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十六章:郊外奇遇(2)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十六章:郊外奇遇(2)

云橫在不遠處看著這一幕,倒是忍不住低聲的笑出來,這人倒是有趣,看起來一副清高的模樣,然後居然是個睚眦必報的人.

她眯起眼睛,然後從牆角的地方順著過去,皇家獵場之中修建了不少的行宮,一般都是皇族子弟居住的多,所以倒是美輪美奐,精致無比,九曲回廊,綠樹環繞.

云橫順著青年的方向走去,那應該也算比較偏遠的地方.

經過的花園的時候,恰好聽見兩位宮女在閑聊.

"哎,你運氣可真好,一進宮就被分到凝貴人那邊,聽聞凝貴人容貌秀麗,性情溫和,陛下正垂青."

粉色宮裝的小宮女低歎一聲,明顯有些哀怨.

另外一個翠綠宮裝的小宮女倒是笑嘻嘻的開口"你可別唉聲歎氣,你家主子可是少見的美男子啊,在這宮里,除了不時有幾位皇子進宮能夠看看,可是看不到這樣的美男子,何況凝貴人的脾氣不怎麼好啊."

"好什麼好,在這宮里,長得再怎麼好看又有什麼用,公子是男子,何況作為質子,你也知道在這宮里想要出頭,我們這些奴才就全靠主子,你看跟我們同時間進宮的綠意,她的主子玉妃娘娘如今盛寵,禦膳房可是特地給她留了個小廚房."

自古這宮里分了三六九等,主子受寵與否直接關系著奴才們的利益,粉衣宮女的主子明顯不是什麼大人物.

"你們這些狗奴才,倒是吃飽了沒事在嚼舌根,主子的是非也是你們能夠亂說的."

一聲尖銳的聲音響起,云橫湊上去看了一眼,那是一個頂戴花翎的太監,尖銳著嗓子正罵著那兩位小宮女,兩位小宮女被人逮得個正著,臉色都白了,急忙退下.

延壽行宮之中:

慕枼提筆半響,一直閉眸沉思,半響之後才落筆紙上,龍飛鳳舞之間白紙上翩然出現一幅山水畫.

身側的書童看著那白紙上的大好河山,神情有些黯淡,低聲說道"公子,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夠回到南蠻."

慕枼身子微微一怔,雙眸一挑,眼神之中透出絲絲的冰冷,恰如還未融化的冰山,他冷聲說道"回去干嗎?!在南蠻的時候與現在有又什麼差別?!"

書童微微一怔,似乎想到了什麼,片刻之後幽幽一聲長歎,神色之中帶著幾分的淒然"公子,這天下之大,難道真沒有我們的容身之處."

慕枼提筆的手微微一怔,半響之後才低聲開口"阿飛,沒有能力在哪里又如何,還不是被人當做棋子,若是不想任由人擺布,我們就必須掌握強大的力量."

"我命由我不由天,天欲滅我我滅天.好大的口氣."突然之間傳來的清脆聲音讓慕枼和阿飛兩個人心中同時一驚,兩個人居然都沒有發覺房間之中還有一個人.

慕枼轉過身順著發出聲音的地方看去,右手五指緊閉,從袖子之中早已經滑落柳葉形狀的暗器夾雜再兩根手指頭之間,他勾唇一笑,容顏之上盡是笑容.

"不知道是什麼貴客在這里?!"

他回過頭的時候,倒是微微一怔,那個坐在窗戶上面,雙腿不停的在空中蕩漾,笑起來眉眸彎彎的女子,一躍從窗戶上跳下來,她身上似乎還帶著窗外整在盛開的桂花香氣,悠悠的縈繞在他鼻翼之間,他微微一怔,根本沒有料到這個突然出現的冒然者居然只是一個看似瘦弱的女子.

他眯起了眸子,冷聲開口"你是誰,怎麼會出現在這里?"

灰色的小厮衣服,只是腰肌的位置太過的纖細,她也沒有刻意的隱藏自己女兒身的身份,所以舉手抬足之間流露出一股天然的嫵媚.

"我怎麼不可以出現在這里?!你不用知道我是誰?!但是我可以告訴,我可以給你想要的一切."

慕枼微微一怔,對于這個貿然出現說著詭異話的女子,他根本從心底不相信,他露齒一笑,低聲說道"慕枼不知道姑娘說的什麼?!"

"哦,我命由我不由天,天欲滅我我滅天.我還以為能夠寫出這樣話的人,張揚無比,原來是我看錯了."

走到慕枼的身邊,伸出纖細的指尖慢慢的劃過白紙上龍飛鳳舞的一行字,倒是上好的行書,因為用力過度的緣故,筆墨已經透過了白紙,滲下去.

云橫笑眯眯的看向面前的青年,青年臉上始終神色淡然,若不是那雙猶如上好黑曜石一般深邃的眸子,恐怕她也會以為他一如表現出來的淡然.

"南蠻定遠侯世子,聽聞你這個世子封號來之不易,從一個庶出的到世子可真是不容易,梧州之中,無論任何地方對于嫡出和庶出之間涇渭分明,能夠繼承封號的自然也是能夠繼承爵位的人.

慕枼依稀記得那位從未見過幾面的父親急匆匆的將他召到書房之中,那個一貫高高在上的男人神色之中帶著急促,他甚至能夠聽聞他呼吸的聲音.

"你是慕枼,我想與你做個交易,我會奏請陛下廢除慕寒的世子身份,由你繼任世子,你代替你弟弟前往大烈,若是你能夠平安歸來,本侯的爵位一定讓你來繼承."

那個時候,一直期待著父親的他,一瞬間心中所有的希望轟然倒塌,原來,在所謂的父親心目之中,自己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他唯一的作用就是為他的愛子成為所謂的替身,當多年的期待成為了幻影,對他而言,在哪里又有什麼差別,他冷然一笑,他還記得自己當時的回答"慕枼願意,也請侯爺不要忘記今日的承諾."

他那欣喜若狂的父親甚至根本沒有聽見他稱呼上的改變,立刻命人將奏折送上去.

他轉身離去,明明是八九月的天氣,他卻覺得冰冷無比,那個時候,他踏出定北候府的時候,他曾經發誓,若有遭一日,能夠回到南蠻,他定然會親手掃平這地方,為那到死都在等待父親的母親祭奠.

從南蠻到大烈,風沙萬里,曆經千山萬水,要回去談何容易,何況他一個質子,在這大烈帝都之中,他幾乎相當于透明的存在,幾乎沒有人在乎他的存在,他懷疑,某一天他就是死去在宮中,也絕對不會有人為他落下一滴淚.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十五章:郊外奇遇(1)
下篇:第七十七章:流年往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