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十二章:故交之情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十二章:故交之情

好人又如何?!

在這宮闈之中,利益和人心永遠比你想象的更加複雜,越是善良的人根本不適合生存在這樣的地方.

"見過離王殿下."站立在大殿最外面的宮人一抬頭就看到了烈西曉,驚慌失措的叫出來,他的聲音有些尖銳,到是吸引了不少大殿之中人的注意,紛紛看過來.

"父皇,七皇兄來了.看來這場比試,七皇兄麾下的左幅將已處于下風,七皇兄身為左幅將的直系上司,是不是該親自上場為我大烈扳回一局."

當所有的人看向烈西曉和云橫的時候,突然從中間傳來聲音,循聲看去,云橫看到了十皇子烈旭陽出列拱手對著承德帝說道.

承德帝並未說話,反倒是轉身看向身後的慈安太後,低聲說道"母後,你如何認為?!"

慈安太後眉眸低垂,半響之後才抬起來,掃視了滿大殿的臣子,緩緩開口"皇兒身為我大烈的帝王,皇兒如何認為就是哀家的意思."

滿座的臣子聽了這句話之後紛紛低垂下頭,無人敢真的與帝座上的帝王和皇太後較真.

承德帝嘴角微微上翹,一雙渾濁的眼眸之中偶爾之間射出銳利的光芒,大殿中央的比試已經到了結束的時候.

左幅將雖然武功卓絕,但是仍然不低博晨,兩個人站立在邊上,彼此之間拱手,對方眼中都有著欣賞的神色.

"在下輸的心服口服,博晨王子武功卓絕,佩服,佩服."

左幅將聲如洪鍾,哈哈大笑,身材的宮人早已經將大杯的酒水遞到他手中,他拱手朝著博晨大聲說道"我敬博晨王子一杯."

說完之後不待博晨回答,直接一口將杯中的酒飲盡,酒水灑落在他的衣服上,他伸出大掌一抹,這才發現不遠處的烈西曉和云橫.

"屬下見過王妃,見過王爺."

烈西曉緩緩點點頭,云橫勾起唇輕聲笑道"左幅將和博晨王子都是好身手."

博晨將目光看向那個最後走進來的男子,長身玉立,一身淡紫色的長袍,金色鑲邊,黑色長發被發冠豎在頭頂,露出光潔飽滿的額頭,眉眸若畫,眸光流轉之間居然隱隱之間讓人無法轉移視線.

這人就是大烈七皇子,被譽為戰神的烈西曉,博晨眯起了眼睛,大步跨出來,裙擺揚起,他直直的看著面前的人,朗聲一字一句說道"博晨見過七殿下,博晨在東海之時就聽過殿下的英明,一直以來就想要領教一下,不知道陛下可否願意給博晨這個機會?!"

烈西曉看向面前這位東海鮫族的王子,這位東海王子與他所見過的鮫人有些不一樣,比起身形壯碩的鮫人而言,這位東海王子的身形過于單薄,但是他雙眸如神,到是輕易能夠看出這位王子身手不凡.

滿朝文武盡數看向烈西曉所在的地方,他如何不知道,若是這個時候他不答應,大烈戰神的名聲不僅僅是盡數折在了大烈,更是讓他國嘲弄.

這是屬于他的責任,烈西曉眉眸微挑,唇角飛揚,整要開口說話的時候,一道身影卻是率先踏出來,站在他面前擋住他.

"我早聞東海鮫族擅戰,更擅謀略,不知道可否給我這個機會領教一二."

擋住在烈西曉面前的人淡粉色華衣裹身,外披白色紗衣,露出線條優美的頸項和清晰可見的鎖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華流動輕瀉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態愈加雍容柔美,三千青絲用發帶束起,頭插蝴蝶釵,一縷青絲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顏色,雙頰邊若隱若現的紅扉感營造出一種純肌如花瓣般的嬌嫩可愛,整個人好似隨風紛飛的蝴蝶,又似清靈透徹的冰雪仙子.

她秀眉輕揚,容顏如畫,偏側了頭,露出額頭上的紅色朱砂,語調平緩,猶如珠落玉盤清脆動人.

不知道為何,博晨看向那雙清明眼眸的瞬間,恍惚之間整個人一顫,然後就直直的看著云橫,周圍的聲音鼎沸,卻絲毫進不到他耳中.

"原來,原來,我遍尋不到你,你在這里……"

聽到這句話,云橫心中一緊,尼瑪沒這麼湊巧吧,這位鮫族王子難道認識她?!

眨了眨眼睛,勾唇一笑,云橫低垂眉眸,開口應道"王子殿下說的什麼?!"

博晨的模樣有些悵然若思,原本站立在遠處的幾位鮫族戰士也紛紛上前過來,當目光觸及云橫的時候,臉色刹那之間有些變化.

"你如何在這里?!"

比起那位鮫族王子,似乎這幾位鮫人戰士並不喜歡云橫,云橫倒是覺得幾分有趣,勾起唇角緩緩開口"我是大烈離王妃,如何不能夠在這里?!"

那位鮫族王子和幾位鮫族戰士臉色瞬間變得有些鐵青,博晨甚至整個身子不住的搖晃,有些搖搖欲墜,他的嘴唇動了又動,卻始終說不出一個字.

到是他身側的鮫族戰士有些忍不住,其中一人站立出列,朗聲呵斥道"你真是我見過最無恥的女人,烈女不侍二夫,你如何能夠如此冠冕堂皇的對著我家王子這般說話,當初你許諾此生不負……"

開口的鮫人戰士明顯有些氣憤,每個字都咬得特別的重,字字清晰,讓人想要聽不清楚都很困難.

大烈的群臣人人聽在耳中,臉上也浮現了驚訝的神色,畢竟這位離王妃受離王寵愛幾乎是眾所周知,如今聽這位鮫人王子的意思,以前和離王妃之間可是有點恩怨糾葛的.

這種事情普通男人都受不了,何況是帝王家,群臣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王座上的承德帝.

承德帝微微的皺起眉頭,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的不悅,反倒是慈安太後的臉上倒是浮現淡淡的笑意,率先開口"博晨王子,你可知道你身為一國王子,任何話都不能夠信口開河,離王妃是我大烈離王的妻子,你如此汙蔑,該當何罪?!"

慈安太後緩緩站立起身,她昂著頭,身側的女官小心翼翼的扶著她,深紅的長裙拖曳在地上.

她一步步自台階上下來,周圍的群臣紛紛低垂下頭,不敢直視帝後的威嚴.

"稟告太後娘娘,我等不敢胡亂言語,眼前這位離王妃正是我鮫族博晨王子的王妃."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十一章:比武
下篇:第七十三章:皇族之羞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