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五十二章:遭逢刺客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五十二章:遭逢刺客

抱著落兒,步出春風得意樓的時候,一只冷箭突兀的從不知道什麼地方射出來,樓里的姑娘大聲的驚呼起來,云橫武功一向是只有輕功能夠拿得出手,這突來的箭,她也只有苦笑一聲,然後打算咬牙承受.

在她懷中的落兒突然之間伸出手,小小柔嫩的手掌隔空之中握住那只箭,箭支精致,云落一雙圓滾滾的眼睛之中看不到半分的笑容,他自云橫的懷中跳下來,然後冷冷的掃視了周圍一眼.

今日他跟娘親出門,看見的人不在少數,自從來了帝都之中,三番兩次似乎一直有人想要至他與娘親于死地.

他與娘親自暗宗出來,並未有敵人,他年紀雖小,但是聰慧絕倫,細細思考,自然馬上想到了關鍵之處.

抬眼看了一眼娘親,似乎娘親也與他想到了一塊去.

云橫點點頭,她自異世穿越而來,這具身體以前到底發生了什麼她並不知道,也無從追尋,但是棺材里產子,原本就有些稀奇,而到底這身體以前是什麼身份?!落兒又到底是什麼身份?!

似乎都是謎題,越是到了帝都之後,這一切似乎就越來越多的謎題未解開.

從落兒的手中接過箭支,春風得意樓的姑娘幾乎都嚇得花容失色,霓裳和隱娘也是匆忙從樓上跑下來,她輕輕的擺擺手,雖然今日到霓裳這邊來,但是應該不是霓裳動的手,畢竟霓裳此刻的臉色比她還蒼白.

"這箭做工整齊,而且雕刻著精致的花紋,必然是出自名家之手,順著這個線索,一定可以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云落輕聲說道,他的聲音引起了霓裳和隱娘的注意,這般小的年紀,說話條理清楚,而且此刻的眼神之中冰冷一片,霓裳絲毫不懷疑若是放這只箭的人在他面前,絕對會死的很慘.

想到剛剛的箭,霓裳心有余悸,柔聲說道"云橫,這……?!"

"我知道與你沒有關系,我自會調查."

云橫微微皺眉,牽著云落的手,這般的動靜,果然不出片刻的功夫就傳到了烈西曉的耳中.

當一身朝服風塵仆仆的烈西曉出現在春風得意樓的時候,不少的人甚至擁入樓中想要一瞻風采.

畢竟這位大烈離王名滿天下,卻又鮮少在外面出現,當看到完好無損的云橫的時候,他的心終于落下了.

自京師衙門報告王妃遇刺的消息,他的心就一直提心吊膽,直到看到云落安然無恙,這才放了下來.

他俊美無雙的臉上,一雙劍眉橫立,冷聲對著身側金甲衛說道"立刻派人給我差,今夜之前,本王要知道這只箭來自于哪里?!"

大烈軍權一分為三,一就是屬于離王的金甲衛,雖然人數是三者之中最少的,但是金甲衛每一個都是從大烈千錘百煉的軍人之中挑選而出,以一抵百,驍勇善戰,也是離王的親兵.

二就是屬于大烈皇家禁衛軍,掌控整個皇城的安危,再則就是鎮守邊疆的大烈軍隊.

這三者之中前兩者都是帝都之中,只有大烈軍隊是遠在邊疆,所以金甲衛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莫統領跟隨在烈西曉的身側,跪倒在地上接旨,這麼多年,他從未再見到主子這般的震怒,看來這一次的人,傷害到了王妃的身上,已經讓王爺有些暴怒了.

而周圍的百姓們見到難得一見的離王殿下,都被那氣勢所震懾,根本不敢上前.

"橫兒,你沒事吧."

"沒事,回去再說."

"嗯"

"來人,送王妃回府."

金甲衛將云橫和云落齊齊的包圍住,霓裳看著這一幕,低垂了頭,隱娘低聲在她耳邊說道"霓裳死心吧,那樣的男人根本不是你能夠抓住的,看他今日的反應,就知道云橫在他心里的地位恐怕非常的重要."

霓裳緩緩的抬起頭,絕美的臉上帶著絲絲的幽怨,輕聲的說道"隱娘,你將一個人放在心里二十年不能忘記,縱然他不記得,我又如何能夠輕易將他忘記,你放心,我沒有這麼蠢,無論是離王,還是云橫,都不是我能夠招惹的起的,我不會做出糊塗事,只是羨慕云橫能夠得到離王這般的傾心相待而已."

"哎……"

隱娘長長的歎息了一聲,卻無法再說出什麼,畢竟這種事情別人怎麼說,都是顯得有些無力.

原本轉身離開的男人突然之間轉過身,那張俊美的臉上淺描淡寫,眼神銳利猶如深海之中最璀璨的明珠.

"霓裳,隱娘,這件事情最好與你二人無關,否則……"

烈西曉睨了一眼霓裳和隱娘,語氣雖然平淡,但是言語之中的冷冽侵的原本因為他回頭轉身顯得有些欣喜的霓裳臉上刹那之間蒼白無色.

"離王殿下放心,霓裳絕無傷害云橫的心."

霓裳說這句話的時候幾乎是搖搖欲墜,隱娘在一側扶著她的身體,甚至能夠感覺到霓裳整個人都快要倒下來了.

回到離王府之後,云橫完全被烈西曉下了禁足令,雖然她發表抗議,但是烈西曉一句無效.

在抗議無效之後,云橫鼓著腮幫子直接沖回去睡覺,完全不想理會烈西曉,云落一向是不和烈西曉說話的,吃完之後就自顧自回房間了.

"莫統領,這件事情你如何看待?!"

待到云橫云落全數不在大廳的時候,烈西曉才微微的皺起眉頭,看著窗外如水的月光傾斜照射在大廳之中,偌大的廳堂之中顯得有些清清冷冷,少了平日嬌俏的笑聲似乎顯得有些寂寞.

橫兒估計是生他的氣了,可是他如何放心他與落兒私自外出,雖然知道落兒武功卓絕,但是畢竟只是個孩子,很多事情都不在意料之外.

當年母後意外離世之後,他習慣了用冰冷的外表偽裝自己,在這寂寞的宮殿之中,根本沒有人會真正的關心他,他只有自己.

好不容易等到了橫兒,他如何能夠放手,一想到有人時刻在威脅橫兒的生命,他幾乎是寢食難安.

若是被他找出這人,他一定連根拔起,絕對不會讓他有任何的機會傷害橫兒.

"殿下,屬下認為這一次行刺的人和上一次不是一批人."

"如何看出來的?!"背負著雙手緩步在大廳之中,聽了莫統領的話,烈西曉輕應一聲才開口.

莫統領皺起眉頭,半響之後才開口"殿下,那一日王妃遇刺,刺客全數在天牢之中自盡,他們行刺之前牙齒之中都含有劇毒之藥,一旦任務失敗,全數自盡,應該是死士,大烈之中,望族不在少數,豢養死士的也不少,但是能夠養出這樣世事如歸的,我想必然是望族之中的望族,而這一次,明顯行刺之人並不在于取王妃的命,否則也不會只是一只箭,而據屬下觀察這只箭,箭支精致,明顯是出自名家之手,帝都之中,制箭能手也就那麼幾位,屬下打聽之後,聽聞蒼王殿下府中門客有一位制箭能手,似乎與今日刺客留下的箭相似."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五十一章:心奪內庫
下篇:第五十三章:拜訪蒼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