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六十九章:遼東風云(2)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十九章:遼東風云(2)

解釋完之後,云落微微蹙眉,低聲說道"看來這星月教中一定有事情發生,否則不會有這樣多的金絲線蛇出現."

"快點,我們要在日落之前到達星月神教."

一路沿著山路上去,直到看到那個高聳入云霄的建築,云落就知道星月神教到了,他早已傳信給娘親,慈安太後的娘家就是遼東第一望族,後來搬遷至帝都之中,而遼東之中卻仍然有許多她的族人,若是遼東出了事情,慈安太後必然不會不管.

而即將開始的內庫之爭,他必須為娘親爭奪時間.

星月神教被譽為遼東第一大教,若是能夠掌控星月神教,那麼所有的事情都非常的簡單.

"祭,祭司……大人,好多好多的蛇……"

蒼白著一張臉的侍女沖忙之間跑進星月湖,一直靜靜站立在湖中央的男子緩緩的轉身,那是一張略顯得蒼白的臉孔,隱約之間帶著幾分的清冷,他微微皺眉,徐徐的轉過身,與星月教主一般無一的服裝,只是額頭的地方帶著金絲纏繞的星月圖標,比起那位少年教主來,他看起來更像是主宰星月教的人.

他眉眸清雅,許久之後才自回廊上慢慢的走到陸地上,望著天空,低聲說道"無妨,退下吧,天有命數,今日帝王星暗淡,東方之地,破軍星閃亮,看來大烈王朝會在很快的時間改朝換代."

一側的侍女想到包圍了整個星月神殿的金絲線蛇,整個人都是有些恍惚的感覺,根本沒有注意到祭司到底說的是什麼,只是不住的用著驚恐的神色看著身後,生怕突然之間出現了金絲線蛇.

"菱悅,本座很值得人恨嗎?"一身白衣的祭司大人猶如天人一般站立在中央,淡淡之間的,神色蕭索,給人一種遺世獨立的感覺.

原本心生畏懼的菱悅也在瞬間怔住了,似乎只要看著祭司大人就能夠平靜下來,她咬住唇,遲疑片刻之後開口"祭司大人,你是好人."

"哈哈,是嗎?!這整個星月神殿之中恐怕也只有你會這樣說了."

長歎一聲的祭司大人,背負著雙手,整個人那樣的孤獨,那樣的寂寞,菱悅的心底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非常的難過,似乎,似乎祭司大人也很難過.

說不清楚的蛇慢慢的自星月神教的大門游離進來,那種一眼看去,看不到盡頭的感覺,讓烈無非的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毛骨悚然的感覺,他吞了吞口水,再看向神色未變半分的云落.

"我們進去."

他們進去的時候,整個星月神教的人幾乎都是在尖叫聲中驚恐萬分,遼東之地,地域廣闊,干燥,鮮少有人這種蛇蟲鼠蟻的存在,這里的人根本沒有見過這樣多的蛇,大部分已經嚇得完全不知所措了.

"主殿在哪里?!"

隨手拉著一個教眾問到,原本就慌亂的教眾甚至連反抗都沒有就直接回答"向右,經過長廊和花苑就到了."

拉扯著烈無非前往主殿之中,云落看到周圍所有的金絲線蛇齊齊的朝著一個方向過去,正是他們前往的主殿.

兩個人跳過蛇叢,一路向前,直到看見了浩瀚的星月湖之後,停頓下來,星月湖的中央,遺世獨立一般的白衣男子,即使遠遠看過去,依稀能夠看到他孤傲的背影.

他的四周依舊被金線蛇完全的包圍,不遠處吹著橫笛的紅色女子和他衣服相似的白衣少年,兩個人冷冷的站立在不遠處,看到云落和烈無非進來的時候.

白衣少年轉過頭,那雙眼眸的冰冷讓周圍的人都忍不住有一種冬季寒冷的感覺,少年身側的紅衣少女將他擋住在身後對著云落的方向厲聲呵斥道"來者什麼人?!居然擅闖星月神教."

"大祭司,看來我來的真不是時候."

星月祭司發現金線蛇的時候已經發現自己真氣渙散,根本無法動彈,當聽見云落聲音的時候,他臉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突然之間轉身,看到不遠處的云落,臉上露出驚喜的神色.

"師弟……"

這一聲師弟讓在星月湖附近的人全數的怔住,畢竟這星月大祭司如何看,年紀也起碼有三十好幾,而那不過四歲左右的小孩子居然會是祭司的師弟.

身著白衣的星月教主明顯沒有料到半路殺出個陳咬金,倒是眉頭一皺,冷聲對著身側的紅衣少女說道"殺了他,快點.否則來不及了."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有些急促,少女點點頭,笛子的聲音開始有些激烈,無數的金線蛇全數朝著大祭司的身上爬過去.

大祭司一臉的凝重,根本無法躲開這些蛇.

云落足尖點地,一個飛躍,其他人根本看不清楚云落的動作,他已經落在了大祭司的身邊.

帶著幾分的嘲弄,他開口說道"師兄,沒有想到你也有今日,不知道老頭子要是看到他的得意門生如此狼狽會是怎樣的光景,我倒是好奇得很."

聽了云落的話,大祭司的臉上露出幾抹的狼狽和苦澀,他在遼東之中的地位決然,一手輔佐了兩位星月教教主,如今看來,卻沒有想到這孩子居然會反噬.

"還記得我兩年前我拜見師尊的時候,師弟才這麼高,轉眼之間居然已經長高了不少,不知道宗主近日可好?!"

被云落挾著從湖中央跳開,隨後將星月祭司扔到了屋頂之上,倒是那位星月教主沉不住氣,朗聲喊道"這位朋友,我不知道你和我教祭司到底有什麼糾葛,但是本座在這里向你許諾,若是你不插手此事,整個星月神教都會將你奉為上賓."

云落低聲嗤笑幾聲,烈無非倒是聳聳肩膀,他這位小師傅想法一向是異于常人的,果然,云落從房頂上挑落下來,杵著下巴,慢條斯理的說道"若是你將教主的位置讓出來,我倒是可以考慮一下."

"你……"那容貌秀麗的星月教主顯得有些惱怒,低聲對著身側的紅衣少女說道"殺了他們,誰也不許走出這個地方."

年輕的星月教主眼睛之中射出陰冷的光芒,看著不遠處的云落三人,烈無非小聲的對著云落說道"師父,我們怎麼辦?!"

"就憑區區這麼一點蛇也想動我們,做夢."

背負著雙手,那些金絲線蛇根本不敢靠近云落,赤炎擅藥理,云落和云橫的身上隨時都帶著各種各樣的藥丸和粉末.

隨手抓出一把,漫天飛揚撒出去,地面上的金線蛇靠近的一部分只是動了幾下就不在移動了.

雙方對峙在星月湖邊上,云落半眯的眼睛看著不遠處仍然顯得有些稚嫩的星月教年輕的教主.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六十八章:遼東風云(1)
下篇:第七十章:遼東風云(3)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