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十三章:皇族之羞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十三章:皇族之羞

"哦……"慈安太後眼眸如水,狹長的鳳眸微微勾起斜飛入鬢,烏絲之中夾雜著絲絲的斑駁,她松開女官的手,慢慢的走到云橫的面前.

烈西曉微微蹙眉,上前一步,想要開口說什麼,卻因為云橫的一個手勢收住腳步,他鳳眸清揚,看向云橫的目光之中帶著信賴和寵溺.

"離王妃你有什麼話說?!"

"祖母……"

"哀家沒有問你,西曉,哀家是問你的王妃,你的王妃並不是啞巴,她能夠說話."

慈安太後毫不客氣的打斷烈西曉的話語,然後將目光投向云橫身上,云橫淺淺淡笑,站立在慈安太後的面前,絲毫沒有膽怯,反倒是朗聲說道"皇祖母,你如何能夠因為一個外人的話而對云橫產生不信賴,云橫對大烈的心從未變過."

"那你如何解釋這件事情?!"

云橫勾唇一笑,長裙移動,慢慢的走到博晨的面前,她看著面前這個神情仍然顯得有些恍惚的鮫族王子,柔聲開口"博晨王子."

"啊……"博晨回過頭,眼神有些迷離,半響之後才回過神,他對云橫的笑容根本沒有任何的抵抗力,癡呆呆的一直盯著云橫.

"黛兒……"

原來自己這個身體以前叫黛兒,云橫心中明了,微微一笑,看這個樣子,這位鮫族王子似乎對黛兒情深一片.

她是來自異世的一抹靈魂,無論曾經的黛兒有著怎麼樣的過去,都與她沒有多大的關系,如今的她是云橫,是大烈離王妃.

"博晨王子,你說本王妃是你曾經的王妃,不知道有何證據?!"

"我……"

博晨恍惚之間只是一直癡癡的看著她,根本不知道說什麼,反倒是他身側那幾位鮫人族的戰士紛紛有些急促的開口"王子,王妃身上有什麼印記沒有?!"

"放肆,本王妃是大烈的王妃,豈容得你等這樣的侮辱."云橫俏臉生寒,臉色微變,抬起掃過那幾個鮫人族的戰士.

那幾個戰士都是鮫人一族浴血出來,身經百戰的戰士,幾個人卻被云橫這一聲呵斥弄的有些膽顫的感覺.

為首的鮫人族戰士抬起頭,看著自家王子眼神之中全然沒有平日的精明,盡然是迷離,就知道指望自家王子根本不可靠,鮫族之中誰人不知道博晨王子對王妃一往情深,迷戀至深.

"屬下並沒有任何的證據能夠證明離王妃是我鮫族王妃,但是,阿達試問一句,王妃如何證明你不是我鮫族王妃?!"

這一聲反問讓云橫微微挑眉,她倒是沒有想到鮫族的戰士倒是有幾分的膽色,若是以前的黛兒或許會吃這一套,對她可是沒有半點的威懾.

她露齒一下,伸出手挽上身側的烈西曉的手臂,一直冷著一張臉的烈西曉因為她的這個動作,臉上的神色柔和了不少,他伸出手為她勾起耳際垂落的發絲.

"天下人的看法與我何干?!只要我的夫君相信我,就足夠了."

金鑾殿上,粉衣翩然的女子,在宮燈的照射下,明眸無雙,偏側了頭,長發垂落,嫣然一笑,幾乎讓人無法移開目光.

阿達明顯沒有料到這位離王妃居然會做出這樣的回答.

而更加讓他驚訝的是哪位大烈戰神,名揚天下的離王殿下,居然因為離王妃的這句話柔柔的笑了起來.

身為鮫族之中擅長的戰士,他也曾經追尋過幾位殿下與面前這人交手,這位名揚天下的戰神,素來在戰場之中都是冷面寒槍,面對千軍萬馬聲色未動,卻會因為面前這女人的一句話而顯得滿足.

云橫將頭埋進烈西曉的懷中,博晨的臉色頓然有些蒼白,他後退了幾步,整個人顯得有些搖搖欲墜,似乎站立不穩,他徒然之間將頭抬起來,臉上的笑容有些勉強.

"黛兒,你真的不記得我了."

這般的癡情,這般的目光,即使云橫對他沒有半點的印象,也有些不忍心.

"王子,你認錯人了,云橫從未去過東海,又如何會認識王子."

喟歎一聲,這世間,果真只有情愛之事能夠折磨至此,她將目光轉向王座下面哪個始終容顏如初的女子.

看著兄長的失色,非煙公主卻仍然笑語嫣然,她整附耳一側的十三公主,不知道在說些什麼,十三公主嬌羞萬分,看向博晨的目光之中帶著傾慕.

云橫心中有些明了,十三公主生母身份卑微,雖然素來受承德帝的寵愛的,但是如今年歲漸長,博晨雖然在東海之遙,但是論身份,論地位,在座的人鮮少能夠比擬的,能夠得到這樣一個青年才俊作為駙馬,成為鮫族王妃,十三公主自然是萬分願意,看非煙的樣子,定然是許了十三公主承諾.

果然,就在這個時候,十三公主站立起身,微微對著承德帝和慈安太後福了福身子.

"祖母,父皇,請聽穎兒一言."

十三公主在宮中一向很會處事,她這樣一開口,慈安太後到是回過頭看了她一眼,承德帝的食指也輕輕的扣著椅子,等待她接下來的話語.

"十三妹一定會站在博晨這一邊,她在宮里一向非常的會處事,如今看模樣,她似乎和非煙公主達成了什麼一致的條件,以前她不願意得罪我,是因為她在大烈始終會和我接觸,如今她打算前往東海,當初倒是沒有看出十三妹還有如此破釜沉舟的魄力."云橫的耳邊想起烈西曉低沉淡淡的聲音,他的呼吸顯得有些灼熱,淡淡的噴灑在她的頸項之中,讓她覺得有些癢酥酥的感覺,她忍不住伸出手狠狠的掐上烈西曉的腰.

烈西曉微微一怔,根本沒有想到云橫的動作,他轉身,看向面前的人媚眼如絲,宮燈搖曳照射在她臉頰上,淡淡之間浮現一絲的緋色,那般的模糊,那般的近在咫尺,卻又向隨時可能飄然而去.

恍惚之間,他伸出手緊緊將她抓住,低聲說道"橫兒,我只求有生之年,你在我觸手可及的地方."

云橫微微一怔,再一次真正的回頭看著這個突然出現在自己身邊的男人,古代之人,對于女子的貞潔是如何的在乎,她是清楚的,可是這個男人從未問過她的過去,他接受她,乃至她的孩子一起.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十二章:故交之情
下篇:第七十四章:我絕對不會休妻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