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八十二章:帝王家往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八十二章:帝王家往事

云橫眯起眼睛,然後對著大皇子開口"皇兄,你聽見人說話了嗎?!"

烈潯陽眼中全然是明白的笑容,然後驚訝的開口"弟妹,你在說什麼,本王並沒有看見."

"哦哦,皇兄也沒有看見,我說難怪老是聽見犬吠的聲音."

烈潯陽即使再笨,也知道這句話是在指桑罵槐,立刻怒罵開口"顧云橫,你別真以為你算什麼東西,區區一個昭陽顧家,本王可以輕易讓他們消失在這個世上."

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有些洋洋得意,卻被面前的女子一個冷冽的眼神鎖震撼,她背負著雙手,微微昂著頭,眼神睥睨著他,聲音並不大,每個字卻是清晰無比"你若是膽敢動顧家任何一個人,我會讓你知道後悔兩個字怎麼寫."

這女人還敢威脅他了,烈旭陽的心里一陣怒火叢生,卻在抬起頭的時候生生的打了個寒蟬,那女人容顏上笑語殷殷,可是她的眼眸之中,他看不到半點的笑容,猶如千年幽深的潭水,他看不到半分的溫暖,那是穿透了千年,猶如地獄之中爬出來的索命的人.

他張大了嘴,根本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蘇貴妃娘娘到……"

"陛下到……"

司天監門外傳來太監尖銳的聲音,烈旭陽的心里才緩緩的松開了一口氣,他的眼神之中帶著驚恐看著面前的女人,女人的此刻卻是笑的燦爛,盈盈笑語看著他,似乎剛剛的事情不曾發生過一般.

整個司天監的人全數的匍匐在地上朗聲的對著進來的蘇貴妃和承德帝高聲大喊"恭迎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恭迎貴妃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云橫也跪倒在地上,她斜抬起頭看著承德帝與蘇貴妃的身影一步步的走過眾人,到達司天監長長的台階上面,司天監是大烈開國以來就存在的,主要是負責預測四季的天氣變化和占卜王朝運勢,內庫的歸屬是非常隆重的一件大事,所以自然要在司天監巨型.

長長的台階總共有一千九百七十二步,遠遠看去幾乎是直入天際,承德帝身著明黃色的袍子,腰際纏繞著黑色鑲嵌著金色的腰帶,龍袍上的九龍戲珠栩栩如生,頭頂帶著豎冠,流蘇長長的垂落在前面,他身前的小太監小心翼翼的攙扶著他,承德帝站立在台階最高的地方,回過頭,掃視著下方匍匐的人.

眼神之中帶著幾分的迷蒙,蘇貴妃早已經在台階的中部就停下了,無論她在後宮之中權勢再大,盛寵再眷,也不可能登上那個地方,那個地方是屬于大烈的帝後,她一身複雜而華麗的牡丹宮裝,長長的拖曳在地上,廣袖拂地,掩藏住眼底深深的怨恨.

"元清."

站立在最高處的承德帝口中喃喃細語,似乎在念著什麼名字,云橫從他口吻之中看出是元清兩個字,倒是微微有些詫異,這位承德帝,到底是個多情人,元清皇後逝去多年,他心心念念不忘.

"奉天承運,天帝詔曰:今承帝在位二十一年有余,風調雨順,國泰民安,內庫為國之根本,每三年擇有能之人擔之.欽此."

下方的大烈皇室子弟紛紛磕頭謝恩,承德帝一聲平安之後才緩緩起身,所有的人目光看向承德帝的位置,承德帝眼神迷茫的看著天際,雪花曼舞,纏繞在他周身,許久之後,他才緩緩開口.

"朕繼位二十一年有余,在位期間,不敢說勵精圖治,但是也是兢兢業業,朕曾經也有雄心壯志,時光不饒人,朕已經老了."

他停頓了片刻,將目光看向蘇貴妃所在的方向,蘇貴妃的眼神之中看不出太多的心思,他再次繼續說道"內庫乃是國之根本,多年來,內庫都是由朕親自負責,如今又是三年之期,能者居之,我大烈皇室人才濟濟,朕必然會找出一個最合適的人選."

"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響徹云霄的聲音自下方傳來,承德帝的嘴角卻是微微的上翹,帶著幾分的苦澀.

他身為帝王,九五之尊,坐擁天下,卻不能夠順應其心而活.

喟歎一聲,窮其一身,或許蘇蘇心中的怨恨都不會消除,而他的愧疚也無法散去.

"內庫是我大烈根本,朕一定要找到能夠信賴的人來主持內庫."

司天監的陸大人從後方緩緩的敲打著巨大的鍾,天地悠悠之間,鍾鳴鼎沸的聲音傳到很遠很遠的地方.

"大烈規定能夠執掌內庫的人必須經過天成宮."

聽到天成宮三個字,原本站出列的不少人紛紛收回了腳步,云橫挑高了眉角,看來這天成宮有些詭異.

烈西曉也微微的皺起眉頭,天成宮是大烈初建,昊天帝所鑄,聽聞宮中機關重重,能夠活著從里面走出來的人少之又少.

烈西曉五指握拳,低聲在云橫的身邊說道"我陪你去."

"不用,今日可能會出現一些變故,你在這個地方也好主持大局."

"橫兒……"烈西曉的聲音有些著急,看向云橫的眼睛,他才開始平靜下來,他該相信橫兒,橫兒絕對不會做毫無把握的事情.

他點點頭,今日金甲衛早已經遍布整個皇宮,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也定然在掌握之中,云橫笑著點點頭,走到前列.

一群皇族子弟之中皆是男兒,看到出現的云橫,倒是不少的人眼中露出驚訝,承德帝那幽暗的眼神掃過云橫,並未開口.

"有趣,我也一起去好了."

清脆嬌柔的聲音傳來,一陣香氣襲來,站立在云橫身側的紅衣女子嬌柔無力,楚楚可憐正是福臨公主.

十皇子烈旭陽也在其中,冷嗤了一聲開口說道"殘花敗柳也敢來爭奪內庫."

"本宮也是皇族之人,如何不可,皇兄難道認為皇妹沒有資格站在這里."福臨公主並未看向烈旭陽,反倒是昂頭看向承德帝,承德帝淡淡點頭"皇妹說得對,舉凡我大烈皇室之人都有資格,大烈曆代並未規定女子不可進去天成宮之中."

福臨公主笑吟吟的看向一臉不甘的烈旭陽,眼神之中的挑釁讓烈旭陽咬牙切齒,很不上上前踢她幾下.

"云橫,你可知道這天成宮是什麼來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八十一章:內庫(1)
下篇:第八十三章:天成宮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