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四十五章:蘇妃壽宴(5)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十五章:蘇妃壽宴(5)

烈西曉順著其他人的目光看過去,看到他的王妃正一手抱著睡過去的落兒,一手拿著毛筆,嘴上還含著一直毛筆.

她將小缸子之中的墨水全數的潑到白紙上,周圍的人一陣驚呼,其中有人已經有些不解的開口"離王妃娘娘,你就是不會你直接說啊,干嘛把墨汁全數的倒掉."

云橫只是冷冷盯了一眼開口的人,那人就被云橫冰冷的眼神看的有些膽顫.

"離王妃這是在干什麼?!"某個看熱鬧的貴族子弟正看著津津有味,身後傳來的聲音,他順口回了一句"你沒長眼睛啊,不會自己看啊."

才驚覺身後的聲音有些熟悉,一回頭看到皺起眉頭的承德帝,那人直接腳開始顫抖,完全站立不穩,幸好這個時候的承德帝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云橫的身上,根本沒空和他計較.

"離王妃似乎要作畫?"即使是蘇貴妃只能夠依稀猜測到云橫的意思.

云橫的所有的武功之中就屬輕功最為的精湛,她鐵了心要大出風頭,將輕功融入她的動作之中,一個翻身,跳躍到紙上,然後足尖輕動,將墨汁推開,墨汁順著她的腳勢化成了一根彎彎曲曲的線條.

一開始不少的人都沒有看懂云橫到底在做什麼,她一只手一直抱著云落,落兒自幼在她懷里才能夠熟睡,她不放心將落兒交給其他人.

自然只能用另外一只手來畫圖,她的動作優雅而簡單,將現代的體操和舞蹈結合,配合著她的動作,一開始有些困惑的人都紛紛看出來她是在作畫,畫漸漸的成型,不少的人張大了嘴巴,動作優美合適,無論這畫到底如何,這離王妃都必然在帝都之中大方異彩.

云橫的手掌直接沾墨,拍打在白紙上面,扯下浮云廣袖,沾上墨汁拍打,周圍的人只能夠看到她不時翻滾,身姿優美,猶如舞蹈一般.

不少的人倒是看得沉醉,更有人開始鼓掌,當舞蹈跳完之後,白紙上的畫也成型.

見到的人無不從心里贊歎,好一副松鶴延年圖,畫溪畔二只丹頂鶴,蒼松濃郁,枯藤披垂,竹花互掩,清流湍息.一鶴回頭顧盼,一鶴昂首唳天,鶴的形態極為生動,而那枯藤也是栩栩如生,周圍的人忍不住都發出驚歎的聲音.

云橫對著一側的烈西曉眨了眨眼睛,沒給他丟臉吧.

烈西曉寵溺的搖搖頭,丟臉又如何,在他的心目之中,云橫就是云橫,即使什麼都不會又如何,他要的是云橫這個人,而不是云橫會的東西.

"離王妃聰慧絕倫,這般奇妙的法子,妙啊妙啊……"

承德帝倒是率先第一個開口,不少的人看到帝王到來,紛紛跪倒請安.

"今日是母妃生辰,兒臣借花獻佛,將這幅松鶴延年圖獻給母妃,希望母妃會喜歡."

"喜歡,喜歡,本宮如何會不喜歡."

蘇貴妃一張明媚無雙的臉上滿滿的笑意,而另外一邊原本想要云橫出丑的云妃幾乎是氣的整個臉都開始扭曲,她一巴掌扇向開始提主意的嬪妃,那嬪妃委屈的捂住臉大氣都不敢出上一聲.

"來人,賞賜離王妃黃金千兩,奴仆百人."

承德帝爽朗大笑,倒是顯得對云橫寵愛異常,云橫躬身接受,她自然知道承德帝在眾人面前一向是表現得烈西曉寵愛非常,自然要愛屋及烏的對她這個離王妃特別的好.

整個宮宴之中,不少的人看向云橫的目光已經開始改變了,偶爾之間還會有人上前與她打招呼,云橫嘴角含笑,心情極好.

任何時候絕對不要以為忍耐這種東西會存在,只有你表現出于你的實力符合的時候,別人才會尊重你.

這是她很早就學會的東西.

"娘親……"悠悠轉醒的落兒打了個呵欠,自他出生開始,就一直只能夠在云橫的懷中睡熟,平日的時候即使是針落在地上的聲音也會讓他驚醒.

只有娘親的氣息,他才能夠睡過去,這幾夜都是一直一個人,沒有一天晚上睡好的,所以才會導致他居然不知不覺睡過去了.

"對了落兒,你已經四歲了,皇室子弟三歲就會送入太書苑中學習."

烈西曉出現在云落的身後,云落迷迷糊糊之中只是嘀咕了一句"我不去."

"不行的,這是大烈的規定,所有皇室子弟,包括朝中的大員子弟都會被送入太書宛中接受教育."

云落眼睛刷的一下睜得大大的,冷冷的看著面前的烈西曉開口"你知道我根本不需要學習這些東西."

他腦海之中裝著暗宗曆代宗主的記憶,試問,這天下還有任何人比他博學,所以他根本不屑于學習所謂的教育.

云橫拍了拍云落的腦袋,示意他別說話,她才開口"太書苑,每個人都必須去?!"

"是的,落兒很好,但是他缺乏獨立,他唯一的缺點就是你,你要讓他習慣離開你."

"你根本就是想讓我和娘親分開."眯起眼睛的落兒周身散發出陰鹜的氣息,他站立起來,明明是個年幼的孩子,卻讓人有種隱隱生寒的感覺.

"乖,落兒,明日你就去太書苑."

云橫的聲音很輕柔,落兒的臉色一暗,他知道娘親決定的事情,無論他再說什麼都是徒勞,他保持沉默,不再說話,用著無聲在抗議.

云橫在心里歎了一口氣,她也不想離開寶貝兒子,但是誠如烈西曉所說,落兒唯一的弱點就是自己,若是他日有人挾持了自己要挾落兒,她根本不確定落兒會不會聽從那人的話.

所以她必須讓落兒學會與自己分開.

讓他多于同齡人在一起或許能夠讓他的性子改變一些.

從蘇貴妃的生辰宴上回去,落兒就一直不曾開口,似乎一直在生著悶氣.

晚膳之後,云落甚至不發一眼就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間,這個樣子的落兒只出現過一次,云橫忍不住在心里歎氣,這個樣子其實她心里也不好受.

"宗主,少宗主生氣了."

云翳和云爾面面相覷,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少宗主生氣的時候壓根不會理會人,完全是無視他們兩個,無論他們說什麼,少宗主只會保持一個行為,沉默.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四十四章:蘇妃壽宴(4)
下篇:第四十六章:落兒上學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