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十八章:福臨公主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十八章:福臨公主

君以國士待我,我必國士報之,烈西曉,你這般對我,云橫並非不知好歹之人,縱然不想要,你寵我,護著我,我如何不知道,我能許你的不過是這列土封疆,三尺熱血和云橫這個人.

"我知道."

"云橫,窮極一生,我只想守著你."

"我知道."

"如果沒有你,這天下,對于烈西曉而言無任何的意義."

"我知道."

這些都知道,可是她不知道的是何時面前這人對自己的情感放的如此的重,她卻不敢開口問,她不知道這份感情,到底是曾經還是如今,被人如此迫切的需要.或許也正是她所想要的,一個繼續存在于世間的理由.

"我會護你和洛兒的安全."

"我知道."

"橫兒……"

"恩"

那場天地之間有著太多美好的傳說,可是對他們彼此而言,只要對方還在眼前,就足夠了.

承德帝21年冬:

帝都的大雪飄然而至,銀裝素裹將整個帝都包圍起來,葉子標記的店鋪幾乎開滿了整個梧州大陸,帝都之中關于離王殿下和離王妃的傳聞越漸囂盛,反倒是後宮之中風平浪靜,似乎沒有什麼事情發生,只是帝都之中,那位來自南蠻的定北候世子開始藏袖善舞的出現在帝都的舞台之中.

終日流連在帝都之中王孫貴族之間,名聲斐然,聽聞他認了蘇貴妃當姐姐,蘇貴妃在大烈如今是什麼地位,人人皆知,這位原本毫無半點憑借的南蠻世子突然之間成為了帝都之中炙手可熱的人物,聽聞上個月上門提親的人已經超過了十位數,這樣的趨勢已經讓帝都之中的人聞到了什麼氣息,處于皇家獵場的行宮之中訪客絡繹不絕.

反而是後宮之中的長順宮中安靜無聲,約莫三十來歲的女子,一身淺色宮裝,風髻露鬢,淡掃娥眉眼含春,皮膚細潤如溫玉柔光若膩,下身錦繡羅群拖曳在地上,腰際纏繞著明黃色的腰帶,眉心之間貼著水滴形狀的朱砂,整個人猶如弱柳迎風一般楚楚動人,她偎依在欄杆邊上,整個人嬌弱不堪,似乎隨時隨地都可能隨著微風吹動倒下.

倒是她對面的女子一身白色素衣,只是袖口和裙角的地方繡著複雜的金絲花紋.

"姑姑就不用擔心了,無非尚好,今日收到洛兒的傳信,如今遼東星月神教大祭司此次元氣大傷,他們要坐鎮星月神教,恐怕還有些時日才回來."

白衣的女子圓眸渾然,笑語殷殷,說話的時候手指慢慢的扣著桌子,言語之中似乎還有些保留.

"無非不懂我,云橫你又如何不知道?!"

大烈之中誰人不知道福臨公主夫君滿門抄家,唯獨剩下她這麼孤兒寡母回到帝都依賴承德帝,帝王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容納了這位公主殿下,可是在後宮之中這位福臨公主完全無地位.

云橫嘴角上翹,可是根本沒有人真正的與這位福臨公主接觸過,聰慧絕倫的女子,這般的女子掌控的勢力遠非這些人能夠想象的.

臨花司,大烈最高的情報機構,直屬于皇家,不管外人如何的傳聞,她絕對不會相信這樣一個手腕頭腦皆是一流的女子會如傳聞一般.

福臨公主身為承德帝的幼妹,在皇家之中乃至于外界傳聞之中都永遠是一副較弱無比的樣子,可是只有真正接觸過後的人才會知道眼前的女子盈盈笑語的時候會突然給你一刀.

云橫可是半點不敢小看這位公主殿下.

"不出兩個月,洛兒和無非都會回來的."

"本宮謝過云橫對無非的照顧,那孩子魯莽沖動,我這個做母親的對不起他的地方良多,唯獨希望的不過是他能夠平安快樂的長大."

一貫形色少露的福臨公主真心實意的低歎一聲,她整個人靠在柱子邊上,回頭的瞬間,眉眸之間散去平日的偽裝,真心實意的為自己唯一的兒子打算.

"云橫應該知道,臨花在我手中,大烈之中,知道這個事情的人不會超過五個人,太後,陛下,左相,還有你……"

"那還有一個人呢?!"

"呵呵,這個人啊……"

福臨公主低聲笑了笑,卻並未說出哪個人的名字,看福臨公主的樣子並不想說那個人的名字,云橫也沒有再繼續問.

天空之中飄散著零落的雪花,隱隱之中似乎夾雜著雨絲,整個宮中,能夠單獨有地龍的地方很少,而福臨公主的寢宮就是其一,外人怎麼會如此看不明白,若是這位公主毫無半分的地位,如何能夠居住在整個皇宮之中鮮少有地龍的寢宮之中.

"云橫,我欠你一個人情,日後,若是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的,盡管開口.只要不損害大烈的利益,我都會幫你."

"恩"能夠得到福臨公主一個承諾,其實已屬不易了.

"放肆,你這個狗奴才,居然敢攔住我,真是不想活了,崔嬤嬤給我張嘴."

門外傳來飛揚跋扈的聲音,福臨公主的眉頭微微蹙起,她在後宮之中一向低調處事,幾乎被人遺忘,倒是難得見人來到這宮里.

門外傳來曼殊宮的宮人哭哭啼啼的聲音"瑜貴人,我家公主真的不見客."

"哼,你也知道本宮是誰,居然吃了雄心豹子膽擋住本宮的路."門外再次傳來刁蠻的女聲,伴隨著她踹人的聲音,曼殊宮的宮女被她踹到在地上,低聲哭泣起來"瑜貴人,我家公主最近身體不適,很久不見客了."

"放肆,什麼時候容得了你來決定這些事情,公主妹子,你這里的奴才也太沒規矩了,我來代替你教訓一下他們."

按照年紀,這位瑜貴人絕對比福臨公主年紀輕,但是她是承德帝的妃子,自然可以稱呼福臨公主妹子,偎依在柱子邊上的福臨公主緩緩的起身,微微的皺起眉頭,神情之中有些不悅.

"皇兄減了她的月例,當時我正好在場,沒想到她居然將這個氣撒到了我身上."

福臨公主神色淡淡,只是眉眸之間閃過一絲的戾氣,明顯那位瑜貴人只是因為恰好被福臨公主碰上,就將氣撒到了這位名義上不受寵的公主身上.

在這麼個時候,那位瑜貴人已經飛揚跋扈的走進來了,淡翠色的抹胸宮裝,頭上金簪搖曳,長裙拖曳在地上,容顏豔麗,看模樣也不過二十來歲的模樣,她昂著頭,步步生蓮,裙擺上的大紅金絲繡線牡丹花搖曳生姿.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十七章:流年往事
下篇:第七十九章:臨花司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