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六十一章:落兒發怒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十一章:落兒發怒

"娘親了?!"

"王妃娘娘隨王爺進宮了."

正說道這里,門外就傳來烈西曉回府的聲音,云落眼睛都不眨一下,快速的奔向前廳之中,烈無非在他的身後直咂舌,這功夫,估計他就是再努力十年不知道能不能有這程度.

"娘親呢?!"

"出了點事情."

烈西曉面無表情的回答,父子兩人站立在前廳之中對峙,云落的表情在瞬間變得有些冷厲,他上前一步,柔軟的小手一指伸出來,直直的指向烈西曉.

"我不想聽任何的理由,我只要知道娘親去哪里了?!"

"天牢"

"你是怎麼保護我娘親,我將她交付到你手中,你就是給我這樣的回答."

云落的聲音非常的輕柔,輕柔到甚至讓人聽不出絲毫的火氣,若是熟悉他的人自然就知道此刻的他必然是怒極,他的眼神比起北地最為寒冷的寒冰更加的讓人無法直視.

烈西曉苦笑一聲,他自然知道是自己沒有保護好云橫,但是比起這個,他更在乎的是橫兒的性命,畢竟,如果不能夠弄清楚祖母為何對橫兒如此敵意,即使這一次橫兒從天牢之中出來,也會有其他的危險.

與其這樣,還不如先暫時在天牢之中,大烈的天牢雖然說不上銅牆鐵壁,但是至少也算的上安全.

"我不想聽任何的理由,如果明天早上見不到娘親的身影,我親自去."

放下這句話,云落冷眼看了一眼烈西曉,轉身離開,烈無非急忙跟上他的腳步,心中卻是對于這對父子的相處模式感到奇怪.

待到云落離開之後,莫統領微微皺眉,喟歎一聲,王爺對王妃的重視任何人都看在眼里,世子這樣也是在逼迫王爺.

"莫統領,備馬,本王要出去."

"王爺……"

王爺才從宮里回來,這又要出去,何況慈安太後決定的事情從來沒有人能夠扭轉.

"莫統領,你可還記得一個人?!"

背負這雙手,烈西曉微微的眯起眼睛,話語顯得有些幽幽,他習慣性的扯了扯衣角.

"我想她可以幫我們."

"可是……."

太後是承德帝的生母,少年時期跟隨護國將軍的父親金戈鐵馬,與先帝一同創造了大烈最為繁盛的時代,太後年少時期,曾經與甯遠侯的郡主關系密切,可謂是閨中密友,而甯遠侯逝去之後,太後甚至親自向先帝稟明,將郡主帶入宮中.

郡主與太後多年至交,感情深厚,生在宮廷之中,卻從未有過沾染龍榻的想法,倒是一聲煢煢孑立,孤然一生.

但是宮中傳聞,郡主對先帝一往情深,雖然一生未曾侍奉左右,但是卻終生未嫁,而且守著先帝的陵寢終老.

"我想,如果說這世上還有一人了解祖母的話,那這人就是甯遠郡主了."

烈西曉的神色堅定,他食指指腹的地方慢慢的摩挲這手中的玉佩,眼神掃向莫統領,莫統領雖然面色上有些為難,但是仍然點點頭.

是的,這世上還有一人能夠影響慈安太後,就是這位甯遠郡主了.

大烈的皇陵並未修築到皇城之外,反而是在距離皇宮不遠的北郊之處修築,大烈曆經七十四為帝王,皇陵的規模巨大,曆代之中還不乏帝王帝後合葬,到了北郊之後,四處松柏挺立,悠悠之中帶著徐徐的清風吹來.

深幽黑暗的叢林之中,容顏蒼老的婦人正彎腰打水,這時節的天氣並不算冷,可是在皇陵之處卻顯得有些寒冷,她身著普通的粗布衣服,花白的頭發挽起在腦後,發髻之間只是插了一支簡單的白玉簪子.

"烈西曉拜見甯遠郡主."

老婦人慢慢的將水桶自井中提起來,她的雙手粗糙,戶口的地方布滿了繭子,一看就知道是多年辛苦勞而成.

她並未回頭看一眼烈西曉,只是淡然將水提起來,然後自烈西曉的身側經過,聲音輕緩的回答"這位公子你找錯地方了,這里並沒有什麼甯遠郡主."

"我是為了祖母的事情想要找郡主求證一下."

烈西曉站立在老婦人的身後,慢慢開口,這句話倒是讓甯遠郡主停住了腳步,她回過頭,那是一張布滿了皺紋的臉孔.

莫統領低聲輕呼出聲,畢竟甯遠郡主與慈安太後年紀相仿,慈安太後如今看來也不過三四十來歲,這位甯遠郡主居然看起來已經像是白發蒼蒼的老婦人.

"芷喬怎麼了?!"

甯遠郡主微微皺眉,看著烈西曉長歎一聲,才讓兩人進入不遠處的小茅屋.

茅屋之中並不大,一張簡單的床,靠窗的地方有著一張桌子,整個小屋子乾淨而整齊,並沒有什麼繁華的東西,從窗戶看出去還能夠見到各種的蔬菜.

"你是西曉吧,我也有十幾年沒有見到你了,長大了,倒是和元清那丫頭一個模子印出來的."

甯遠郡主喟歎一聲,緩緩開口,然後為烈西曉和莫統領斟上茶水.

她的眼神平靜而祥和,雖然一張臉上布滿了歲月的痕跡,但是不知道為何,烈西曉看向那雙眼睛的時候,卻從那雙眼睛之中看到了太多的慈祥和溫暖.

"是的,我與皇姨婆也有數十年未見,今日來打擾皇姨婆的清修,只是為了一件事情,我的妻子被祖母關入天牢之中,我妻子並未有任何的不敬之處,只是當祖母見到我妻子的時候,容顏變色,我想這些陳年往事只有像皇祖母求證."

"芷喬見到你妻子的時候容顏變色."摩挲在杯子上的手指慢慢的停頓下來,甯願郡主臉色微微也有些變色.

"不知道西曉可否將你妻子的模樣畫出來給我看看."

烈西曉點點頭,甯遠郡主拿出紙和筆,將紙鋪在桌面上,烈西曉提筆,腦海之中浮現云橫笑的模樣,慧黠,俏皮,各種各樣的她浮現在腦海之中,久久無法動筆,最後一筆下去,紙上呈現出一個生動活潑的形象.

"啊……"

看著躍然紙上的淺笑嫣然的女子,甯遠郡主整個人站立起來,一聲驚呼,臉色微微有些變化,甚至帶著幾分的苦澀.

"難怪,芷喬會是這樣的表現,我沒有想到,你居然會娶了她的後人."

"皇姨婆是不是有什麼話想要對西曉說."

"微臣告退"觀看了甯遠郡主的神情,莫統領自覺的退出茅屋,畢竟這種皇家秘史還是少知道的好,這宮里,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險.

待到莫統領倆開之後,甯遠郡主才長歎一聲,眼神之中帶著幾分的迷蒙,似乎回到了很遠的過去.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六十章:牢獄之災
下篇:第六十二章:前塵往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