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十七章:流年往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十七章:流年往事

"我能夠達成你的心願,給你想要的一切."

盈盈笑語的女子偏側著頭,一縷發絲從她耳際滑落,露出白皙的頸項,不知道為何,他有些心動,他知道,這或許是個賭注,但是對他而言,無所謂,只要能夠得到自己想要的,就是永世不得輪回,他也在所不惜.

即使眼前這人是騙他的,他也只有認了.

"我信你,你要什麼?!"

這世上永遠不會有免費的好處,他深信這個道理,眼前的女子眨了眨眼睛,然後半響之後才開口說道"你要的東西對我而言沒有誘惑力,我只要你許諾,若是有遭一日,大烈離王登上了皇位,你在位之年,南蠻的軍隊絕不踏入大烈的國土之中,還有,若是有一日,我遇見什麼危險的時候,請你護我兒安危."

"啊……"

他沒有想到面前的女子要求如此簡單,她許諾他南蠻江山,要的不過如此.

"你如此相信我?!難道不怕我騙你."

"我相信我看人的眼光."

他有些困惑,不明白眼前的女子為何如此的篤定自己答應她的就一定會遵守,多年之後,他才明白,原來從最初相遇的時候,一旦失了心,其實已經無力掙紮了.

"下個月,你南蠻君主立後,大烈會派人前往,我會想辦法讓你回到南蠻."

"這個接住,有任何的問題你都可以求助."

慕枼看著手中葉子形狀的令牌,有些困惑,突然之間靈光一閃,這個東西,似乎是葉家的標志,聽聞天下首富葉家的家輝就是一枚葉子,他有些詫異的看著面前的女子,根本想不到她和葉家之間有什麼關系.

"你是誰?!"

"云橫"

"云橫?!"

"我知道了,你是離王妃."

阿飛脫口叫出來,大烈之中關于這位離王妃的傳聞多如牛虻,根本沒有想到居然能夠看到真人,眼前這個容貌秀麗,卻算不上絕色的女子似乎並沒有人任何的出奇的地方,但是卻讓人有一種信賴的感覺.

云橫手指劃過白紙上的字跡,笑吟吟開口"字是好字,只是這字里行間的怨氣太重,學會控制自己的情緒."

慕枼微微一怔,點點頭,他知道自己情緒波動太大,是自己致命的缺點.

"後天是蘇貴妃的生母的誕辰,咱們這位蘇貴妃雖然如今位居後宮之首,但是卻是個孝女,每年這個時候,她必然會去法華寺為生母祈福,你要知道蘇貴妃可是如今後宮之中第一人,若是你能夠得到她的信任,任何的事情都會事半功倍."

云橫說完這句話之後,就從窗戶跳出去,這位南蠻世子是個聰明人,應該知道怎麼做,方法她已經指出來了,成功與否就不是她能夠控制的了.

回到離王府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許管家看到她的時候簡直是想看到了什麼大救星一樣,急急忙忙的沖上來,抹去額頭上的汗珠,大聲的喊道"王妃,你可回來,你再不會來,姹紫那丫頭恐怕就變成死人了."

她眨了眨眼睛,完全不明白許管家說的什麼?!

姹紫好端端的怎麼了?!

跟著許管家一路進去,一路上,整個離王府的氣場低迷,大部分的下人看到她的時候終于緩和了一口氣,王妃回來了,王爺那模樣真要嚇死人了.

到了清風閣外面,她已經看到跪在空地上的姹紫,她大步跨過去,伸出手將姹紫拉起來,姹紫看到她的時候整個人都松了一口氣,腳下一軟,一個踉蹌,幾乎再次的跪倒在地上.

"出了什麼事情了?!"

云橫莫名的看著不遠處坐在椅子上的男子,烈西曉的一身黑衣,肅靜而沉默,看到她的時候眼睛一亮,折射出精光,卻又快速的沉寂下去,將頭偏側到一邊.

"你今天去哪里了?!"

"出門走了走."云橫眼珠一轉,立刻開口回答,烈西曉聽了她的答案之後,整個人身上的氣勢就更加的強烈,根本沒有說話,就是用著一雙幽暗的眸子直直的看著她,被那樣的眸子看著,任由誰都絕對不會有好心情,云橫扯了扯嘴角,半響之後投降似的嘟囔著開口"我去了獵場."

烈西曉眉頭微挑,他掌控大烈金甲衛,整個帝都之中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會有人立刻給他報告,從云橫踏入獵場的時候開始,他就知道,只是他不明白云橫到底想要做什麼?!

她要任何的東西,他都會給她,可是他很生氣,非常的憤怒,他根本無法控制自己心中的感覺,根本無法形容,那是一直以來未曾有過的感覺.

為何,橫兒不願意告訴他?!

糾結于這個問題,他今天一整天的心情都絕對談不上愉悅.

何況……

橫兒似乎與那位南蠻世子交談得非常的愉悅.

"聽聞,你與那位南蠻世子一見如故?!"

遲疑了半響之後,烈西曉才緩緩開口,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的手緊緊的握住,指甲掐進肉里,可是他絲毫感覺不到痛處,說這句話的時候,他身子有窒息的感覺.

云橫忍不住撲哧一下笑出來,她真不想笑的,可是誰能夠想象一向不可一世的離王殿下此刻的模樣簡直像極了被人遺棄的小狗,雖然臉上沒有表情,但是眼眸之中那種受傷的表情讓她有些忍俊不住.

她這一笑,果然烈西曉的臉色更加的難看,她急忙擺手,她當然知道烈西曉的能耐,這大烈之中發生的事情是絕對逃不過他的眼眸,只是她沒有想到這個男人將自己放的如此的重要.

身側的下人早已經識趣的離開,連姹紫也被許管家扶走了,云橫上前一步,伸出手,輕柔的拍打著烈西曉的後背,片刻之後,烈西曉突然之間轉過身,然後狠狠的將云橫抱在懷中.

云橫整個人被他摟入懷中,力道大得有些生疼,她卻並未叫出聲,眼前這個男人,那種從內在散發的需要她,害怕她離開的感覺讓她忍不住喟歎一聲.

"云橫,我不管你是誰?!屬于誰,這一輩子,你沾染了我,就別要想脫身離開,窮其一身,上窮碧落下黃泉,我絕對不會松開你的手."

烈西曉的聲音非常的急切,他緊緊的將云橫抱住在懷中,云橫眨了眨眼睛,她何德何能,能夠得到這個人真心相待.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十六章:郊外奇遇(2)
下篇:第七十八章:福臨公主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