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六十四章:觸及底線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十四章:觸及底線

慈安太後冷眼看著面前的女子,轉身的時候長袍被風揚起,她沉聲說道"哀家絕對不會讓你有翻身的機會,來人大刑伺候."

云橫冷冷的看著面前的慈安,她沒有想到慈安太後居然會真的對她動手.

當烈西曉趕到的時候,云橫幾乎已經是遍地凌傷了.

"我要帶橫兒離開."

"西曉,今日你膽敢帶這妖女離開,哀家連你一起關押."

慈安站立在天牢的盡頭,看著自己一手帶大的孫兒,對上云橫的時候那滿臉的憐惜和寵溺,讓她想到當年先帝對待顧芙的模樣,她心中更是怒氣哼上,整個手指緊緊的攥起來,甚至指甲陷入了肉里她也不曾發現.

"讓開,讓開……"

什麼都不說,只是重複著這兩個字,烈西曉心中此刻已經什麼都顧不上了,這大烈江山,慈安太後,父皇,所有的人都合成了面前這個遍體鱗傷的女子.

"橫兒,醒醒,醒醒."

輕輕的拍打著云橫的臉頰,烈西曉一張俊臉上陰鹜籠罩,他將云橫攔腰抱起,回過頭對著慈安太後一字一句的說道"皇祖母,若是橫兒有任何的差池,孫兒絕對不會善擺甘休."

他果然大意了,居然會將橫兒一個人留在天牢之中,他心想天牢重地,獄卒看在橫兒的身份上絕對不會對她多加為難,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祖母居然會動手.

他咬住牙,整個人身上散發出生人勿近的氣質,周圍的獄卒和侍衛面面相覷,誰也不敢靠近.

慈安太後氣的整個身子不斷的顫抖,反了,反了,她一手帶大的西曉居然為了個妖女與她反目,想到這里,她對云橫的痛恨和厭惡又深了幾分.

"來人,去太書苑中將那個膽敢假冒皇長孫的家伙給我抓來."

侍衛接到命令之後快速的離開,前往太書苑中.

抱著云橫一路離開,烈西曉的臉色絲毫不好看,莫統領看著烈西曉從天牢出來之後,一路跑過來,看到周身是傷的云橫,也忍不住驚呼出"王妃怎麼會傷的如此重?!"

"回王府."

烈西曉什麼都沒有開口,只是厲聲喊道,莫統領看他的臉色不太對勁,倒是不敢多問,快速的吩咐下去.

三日後,偌大的離王府中:

"為什麼還不醒來,到底你對我妹子做了什麼事情?!"

"云橫,你怎麼還不醒來,嗚嗚……"

"云橫,落兒如今下落不明,你快醒來啊."

"都怪你,都怪你,我妹子跟你走的時候可是活蹦亂跳的,你快還我一個活生生的云橫,嗚嗚……"

離王府中時不時的傳來陣陣的男子的哭鬧聲音,而被他責罵的人卻並沒有還口,只是怔怔的看著那個躺在床上的女子.

已經三天了,橫兒還是沒有醒過來,落兒也下落不明,但是根據宮里的消息,落兒應該不在祖母的手中,那這幾日,落兒到底去了什麼地方,橫兒醒來如果問他落兒的下落,他該如何回答.

他慢慢的蹲下身子,伸出手將沉睡之中的女子雙手握住,慢慢的放到耳際的地方,柔聲說道"橫兒,你睡了好久了,快醒來."

原本怒氣叢生的顧青霄也因為他的動作緩和了不少,他咬牙看向那個始終沒有醒來的云橫,心中也忍不住喟歎一聲.

他自昭陽城來到帝都,一是為了五年一度的科舉考試,二就是為了云橫,在顧家之中,雖然根本沒有人在乎云橫,但是只有他是真心將云橫當做了自己的妹子,顧家大小姐年幼時候失蹤,雖然父親並沒有說什麼,但是他從只字片語之中可以猜測到當年妹子失蹤是因為他.

所以當遇見云橫的時候,他固執的認為云橫是自己的妹子,顧家之中的人對云橫從來都是冷眼相待,唯獨只有他一直對云橫照料有加,這些都在烈西曉的調查之中,所以他也默認了云橫這位兄長.

"青霄,你也不能夠全怪西曉,畢竟這些事情,誰也料不到啊."

明宗越皺著眉頭伸出手拍向顧青霄的肩膀,兩人同在昭陽,也算的上是朋友,只是沒有想到,青霄這位妹子倒是真有本事,烈國戰神,離王七殿下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就差沒被人認為有斷袖的愛好.

居然會對一個女子一往情深,明宗越倒是未曾忘記眼前的女子是如何的桀驁不馴,不過數月的功夫,那個笑起來明媚無雙的女子如此的蒼白睡在床上,根本沒有半點的生氣,猶如一個易碎的瓷娃娃一般.

"西曉……聽說小家伙失蹤了,你想過沒有,你整日守在這里,要是云橫醒來,她問起落兒的蹤跡,你如何回答?!"明宗越倒是知道眼前這位女子對她那寶貝兒子的重視,有些擔憂的問道.

烈西曉緩緩的站起起來,眉頭緊鎖,只是神色之間緩和了不少"落兒武功卓絕,雖然年紀小小,但是聰明才智絕對不在話下,他是絕對有能力保護好自己,我想他會選擇離開,是因為知道了他娘親的決定."

說著這句話的時候烈西曉伸出修長的五指慢慢的勾勒起云橫的長發,緩緩開口"橫兒的性子一向驕傲,這一次祖母不僅僅動了她還在落兒身上動了手,光憑著這一點,橫兒就無法原諒她,她向來睚眦必報,必然會采取報複的手段."

聽烈西曉這樣說,明宗越倒是不停的點頭,雖然只是相處過短短的時日,但是他也能夠看出云橫絕對不是一個任由人欺負不還手的人.

"那你呢?!"一邊是撫養自己長大的祖母,一邊是傾心相對的戀人,似乎烈西曉偏向哪一邊都不討好.

"橫兒的選擇就是我的選擇."

沒有人知道生無可戀的感覺到底是如何?!

眼前這個女子出現在他的生命之中,帶給了他從未有夠的全新感覺,她慧黠,聰明,自我,驕傲,甚至獨裁,可是無論哪一樣都是深深的吸引著他.

沒有人知道,在那荒蕪的日子,他的人生就猶如行走在沙漠一般,而云橫的出現,就是沙漠之中的綠洲,干旱之中的一滴水.

這是什麼地方,迷迷蒙蒙之中,一眼望去,看不到盡頭的紅色花朵和黑色的天空交相輝映,詭異卻又美麗的讓人有些沉醉,她抬起頭,敲打著腦子,這是什麼地方,為什麼她覺得熟悉又陌生.

"歸去來兮……"

悠悠的歌聲不知道從何處響起,她皺起了眉頭,如江湖一般的腦子終于緩緩的想起了許多的事情.

她是云橫,是大烈離王妃,想到這里,云橫的目光瞬間的清冽起來.

不遠處一身白衣的女子奔跑在豔麗無雙的紅色花叢之中,那些花開的繁盛,黑暗之中朵朵猶如妖蓮一般,帶著迷惑人心的魅力.

"謝謝你."花叢之中的女子緩緩的回過頭,看向她的時候,那是一張和她一模一樣的臉,云橫詫異之下伸出手撫上自己的臉頰.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六十三章:交鋒之言
下篇:第六十五章:歸去來兮,魂夢相依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