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四十六章:落兒上學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十六章:落兒上學

"我知道,可是落兒總會一天天的長大,終究有一天他會有所愛的人,他會有自己的生活,作為娘親,在他幼年的時候我要給與他滿滿的愛,我也是在讓我習慣,日後落兒不在我身側的時候,我不停的告訴自己終究有一天落兒會長大,我必須學會放手."

那個自她身體之中來到這個世界的孩子,她一天比一天更愛他,恨不得給他整個世界.

聽著云橫的話語,云翳和云爾沉默不語,兩個人都不知道該再說些什麼?!

"還有我會一直陪在你身邊."身後傳來的溫潤聲音帶著幾分的歎息,像是有些埋怨,卻又有些憐惜,伸出手抱住她的腰,將溫暖傳遞到她的身上.

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抬頭看著天空,云橫將眼眶之中的淚水再次的含了回去.

第二天大清早,云橫就直接踢門而入,果然看著落兒抱住被子,兩個侍女站立在邊上,面面相覷,滿臉的無奈,根本拿落兒沒有辦法.

一把將被子拖了起來,被子里面的小屁孩整個人將頭卷曲在被子里面,死命的抱住被子.

"落兒,你要是現在不立刻起來,我保證以後都不跟你說話."

翹著嘴,落兒的表情幾乎可以用幽怨來形容,半響之後才慢吞吞的起床.

看著窗戶外面陽光明媚的天氣,云橫在心里腹誹,現在起碼是八點鍾了,她念書的時候天天都是六點鍾就起床,這小屁孩居然還不知足.

從王府一路磨蹭到了皇宮之中,太書苑坐落于整個皇宮的北面,曆年來太書苑的太傅都是學識淵博之人,曆經層層選拔才能夠進入到太書苑中,畢竟能夠教導皇族子弟,或許其中之人就是未來大烈的主宰,這等帝師自然要謹慎.

"連本侯你也敢撞,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因為今天一大早烈西曉就進宮了,所以只有云橫自己帶著云落去太書苑.

才到了太書苑的門外,就看到一群半大的小孩圍成圈正在欺負一個匍匐在地上的小孩,那小孩身子瘦弱,此刻跪倒在地上,周圍的幾個孩子明顯都比他大,紛紛用腳踢他,其中幾個還伸出手抓住他的頭發,朝著地上砸過去.

"給本侯爺往死里打."為首的是個半大的少年,身穿一身華麗的外袍,整個人趾高氣揚不可一世,而被欺負的孩子始終只是緊緊的咬住唇,不曾吭聲一句.

"怎麼了,落兒?!"

"那人倒是有幾分的趣."云落停下腳步,站在邊上看,那幾個少年絲毫沒有畏懼旁邊來了人,反倒是一副惡狠狠的樣子盯了幾眼云落,看云落沒有任何的動作,那幾個少年又繼續回去折磨人.

"叫你撞倒我,叫你撞倒你,你這樣一個雜種,也配進入太書苑,今天本侯爺就讓你知道,這地方不是你這種人來的,來人,給我把他扒光,給我吊在大門上."

原本一直任由欺負的少年在聽見這句話的時候眼中透露出強烈的痛恨,他的拳頭握住了又松開,倒是這樣好幾次,云橫都以為那孩子會爆發,可是那孩子卻始終咬住唇承受了一切.

"小侯爺,我們這樣會不會太過分."幾個少年之中有個有些遲疑,這幾個少年都是帝都之中貴族子弟,平日也是飛揚跋扈,為首那人是蘇貴妃的兄長唯一的寶貝兒子,蘇侯總共生了八個女兒,老來才得了這麼一個兒子,真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恨不得把全天下的東西都給這個兒子.

有個寵冠後宮的妹妹,蘇侯這位國舅爺在整個大烈之中幾乎是可以指鹿為馬,也絕對不會有人敢開口反駁,自然也就養就了這位小侯爺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鑒于蘇家如今的地位,整個太書菀中根本沒有人敢出來阻止這位小侯爺.

而被他打到在地上欺負的少年也是太書苑的學生,他是承德帝最為年幼的妹妹福臨公主的兒子,福臨公主出嫁之後,駙馬一家是江林望族,最終抄家滅祖,,幸得福臨身為公主,終究求承德帝抱下了兒子.

年幼時候她與承德帝感情算不上好,承德帝看在皇家份上也並沒有為難她,宮中每個月的月份子都是按時發到她宮里的,只是畢竟是不受寵的公主,加上一個反臣的兒子,所以福臨在宮中的日子並不好過,她自古無暇,自然沒有更多的時間來管兒子.

"悶哼……"

"你為什麼不還手."他一直都知道有人過來,但是他根本就沒有奢望過來人會阻止面前這幾個雜碎,可是讓他吃驚的是,那是個粉雕玉琢的四五歲的小男孩,身著大烈除了帝王金色之外的紫色,緩慢的走到他的身邊.

那幾個少年看到來者的年紀倒是不知道該怎麼辦,紛紛將目光投向為首的蘇侯世子,蘇青唯一掌扇向身側的少年,被打的少年低垂著頭,緊緊的捂住半邊臉頰.

蘇青唯一腳就揣向面前那紫色的孩童,完全無視這孩童不過四五歲的年紀.

云落背對著蘇青唯,自然是看不到蘇青唯的動作,面對著云落的烈無非臉上閃過一絲的亮光,似乎有些遲疑,但是他仍然伸出手將云落抱住,蘇青唯那一腳踢在烈無非的背脊上,劇烈的疼痛讓烈無非甚至說不出一個字,他只是用力的抱住懷中那個粉雕玉琢的孩子.

那個孩子似乎絲毫沒有受影響,半響之後,烈無非再次的站立起來,不停的咳.

"你想習武嗎?!我看你筋骨不錯."

"你沒事吧?!"

被松開的孩子站立在他的面前,那般幼小的身軀之中卻帶給他一種震懾力,他不知道該如何的形容面前這個孩子.

這個孩子突然之間若有所思的開口,烈無非眨了眨眼睛,半響才聽懂這孩子的意思.

"武功?!"

他一直想要學習,可是母親怎麼都不允許,而且這太書苑中只會教導文德,這些權貴子弟必然是不會上戰場的,身側又有無數人保護,根本不需要學習武功.

他眼睛一片晶亮,似乎聽到了希望一般,再看向面前這個紫衣的粉嘟嘟的小孩子,忍不住有些嘲弄的搖頭,他似乎壓抑得太久,久到聽見一個孩子的言語居然都會升起希望.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四十五章:蘇妃壽宴(5)
下篇:第四十七章:收徒弟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