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八十一章:內庫(1)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八十一章:內庫(1)

少年握住拳頭,一雙晶晶亮的眼鏡之中有著太多的肯定.

云橫咯咯直笑,然後對著烈西曉說道"幫他."

烈西曉點點頭,蘇貴妃與他之間素來不合,但是云橫一句話,他什麼都會做的.

從懷中掏出令牌扔給蘇唯青,淡聲說道"拿著這個去北疆,自然會有人接你."

蘇唯青狠狠的捏住手中的令牌,然後赫然轉身離開,云橫在身後脆聲喊道"走南門,這個時候南門的守衛在換班,是最薄弱的時候,而且你手中有離王府的令牌,南門的守將會睜只眼閉只眼的."

"蘇唯青只希望若是有遭一日,父親和姑姑與離王殿下站在了對立的方向,請離王殿下放他們一條生路.蘇唯青將獻上一生的忠誠."

言語之間退去了紈绔的少年,咬住牙回頭看了一眼云橫和烈西曉,烈西曉看著他的眼神,半響之後才點點頭.

待到蘇唯青離開之後,云橫才慢慢的睨向烈西曉"還說我心軟,你才是最心軟的人,皇權爭奪如浪淘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這等之中怎可輕易許他人承諾."

"我以為你很喜歡這個少年."

云橫微微一怔,倒是沒有想到這麼一定點的心思居然會被烈西曉看出來,是的,她挺喜歡這個倔強而堅強的少年.

她神色微怔,偎依進他懷中,輕聲說道"西曉,我喜歡他只是因為單純欣賞一個孩子,可是對我而言,你比他們任何人都更加的重要."

身為曾經的教官,對于那些積極上進的年輕人,她心中始終難以抹去一種天性上的欣賞,可是面對這些人,一旦會傷害到烈西曉,她都會毫不猶豫的抹殺掉.

事情布局了這麼久,似乎該慢慢的收網了.

"這個月二十號就是大烈每逢三年決定內庫歸屬的日子,你說我有幾分的勝算."

眯起眼睛,笑起來帶著慧黠的女子偏側了頭,露出白皙袖長的脖子,他輕輕的彎腰吻上她的頸項,柔聲說道"百分百."

縱然她得不到內庫,他也會親手為她取來.

承德帝21年冬臘月

雪花飄散在整個大烈國土之中,天氣漸漸寒冷起來,人人都包裹得像粽子一般,站立在廊坊之間,一身翠綠的峨眉衫子,外面罩著白色的小棉襖,長發披散在肩頭,只是用根與簪子挽起來,烈西曉一向寵她,所以也不管她的穿著打扮,所以單純只是看穿著打扮,根本不知道她早已經嫁做人婦.

這段時間慈安太後根本沒有時間來管她的事情,聽聞慈安太後的老家遼東之處突然之間大亂,一向對遼東感情深厚的慈安太後居然親自前往遼東,偌大的大烈朝中因為太後的出去顯得有些風平浪靜.

云橫站立在回廊的盡頭,眼眸眯成一條縫,伸出雙手接住漫天飛舞的雪花,雪花飄散在她手心之中,融化成為一滴滴的清水,冰冷徹骨.

"橫兒,天氣很冷,"披風披上她的肩頭,她回頭,果然看到那個男子有些無奈,卻寵溺的笑容,大烈離王,何等高高在上的存在,卻甘願為她變得卑微,他始終守在她的身邊,無論她在什麼地方,她想要他來見證自己的輝煌開始.

昂著頭,一步步的踏入漫天飛雪之中,回眸之中,看向哪個男子的眼眸帶著絲絲的情誼,他從下人的手中接過油布傘,親自為她舉在頭頂.

他想要在觸手可及的地方一直守著她,而她,卻想要一同見證她的努力.

步入皇宮之中,偌大的皇宮之中因為慈安太後的離開顯得安甯了不少,白色的雪花將琉璃色的宮牆包圍,整個世界似乎都只剩下白色了.

大烈的內庫是個非常特別的存在,所以一向地位特別,能夠掌控內庫的都是大烈皇家之人,而大烈的皇家雖然談不上多少,但是雜七雜八的也有上千人之多,而能夠參與到爭奪內庫的人之中並不算少.

要掌控內庫自然要給帝王一個足夠的理由,云橫到達祭天司的時候,一向清淨的祭天司之中早已經人滿為患.

遠遠看去,依稀能夠一向鮮少出門的太子殿下烈潯陽,還有飛揚跋扈的十皇子,烈旭陽.

大烈之中並無後妃不可專政的說法,大烈的曆史上也出過幾任的皇妃掌權,何況如今慈安太後一手掌握大權,朝中大臣對于女子的地位忌諱萬分,更是不會輕易觸碰這個問題.

"弟妹……"

大皇子看到她與烈西曉進來的時候,倒是頷首點頭,神情溫和,只是不時之間仍然發出咳咳的聲音.他身側的小太監仍然一臉的擔心,證明這段時間,大皇子的病似乎沒有半點的好轉.

"皇兄,我有一位至交好友,醫術冠絕天下,若是有機會,不如請他來為皇兄診治一下可好?!"云橫朗朗開口.

這位大皇兄雖然不得承德帝的寵愛,但是無論怎麼說都是大烈的皇太子殿下,能夠拉攏對她而言並沒有壞處,烈潯陽的臉上並沒有驚喜,只是笑容可親的淡淡點頭,反而他身側的小太監驚喜萬分的開口"奴才謝過離王妃,若是能夠治愈我家太子的病,奴才感激不盡."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那位一向淡然的太子殿下只是緩緩搖著頭,淡淡開口,他神情之中倒是真沒有半分的遺憾.

這樣的人,若是有一副健康的身體,當可以試問天下,這般的風采,心中多了一絲的遺憾,卻想著何時回到暗宗之中將赤炎帶出來為他診治一番.

"哦哦,我還說著是誰?!這不是我那英武不凡的七皇兄,七皇兄一向是風采無雙,這段時間怎麼安靜得讓本王都有些驚訝,難道真如傳聞之中的,七皇兄醉臥美人膝."

十皇子烈旭陽慢慢的踱步走過來,看到他的時候,云橫就在心底歎了一口氣,果然越討厭的人就越容易看到,縱然如此,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上,她的臉上仍然是滿滿的笑容.

烈西曉只是淡淡睨了他一眼,十皇子在那眼神之下居然退縮了一步,心中有些惱怒,對于自己剛剛膽怯的動作,他這下更加的飛揚跋扈.

內庫是整個大烈皇室最大的依賴,聽聞大烈開國先祖入駐中原土地的時候曾經搜羅無數的珍寶,而大烈皇室憑借的正是這些東西.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八十章:太師公子
下篇:第八十二章:帝王家往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