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五十四章: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十四章: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若是平時西曉來訪,本王一定非常的開心,只是不知道西曉半夜來訪,到底所謂何事?!"盈盈笑語之間,烈予蕭似乎絲毫不知情.

烈西曉兩指彎曲,輕輕的扣著面前的紅木桌子,半響之後才徐徐開口"王叔,不知道你可認識這樣東西?!"

"娘親,那不是今日的箭支?!"房梁遠處,靜臥在牆上的母子兩個,云落伮了伮嘴朝著烈西曉拿出的箭支說道.

"王爺,這似乎真是王府的箭支啊."站立在邊上一直未曾說話的余老此刻突然之間驚呼一聲,倒是顯得有些驚訝.

"余先生可是認識這箭支?!"莫統領抓住余老的話語,立刻追問到.

余老看了一眼蒼王的顏色,才徐徐點頭應道"這箭支是我蒼王府所有,帝都之中絕無分號,因為這是府中幕僚曾先生親手所制,曾先生師從當代弓弩大師宇文先生,投奔蒼王府之後,一向不愛外出,整個蒼王府的武器都是出自曾先生的手中."

"那可否請出這位曾先生."

"來人,請曾先生來."烈予蕭倒是率先開口,立刻有侍衛下去.

片刻之後門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甚至有些倉惶的感覺,烈西曉心中浮現一絲不太好的感覺,與莫統領對視了一眼,果然,進來的侍衛貼著蒼王的耳朵輕聲說了幾句.

蒼王臉色一變,眼睛之中閃過一絲的冰冷,拂袖怒喝"怎麼可能."

"出了什麼事情,王叔?!"

"曾先生去了."

"啊……"余老和莫統領同時驚呼一聲,兩個人同時看向自己的主子.

"王叔帶我過去看看."烈西曉冷聲說道,蒼王的表情臉上那瞬間的震怒並沒有逃過他的眼睛,這件事情一定不是蒼王所謂,蒼王一向自負,絕對不屑于做這樣的事情.

蒼王點點頭,示意侍衛帶著他們過去.

順著小徑走過去,蒼王府中四處懸掛著紅色的燈籠在風中慢慢的搖曳.

"娘親,我們也跟過去看看."

"嗯,小心點,別被他們發現了."

"放心,不會的."

暗宗的輕功獨步天下,能夠發現的人恐怕天下屈指可數,云落率先起步,一個飛身跟隨在前方的人身後不遠處,蒼王和烈西曉都是當時高手,他跟云橫兩個人也不敢跟的太近.

一直走到了一個典雅的園子之中,侍衛停住了腳步,蒼王也示意烈西曉到了,烈西曉大步跨入園子之中.

余老在身後低聲介紹"王爺一向在帝都之中有著好客之名,所以天下之中來投奔的食客也不少,而這位曾先生師從當代的弓弩大師,這等人才無論到什麼地方都是極受歡迎的,所以到了王府之中一向有自己單獨的住處,也有下人伺候."

余老一邊說著一邊推開園子的大門,整個園子顯得清幽典雅,倒是可以看出主人頗有幾分的風骨.

跟隨在烈西曉一行人身後的云落皺了皺眉頭,畢竟這園子不大,若是跟著進入園子很容易被人發現,他略顯得有些遲疑回頭看了一眼云橫,低聲說道"娘親,我們跟過去嗎?!"

云橫擺擺手,云落的臉色瞬間顯得有些冷凝,將云橫擋住在身後,低聲朝著後面的空氣喊道"出來."

從黑暗之中緩緩走出來的是一個身著灰色長衫的奴仆,右臉上有著一塊丑陋的胎記,云落壓低了聲音看著那奴仆說道"月堂主何時來的帝都?!"

那灰衣的奴仆右手帖服在心口的位置,朝著云橫和云落微微鞠躬.

"月痕見過宗主及少宗主,月痕來帝都也只是比兩位少了幾天而已."

云橫微微皺眉,暗宗三位堂主之中,月痕雖為女子,但是卻是最讓人看不明白的一位,赤炎一向是擁護她的,無溟自她接掌暗宗以來都鮮少露面,而月痕並不與幾位長老聯合在一起,似乎也不與赤炎相談,只是簡單執行著屬于她的職責.

月痕擅長易容,追蹤,所以才能夠如此快的追著云橫云落兩個人來到帝都之中.

"月痕堂主為何會在蒼王府中?!"

云落率先問出口,這也是云橫的疑惑,畢竟月痕來到帝都之中並未找他們兩個,反倒是易容在蒼王府中居住.

"赤炎傳來命令,密切監視蒼王一舉一動."

月痕將赤炎那邊傳達過來的命令說出來,她似乎只是陳述,並未帶上半分的感情.

"那位制造弓弩的家伙是怎麼死的?!"

月痕抬起頭看了一眼云落喝云橫,才慢慢開口"被人殺死的."

"凶手?!"

"我不知道,我到場的時候他已經死了."月痕實話實話,片刻之後又開口說道"順便提醒宗主和少宗主一句,顧家有人來帝都了."

顧家的人,到底是誰?!

云橫和云落兩個人面面相覷,完全不知道顧家之中還有誰?!

"顧青霄"

像是想到了什麼,兩個人低聲同時喊出來,顧家之中也只有那位書呆子一般的大少爺會來尋找他們,顧家其他人與他們完全沒什麼感情.

只是那位大少爺上京到底是為了什麼?!

月痕來告訴他們這些事情又有什麼用意?!

"月痕告退."說完這幾句話之後,暗宗一向最為神秘的月痕堂主就轉身離開,云橫摸摸鼻子也懶得去自找沒趣,那女人反正目前來說沒害過他們母子,至于落兒,落兒一向不會計較這個事情,倒是那制造弓弩的家伙到底是誰弄死的.

進入到院子之中,侍衛早已經將那位曾先生的遺體放到了院子之中,那位曾先生是個約莫四十來歲的中年文士,身著一身白色的文士衣衫,死的時候面容平和,絲毫不見痛苦.

"府中侍衛檢查過了,他身上找不到任何的傷口."

烈西曉環顧了那位曾先生幾步,並未在曾先生身上找到任何的傷口,莫統領也湊上前去,同樣並沒有發現.

"王叔,今晚打擾了."

"西曉客氣了,當年承蒙西曉母後諸多照顧,本王一直心中感激,哎……只是王嫂……"

蒼王微歎一聲,倒是情真意切,他幼年喪母,一直是承德帝的母妃撫養,後來承德帝母妃病逝,承德帝被列為太子,出宮居住,那個時候也將他帶在一起,長嫂如母,當時作為太子妃的元清就對他諸多的照顧.

伸出手拍了拍烈西曉的肩頭,輕聲說道"西曉放心,這件事情,本王一定給你一個交代."

烈西曉朝著蒼王拱拱手,帶著莫統領離開.

看著烈西曉的背影,蒼王臉上的笑容逐漸的褪去,顯得有些冰冷,回頭看了一眼早已經無聲無息的曾先生"好好安葬."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五十三章:拜訪蒼王
下篇:第五十五章:甜品店開張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