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五十六章:鮫人一族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十六章:鮫人一族

木飛揚的效率非常的驚人,下午的時候就派人來接云橫說店鋪已經搬遷好了,在南甯路最為繁華的地方,下午烈西曉沒有事情,倒是跟著云橫一起來,至于云落則是去了書院,他對太書院並不抗拒,後面幾日都是自己老老實實的上學.

云橫和烈西曉兩個人到了南甯路的時候,云橫站立在商業繁茂的大街中央也忍不住有些贊歎,她到帝都之後並沒有到過南甯路,也不知曉南甯路到底是什麼樣子,對于古代這種商業並不繁茂的地方,她心中並沒有期望太高.

但是到了南甯路的時候,她心中卻仍然有些感歎,果真是古時候的帝都商業街啊,人來人往,就差水泄不通了.

"來來來,各位來看一看,今日客棧推出超級活動,能夠看到來自異域的舞蹈……"

不遠處有家裝修的極為繁華的客棧門外站立著一個小二,正大聲的吆喝,云橫踮起腳尖,倒是有些好奇,想要看看個究竟,烈西曉微微一笑,拉扯著她走進去.

客棧的裝修非常的繁華,入口的地方鋪著雪白的波斯地毯,進入之後,整個客棧都是梨花紅木所制作的桌椅,整個客棧有三層樓,在上二樓的地方有一個方形的台子.

此刻的台子正被布幔所遮住,看不到台子上面有什麼東西,周圍的座椅上已經坐滿了人.

烈西曉拉著云橫到了角落的一張桌子面前坐下,小二熱切的上茶.

"這是永定侯所開的店,這南甯街其實大部分的鋪面都是屬于帝都之中權貴的,真正的商家鋪面非常的少,例如這家如意客棧就是永定侯所開,永定候是太後的本家侄兒,自幼與父王一起長大,雖然父王並不喜歡這位浪蕩子弟,但是看在祖母的份上,也是諸多容忍."

"各位,本王今日要給各位看一件稀奇的物件……"

整個客棧的人坐落有致,差不多無虛位的時候,云橫倒是漫不經心的掃過自二樓上慢慢下來的華服男子,臧金色金絲繡線的寬大袍子隨風而動,一張臉雖然依稀能夠看出五官不錯,但是常年的酒色財氣已經將那張臉腐蝕的差不多了,他臉上藏不住的驚喜,走路的步伐顯得有些凌亂,他半眯著眼睛,對著天空拍掌.

布幔被拉開,偌大的台子上就只有一個匍匐在地上的女子,一身粉色的浮云綢緞,黑如墨漆一般的長發披散在地上,長及足踝的位置,周圍的人紛紛踮起了腳尖想要看個究竟.

"不過是個尋常女子,縱然天姿絕色又不是看不到."

下方座位之中不知道是誰開口喊道,聲音之中帶著幾分的失望.

永定侯浪跡花叢之中,脾氣卻是帝都之中公認的好,他也不惱怒,反倒是哈哈大笑起來.

"若是尋常女子,何須讓大家來看,自然是有特別的地方."

永定候的話讓周圍的人又再次的燃起好奇心,紛紛看向匍匐在台子上的女子,女子緩緩的爬起來身,那是一張驚若天人一般的容顏,巴掌大小的小臉我見猶憐,楚楚可憐,一雙美眸之中帶著星星斑駁的淚珠,眼中全然的驚恐,似乎對于突然出現在面前這麼多的人.

永定候有些得意的走到她的身邊,伸出手捏住女子的下顎,嬌俏的下顎被捏住的瞬間,她微微驚呼一聲音,那聲音自她口中逸出,輕柔萬分,若有似無,似乎帶著一種說不出的魅惑感覺,永定候稍稍用力,女子眉眸之中就沁出淚珠,那淚水慢慢的滑落在地上,眾人這才發現今日的台子上面居然鋪滿了神色的地毯.

讓所有人震驚的是,那淚珠落下來的瞬間,居然化為一顆顆晶瑩剔透的珍珠.

這一幕讓不少的人眼中布滿了震驚,紛紛站立起來,縱然是云橫,也忍不住心中的震懾,徒然之間站立起來,動作太過的激烈,長袖拂在桌面上,將杯子掃在了地上,跌落打破發出嘩啦的聲音.

但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這一幕所吸引,根本沒有人回頭看上一眼.

"原來,真的有鮫人……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掩不住心中的驚訝,云橫第一次審核這個世界,似乎遠遠超過了她的想象,一直以來,她似乎都是井底之蛙一般,她能夠離魂來到這個世界,這世間原本就有些不可想象.

"橫兒,烈國是梧州之中一角,梧州之中,奇人異事眾多,傳聞梧州之東,海濱之北,那個地方生活著一種民族,容貌殊麗,身材修長,眼淚落下就能成為珍珠,我曾經也以為只是傳聞,居然沒有想到永定候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帶回來真正的鮫人."

烈西曉語氣平淡,雖然他言語之間並沒有對這種落淚成珠有多大的驚訝,但是卻能夠從他的字里行間之中看到震驚.

永定候似乎看到眾人的表情之後非常得意,他的大掌順著那位鮫人女子的長發緩緩的滑動下去,女子的身材玲瓏有致,即使在寬大的粉色繡裝之下依稀能夠看到迷人的曲線.

周圍的人快速的開始喊價起來,畢竟這可是稀罕的東西啊.

"一萬兩銀子."

"一萬一千兩銀子."

"一萬五千兩銀子."

周圍的聲音此起彼伏,永定候的臉上露出得意的神色,他就知道這種稀罕的玩意弄回來絕對會引起眾人的吸引力,但是他弄來可不是為了賣,他不缺錢.

他的眼神緩緩的掃過大殿之中的人,而且這個女子可不是這些蠢貨能夠沾染的,他還有另有重要的作用.

就在眾人爭得熱切的時候,布幔突然之間的落下,遮擋住了鮫人女子的身影,所有的人紛紛將目光看向客棧的掌櫃,客棧掌櫃拱手說道"各位,侯爺請大家來只是為了讓大家開個眼界,你們也知道,這麼稀罕的……"

掌櫃笑的曖昧,眾人隱約也知道什麼意思,紛紛歎息,雖然有些遺憾,但是卻沒有誰真的為了個女人和永定候撕破臉皮.

"王爺,王妃,你們怎麼到這里來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出現在云橫和烈西曉身側的木飛揚,他右手握住成拳,捂住口輕輕咳嗽了一聲,臉色比起昨日蒼白了不少,但是眸子之中神采飛揚.

"木當家."

"王爺客氣了,直接稱呼一聲飛揚就行了."

烈西曉倒也不推辭,直接喚了一聲飛揚,這木飛揚到也是個人才,交往一下並無壞處.

被烈西曉這樣一喊,木飛揚倒是有些欣喜,他拱手輕聲在云橫和烈西曉身側說道"我看著永定候惹了大麻煩."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五十五章:甜品店開張
下篇:第五十七章:鮫人王族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