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六十八章:遼東風云(1)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十八章:遼東風云(1)

聽鑄劍師的述說,云落只是微微的皺眉,這星月神教在遼東一代名聲很大,但是在他看來,也無非是這星月神教之人精通天象,這些東西無論是他還是娘親都都能夠揣測一二.

他微微一笑,唇角翹起,一雙猶如星月璀璨的眸子之中折射出淡淡的光芒.

"聽聞星月神教之中每一任聖子聖女都是由輪回來決定."

說的如此的神秘,其實也就和娘親口中的達賴喇嘛差不多,每一任的星月教主咽氣的時候,方圓萬里之中,同時出生的孩子都會被送入到星月神教之中,一同教養,直到十歲的時候,由上蒼來決定到底誰才是下一任的教主.

鑄劍師挑高了眉角,倒是有些驚訝"看不出你這個小娃娃居然知道的這樣多."

"嗯,因為我是就是這一任的聖子."

云落的這句話直接讓鑄劍師怔住,他就差下巴沒有落下來,半響之後他才哈哈大笑"小娃娃你真愛說笑,怎麼可能,這一任星月神教的教主還在啊."

"明日將會有大雨傾盆."云落不曾反駁鑄劍師的話,他知道要讓一個人全心全意的信服于你,光靠武力的震懾是行不通的.

至少來說遼東一代崇尚強者,信仰星月神教的人卻不在少數,如果觸怒了星月神教的教民,那絕非一人之力可以抵擋的.

"小娃娃,你開玩笑吧,怎麼可能有大雨,這遼東一旦入了秋,幾乎是三個月滴水不見,所以每年秋冬之時候就會干旱,哎……"鑄劍師長歎一聲,還想要說什麼,卻見到那小娃娃已經離開.

離開的小娃娃從不遠處傳來輕柔的一句話"我住在東城如意客棧,有事可以來找我."

鑄劍師聳聳肩膀,並未當一回事情,畢竟這種閑暇無聊出來的富家小少爺,誰有空搭理.

第二天的一大早,云落躺在床上,眼睛未睜開,烈無非打了個哈欠,就聽見門外傳來急促的敲門聲.

"師父……"他轉過頭看向云落,云落點點頭,烈無非這才打開門.

打開門一看正是昨日的鑄劍師,鑄劍師的臉上沒有了昨日的輕視,反而慎重而崇敬的看向云落的方向.

"多有得罪,小娃娃,不,聖子."

"聖子?!"張大了嘴,莫名其妙的看著這突然恭敬無比的鑄劍師,完全不知道他在唱哪一出戲.

"無妨,我自遠方而來,想要到星月教,不知道老丈可否引路."

鑄劍師急忙點頭.

云落慢慢的走出客棧,門外狂風暴雨,大雨傾盆,烈無非終于知道為何這位鑄劍師會認為云落是聖子了.

師父居然真的會預測天氣,在遼東之處,只有星月教的人才能預測天氣,云落走出客棧的房間,周圍無數的人躬身喊道"拜見聖子."

云落面無表情,從客棧直接出去,鑄劍師在身後高聲喊道"聖子,雨大……"

卻在瞬間之後張大了嘴看著這一幕.

大雨傾盆,卻根本沒有半點落在了云落的身上,云落行走在大雨之中,居然他走過的地方,周圍都沒有任何的雨落下.

烈無非心中知道,云落是用內力將在身體外面搭建了一層真氣罩,但是心中也忍不住有些驚訝,這般的功力,世上罕見.

鑄劍師急忙沖出去,緊跟在云落的身後為云落帶路.

沿途經過的地方,人群之中都紛紛的對著云落鞠躬.

星月神教,遼東第一大教,大烈之中,暗宗最為神秘,因為根本沒有人知道暗宗到底存在于何處,而暗宗卻猶如大烈的影子,無處不在,而大烈疆土廣闊,在許多地方,也有其他宗教的存在.

例如遼東一處的星月教,苗疆一代的五毒教.

星月神教之中,以教主為尊,而祭司其次,聖子聖女再其次.

他們宣揚的是人有輪回,可轉身,每一任的教主都是由聖子聖女來擔任,祭司輔佐.

這一任的星月神教祭司是曆代曆代祭司之中權力最高的,他輔佐了兩人教主,可以說一手掌控了教眾的所有權力.

星月神教的雷神殿中:

少年匍匐在神像的面前,虔誠的祈求,希望上蒼能夠保佑他一擊即中.

他慢慢的起身,周身月牙白色的長袍曳地而行,只有角落和袖口的地方繡著精致的金色星月圖案.

星月神教信奉風雨雷電四神,以窺測天命為己任.

"教主……"

"那老家伙今日在干什麼?"

身材挺拔的教眾跪倒在少年的面前,少年徐徐的走過他的身邊,出聲問到,他的聲音顯得有些冰冷而惡毒,眼眸之中在提及老家伙三個字的時候顯得各位的怨恨.

"祭司在星月湖邊祈禱."

"哼,他這樣的人就是祈禱千萬年,神也絕對不會庇護他的."少年冷哼一聲,轉過頭,他長發及腰,五官柔和,遠遠看去猶如女子一般的絕美,額間猶如淚滴一般的朱砂標志讓他整個人顯得猶如謫仙一般.

"明日日落時分,按照計劃行事."

"屬下遵命."

少年吩咐完畢之後,這才踱步慢慢的離開,留下那空曠無比的雷神殿中,雷神像靜靜的佇立在那里.

"這就是星月神教的所在,聖子請上去,我等不敢褻瀆神靈,沒有祭司的同意,尋常人不能夠上去."

將烈無非和云落送到一座隱秘的山腳下,鑄劍師和一同送云落前往的幾個百姓都紛紛跪倒在地上,膜拜著高高的聖山.

"嗯,你們回去吧."

"願聖子佑護遼東百姓."

鑄劍師等人右手豎立,左手平方,做出一個星月神教教眾的禮儀,紛紛離開.

仰望著高高在上的山,烈無非扯了扯嘴角,低聲詢問"師父,我們上去嗎?!"

"嗯."

云落點點頭,率先起步,這座無名山,並不知道叫什麼名字,也不知道哪一年開始,星月教坐落在上面,自此也就叫了聖山.

沿途並未有守衛,遼東一代,對于星月神教的敬仰已經堪比神一般的存在,根本不會有人有著冒犯神的想法.

兩個人行走了一段時間,坐下休息的時候,烈無非伸手朝著身後摸去,卻是驚呼一聲"啊……"

他的聲音之中帶著驚恐,倒是讓云落轉過頭看向他.

"怎麼了?!"

烈無非結結巴巴的指著手中猶如細線一般的小蛇說道"師父,蛇……"

云落這才發現不太對勁,這里並非五毒教,如何會有這麼多的蛇出現,周圍傳來悉悉索索的聲音,一眼看過去,居然是無數的猶如金絲細線一般的小蛇.

他心中頓然升起了警惕自信,自懷中掏出一把粉末灑向烈無非和他的身邊,這鋪天蓋地的粉末飄散在空氣之中,兩人所在的地方被粉末所包圍,金絲線蛇倒是繞道而行.

"師父,這是什麼?"

"避蛇蟲的粉末,因為娘親素來不喜歡蛇蟲鼠蟻,所以赤炎叔叔制作了許多這樣的藥粉,我與娘親都隨身攜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六十七章:無暇之玉
下篇:第六十九章:遼東風云(2)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