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十五章:郊外奇遇(1)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十五章:郊外奇遇(1)

姹紫突然之間知道云橫為何會發出這樣的叫聲,她整個人臉色蒼白,站立起來的動作都有些巍巍顫顫.

"什麼人在哪里?!難道不知道這是皇家獵場,尋常人不得亂入."

清冷的男聲響起在不遠處,云橫和姹紫兩個人循聲望過去,那是一個臉色有些蒼白的青年,青年眉眸清俊,微微蹙眉,一身錦繡長衫足以證明身份不凡,雙手拉弓,正對著云橫和姹紫兩個人.

似乎她們兩個的回答有任何的不滿意,那弓隨時可能開弓.

云橫扯了扯嘴角,回頭盯了一眼姹紫,姹紫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小心翼翼的將自己整個身子躲在樹後.

私入皇家獵場,這是死罪,云橫正想要說什麼?!不遠處傳來駿馬奔騰的聲音,馬蹄飛揚,踢踏踢踏的一路飛奔過來,云橫急忙伸出手拉住姹紫然後躲到了術後.

看著不遠處駿馬上的青年,明顯並不是大烈任何一位皇子,他眉眸清俊,卻與大烈幾位皇子都沒有半分的相似.

片刻之後,十幾匹駿馬全數來到他的身邊,云橫偷過樹梢看著青年清冷如玉,若是說烈西曉的清冷是猶如寒玉一般的沁人心脾,那麼眼前這青年就猶如雪山之上的千年雪蓮,冷到讓人周身生寒.

"王妃,這個人是誰啊?!"

姹紫小聲的開口,特地將聲音壓低下去,那才到來的十幾匹駿馬塵土飛揚,到了青年的身側,為首的一匹駿馬上翻身下來的侍衛跪倒在地上,朗聲說道"屬下來晚了,請殿下降罪."

青年從馬上躍下,背負著雙手,那雙冷眸的微微的掃過云橫和姹紫藏身的地方,云橫伸出手捂住姹紫的嘴,使了個眼色給她,姹紫點點頭示意自己知道.

云橫這才松開了手,心中也忍不住有些疑惑,這人是誰?!並非大烈的皇子,缺又能夠在大烈皇家獵場之中馳騁.

青年淡淡的目光睨向面前的金衣侍衛長,侍衛長挺直了背脊,雖然是用著下屬的話語,可是言語之中並沒有半分的卑微.

青年背負在身後的左手之中捏著一支箭,他神情未變,但是手中的那支箭卻是生生被他折斷成為兩段.長袍在風中被揚起,他眉眸清雅,回頭看了一眼云橫藏身的地方.

"王妃,他會不會告訴那人咱們的藏身之處."

"不會."云橫的聲音斬釘截鐵,從那個人的眼眸之中,她看不到半點的波瀾浮動,這般的眼神她只在一種人身上看到過,快要死的人,這個青年的身份到底是什麼?!

她開始有些好奇了?!

想到這里,她回頭盯了一眼姹紫,低聲說道"等會,你先回去,我想去看看."

姹紫聽到她的打算,臉上有些大驚失色,低聲驚呼道"王妃,不可,你是千金之軀,不能夠這樣冒險,要是王爺知道了,我可是吃不完兜著走."

云橫伸出手拍了拍姹紫的肩膀,沉聲說道"放心,我自己會給西曉說的,你先回去."

姹紫苦著一張臉看著云橫,卻不知道如何是好.

侍衛長看似名為保護,實則幾乎是監視的行為云橫看在眼里,明顯那位侍衛長來了之後,青年的興致大減,他並沒有看向云橫和姹紫藏身的地方,反倒是騎馬到了另外一邊,離云橫所在的地方越來越遠.

後來來的幾個人一直跟隨在青年的身側,沒有多久,青年臉色微倦怠,顯得有些疲倦,低聲說著什麼,那位侍衛長臉上神色微變,伸出手朝著天空拍打了幾下,然後立刻有人上前來將青年的愛馬牽走,青年微微頷首,從馬上翻身躍下,動作颯爽英姿,那一瞬間眉眸飛揚,云橫微微顰眉,從這一點上面,足以看出青年心底的雄心壯志,這人到底是什麼身份?!

這個疑問一直在心底不停的盤旋纏繞,就像是生根的問號?!

低歎一聲,果然是好奇害死貓,因為這個好奇,云橫一路跟著青年,周圍的侍者端來一盆水,青年從馬上躍下之後伸出雙手在清水之中清洗.

這人倒是講究得很,云橫撇了撇了嘴角,對于這個行為嗤鼻以對.

"公子,你今日也應該累了,應該回宮好好休息一下."

青年身為的侍衛長躬身說道,慕枼淡淡的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侍衛長薛洋,神情之中多了一絲的嘲弄,輕聲說道"看來薛侍衛長比我這個主子更像主子."

這句話讓薛洋的臉色一變,他一張臉上顯得有些青紅交白,這句話再愚蠢的人都知道在諷刺奴才沒有奴才的意思,何況薛洋並不是蠢人,他臉色變化之後,終究化為平靜,無論眼前人是什麼身份,但是終究是他名義上的主子.

薛洋躬身說道"公子玩笑了,薛洋是公子的侍衛長,當然為公子是瞻."周圍的侍衛也看出了不對勁,紛紛地垂下頭,誰也不敢開口.

慕枼也不回應,轉身走進不遠處的行宮,待到慕枼離開之後,那群侍衛之中其中一人朝著慕枼離開的地方吐了一口唾沫,厲聲說道"我呸,還真以為自己是什麼公子,也不想想,到了我大烈,實際上也不過就是個人質,能不能回去都還是個未知數,區區一個南蠻小國的世子,也還真把自己當回事情,薛老大,你可是陛下欽點的侍統領,何必怕他一個質子."

開口那人聲音洪亮,雖然慕枼走了良久,但是依稀能夠聽到幾句傳到耳中,慕枼神色未變,他身側的書童可是忍不了,臉色漲的通紅,盯著自家主子,就差破口大罵起來.

薛洋微微皺眉,看著剛剛說話的侍衛,沉聲說道"魯達,不要亂說話,陛下欽點我為侍衛統領負責公子的安危,我等就該盡心盡力的伺候,不該有任何的怨言."

原本已經離開的慕枼不知道何時已經轉回來,他面帶嘲弄的看著剛剛開口的侍衛,柔聲開口"你知道為何,薛洋能夠成為侍衛統領,而你,卻只能夠當一個小侍衛的差別嗎?!因為如果他像你這種豬腦子,恐怕死了無數次."

青年聲音清潤,話語自他口中溢出,清逸悠揚,但是卻字字帶刺,他身側的書童也狠狠的點點頭,慕枼說完之後根本不看魯達漲的通紅的臉,再次轉身離開.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十四章:我絕對不會休妻
下篇:第七十六章:郊外奇遇(2)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