遺忘的少年整刻苦的在星月神殿的書庫之中博覽群書,他師傅對他的要求就是在這個月之前將所有的書全部看完,想到這里,他忍不住哭喪著一張臉,不過還好,這星月神教的藏書豐富,居然有很多失傳已久的策略和兵法,他到時看得津津有味.

"云橫,云橫……"是誰的聲音響起在耳際,迷迷糊糊之中云橫伸出手想要拂開面前的手,卻聽見那聲音些些驚喜的喊道"醒了,醒了."

伸出手捂住仍然有些疼痛的頭,她眯起眼睛,視線所觸及的范圍之中全然的一片黑暗,隱約之中能夠分辨出來說話的人應該是福臨公主.

"我們在什麼地方?!"

"我們應該實在地宮之中."

"地宮?!"

云橫看向開口解釋的鐵雄,鐵雄雄厚的聲音在地宮之中顯得非常的清晰,他此刻應該是站在福臨公主的身側.

"天成宮真正的煉獄應該就是在這里,這個地方才是天成宮的核心所在,而那些沒有掉下來沿著宮殿一直行走的人,或許永遠都走不到出口的地方."

"那些人是不是都會死?!"

烈無咎的聲音清冷,響起在這黑暗之中,云橫這才發現烈無咎也和他們在一起,火折子被吹燃,偌大的空間之中,觸目所及的地方就是冰冷的石頭和狹窄的小徑,火折子的光線有限,片刻之後,烈無咎將火折子滅掉.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八十三章:天成宮
下篇:第八十五章:我輸掉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