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十四章:我絕對不會休妻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十四章:我絕對不會休妻

她從不相信這個世上有個人會莫名的對你好,可是這個人告訴了她,他只是真的想要對她好.

有生之年,觸手可及……

驕傲如他,大烈離王,戰無不勝的男人,這般卑微的求著她,她還能夠如何?!

"父皇,皇祖母,兒臣認為這件事情無論到底真相是什麼,這件事情本身已經讓我大烈皇室蒙羞,所以請皇祖母和父皇下令,七皇兄休掉離王妃."

十三公主一身錦繡羅云長裙拖曳在地上,梳著飛燕髻,她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斬釘截鐵,頭上的金步搖隨著她的動作激烈的擺動.

對著將食指指向自己烈穎,云橫並沒有發怒,伸出手將烈穎的手指慢慢的揮到一邊,盈盈笑語看向這位十三公主.

這位烈穎看起來一副聰明象,倒是沒有想到愚蠢到如此的地步,為了一個還不曾兌現的承諾,居然就與她叫板,她可從來不是逆來順受,任由人欺負.

"十三妹,橫兒是我的王妃,休妻與否也是本王說了算,輪不到十三妹來操心這些事情."

烈西曉神情冷淡,一雙斜飛上翹的鳳眸之中冰冷一片,烈穎整個人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笑容顯得有些勉強"皇兄此言差矣,皇兄身為我大烈戰神,我為皇兄操心是應當的."

她與這位七皇兄素來無交集,勉強能夠談的上就是她與他的母妃都是早逝,所以一向都是跟隨在慈安太後身邊長大的,年幼十分,偶爾見過這位皇兄,他也總是波瀾不驚,用著一雙清冷的鳳眸偶爾掃過她.

大多的時候,他總是靜靜的看書,鮮少和其他的兄弟姐妹交流.

不知道為何,被他那雙眼睛微微一掃,她居然有些遍體生寒的感覺,烈穎的笑容顯得有些勉強,她後退幾步,雙手支撐在案桌之上,桌椅搖動,桌面的青花瓷酒杯搖曳,酒水灑落在桌面,順著流淌下去.

"皇妹,同樣的話語本王並不喜歡重複,離王妃好與否從來不在于其他,只在于本王."半眯起了眼睛,一貫清冷如玉的男子長身玉立站立在大殿中央,微風吹起,蕩起他長發如許.

"皇兄……"

"皇兒……"

承德帝與烈穎兩個同時叫出聲來,烈西曉並未回應,只是站立在云橫的身邊,伸出手緊緊的握住她的手,將自己的立場表明.

滿座臣子無人敢出聲一句,如今這帝王家的恩怨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插手的.

"我肚子餓了."

原本冷然森嚴的氣氛之中,每個人呼吸的時候都小心翼翼,生怕一個不小心成為炮灰,當著慵懶的聲音傳來的時候,全部人的目光全數的看向她的方向.

"……"

所有人都看著那一直清冷高傲的離王殿下彎下腰,伸出雙臂,然後將離王妃抱住,然後小心翼翼,猶如呵護著什麼絕世珍寶一般的直接轉身離開大殿.

"皇祖母,父皇,我不會娶非煙公主,也絕對不會休妻."

丟下這麼一句斬釘截鐵的話語,大烈的離王殿下就這樣飄然而去.

剩下整個大殿之中淡然無聲,沒有一個人膽敢在這個時候開口,承德帝臉色微變,博晨的目光始終帶著迷離看著云橫離開的方向.

看著烈西曉護著云橫的態度,他就知道,這個時候無論說什麼,云橫都絕對不會跟著他離開.

眼眸微動,流光溢彩,博晨低垂了眉眸,什麼都沒有再說.

大烈離王府:

青衣的女子雙肘撐在石桌子上,雙手將一張清秀的小臉蛋擠壓得有些變形.

姹紫小心翼翼的提著水壺為桌子上的輩子斟水,就在這個時候,面前的人突然之間大叫一聲,姹紫的手一顫動,然後手中的水壺就這麼傾斜下來,滾燙的水倒流出來,姹紫一聲尖叫.

"……"

看著自家貼身婢女大驚失色的容顏,云橫扯了扯嘴角,翻了個白眼,然後飛跳起來然後一腳將水壺踢開,水壺被踢到了湖水之中,蕩起陣陣的漣漪.

姹紫燕紅是云橫的兩個貼身宮女,姹紫心態天真,嫣紅心思縝密,沉穩大氣,兩個婢女都頗得云橫的喜愛,看到云橫哀聲歎氣的墨陽,姹紫眨了眨眼睛,小聲的在云橫的耳邊說道"王妃,聽聞帝都郊外有一處獵場,不如我們去那邊散散心."

"獵場?!"

自從那一日從宮中回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博晨的關系,烈西曉雖然不說什麼,卻加強了府中的巡邏,而且云橫現在一出門,整個王府的下人都用著一副可憐巴巴的眼神看著她,搞得她也懶得出門了.

"你明明知道你家主子根本不讓我出門?!"

撐著下巴,整個人東倒西歪,簡直無精打采,云橫睨了一眼姹紫,這不是在她心間上撒鹽是什麼?!明明知道這段時間某人看她比看什麼還嚴.

"王妃,咱們可以扮作府中的小厮啊……"

姹紫眼珠一轉,到是提出了個主意,云橫眼睛一亮,她怎麼沒有想到,出門散散心也好,何況,這段時間霓裳插手內庫的事情不知道辦的如何了,出去看看也好,而且獵場這東西,她可是非常的感興趣,生在現代,只在電視中看過這種東西.

帝都東郊的獵場是作為大烈皇族的私人別苑,尋常人是根本不許入內的,云橫雖然身為離王妃,但是沒有烈西曉的令牌,根本是無法從正門進去,她帶著姹紫,兩個人穿著灰色的簡單小厮衣服,從偏門直接鑽了進去.

東郊的獵場因為是皇家專屬的,所以環境保護的非常的好,整個別苑之中樹木茂盛,古樹岑天,云橫一邊行走在林間,聞著屬于樹木清香的味道,心里舒展了不少.

偶爾之間還能夠看見不少的小動物從周圍經過,那些小動物都並不是十分的怕人,偶爾還會停下腳步,回過頭看一眼她.

"哇,王妃,你看,兔子."

"恩恩"

"王妃,鹿子……"

姹紫是第一次到這地方,倒是不停的驚叫出來,突然之間云橫皺起了眉頭,空氣之中什麼東西劃空而過,銳利馬上就要到身邊.

"蹲下……"

云橫突然之間厲聲的叫聲讓姹紫一陣怔住,她什麼都來不及想,只能夠隨著云橫的叫聲去做,蹲下身子,也就再這電光石火的瞬間,一支箭從姹紫的發髻上憑空穿過,射入不遠處的麋鹿身體之中.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十三章:皇族之羞
下篇:第七十五章:郊外奇遇(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