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四十章:陌上公子如玉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四十章:陌上公子如玉

"王爺與主人已經成親?!"赤炎的眼中明顯閃過一絲的驚訝,他性子溫和,素來不愛爭斗,所以多年來掌管暗宗內部的事物,雖然不敢說事事做到公正,但是至少也能夠讓大部分人心悅誠服.

他與云橫相處多年,熟知云橫的性子,那般飛揚灑脫的性格倒是與這世間大部分女子相悖而行,但是卻仍然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只是云橫不曾提過,他也當做未曾發生過.

只是這幾月的時間,云橫居然已經成親?!

心中隱隱有些苦澀升起,或許他太遲了……

猶記得師尊當年說過,赤炎你這個人什麼都好,可是唯獨性子上面太過的柔順,終有一日你遇上了心儀的女子,慢吞吞的守著,會被人捷足先登.

他知道師尊精通占卜之術,極為的精准,卻未曾料到會遇上云橫這個一個奇特的女子.

他站立起身,拍了拍裙角的灰塵,輕聲說道"王爺若是真心待我家主人,赤炎自然毫無異議,若是負了主人,赤炎即使是天涯海角也會尋到王爺為主人報仇."

他的聲音清淡,周身透出淡雅君子的氣息,卻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斬釘截鐵,透露出決心,莫統領微微皺眉,有些不滿,想要開口說什麼?!卻被烈西曉擋住.

"先生放心,我自會待橫兒如初,此生不負."

"得王爺一諾,赤炎心安,既然如此,赤炎回到府中處理事務,還請王爺好好照顧主人."

"赤炎叔叔,你要離開,你不等娘親醒來?!"

聽到赤炎要離開的話,云落微微皺眉站立起來,整個暗宗之中,若是說對娘親全心全意,認真輔佐,這位赤炎叔叔必然位列第一,可是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赤炎叔叔居然才來了就要離開.

"落兒,阿橫醒了之後,你告訴她,家中一切有我,只要有我在的一天,我就會為她守好家,要記住,哪里任何時候都是你們的家,你們想回來就隨時回來,任何人都不可以欺負阿橫和落兒."

落兒點點頭,心中難免有些遺憾,說實在話,赤炎叔叔真心是個好對象,至少比起那個看起來就不怎麼靠譜的冰塊臉,赤炎叔叔哪里都是完勝,可是明顯娘親對赤炎叔叔不來電.

"落兒,好好照顧你娘親."

"嗯"

赤炎微微一笑,提著藥箱離開,烈西曉喚人送他出去.

直到走出了離王府的大門,轉角的地方,赤炎這才噴出一口血箭,抹去嘴角的鮮血,他回頭望著離王府.

前幾日他重傷未愈,落兒派人通知他的時候,他內傷才剛剛平複,為了給阿橫療傷,他動用內力,內傷惡化,恐怕數十年都會有後遺症,他並不想要阿橫的感激.

所以他選擇離開.

他記得那個猶如少女一般的女子睜大了眼睛總是直直的盯著他"咦,你就是赤炎堂主,老頭子說的沒錯,你長得真好看."

山中歲月無聊,他自幼在暗宗長大,暗宗之中欽慕他的女子無數,可是卻從未有一人笑的如她一般清脆.

"落兒,快叫赤炎叔叔,哈哈,以後他可是我們的大保鏢."

那個女子叉腰笑起來沒心沒肺的笑聲,原來……

阿橫你已經在我心里太長遠了,可是若是感激,我甯可不要……

那個人這般的喜愛你,必然會好好待你,而我,會回到暗宗,為你守護好屬于你的一切.

步履蹣跚的離開,留下滿室寂寥的背影.

莫統領站立在不遠處皺眉看著,然後回頭看著烈西曉,烈西曉不曾說話,他也無法從主子平淡無波的表情下面看出任何的端倪,不敢妄自揣測.

"回去吧,橫兒要醒了,我希望能她第一眼看見的是我."

眼神平靜,似乎一切都不曾發生過,烈西曉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莫統領卻覺得周身一陣寒意襲來,主子心思,果然非尋常人可以猜測.

疼,真的好疼,全身就像是被拆過一樣在組裝的,費勁了力氣睜開眼睛,看見的就是落兒欣喜的臉.

在環顧四周,眨了眨眼睛,咦,怎麼沒有看見冰塊臉啊.

冰塊臉到哪里去了?!

推門而進的冰塊臉,臉上也帶著欣喜,嘿嘿在心里竊喜,看吧,大傷一下還是有好處的,不說抱住自己軟軟的小身子,落兒現在可是不喜歡自己抱他的.

"哼……"

突然冷哼一聲,落兒轉身,一張小臉冰冷得像是誰借錢不還一樣.

云橫眼珠不停的轉動,咧嘴露出笑容"寶貝兒子……"

"哼,你還當我是你的寶貝兒子,為什麼用自己身體擋住?!"云落說這句話的時候,整個身子都在顫抖,似乎想到當時的場景,他依然心有余悸,差一點,差一點,他就失去了娘親,要知道,如果不是赤炎叔叔在帝都之中,恐怕這天下都難找人來救娘親.

赤炎叔叔醫術師從當世神醫無憂子,當時他都是眉頭緊皺,弓弩的地方就距心髒之有分毫的偏差,要是再稍微有一點點,那娘親恐怕就真的會消失在這個世間.

狠狠的將云橫抱住,云橫被云落的大力氣抱得差點踹不過氣來,卻始終帶著笑容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只是傷口真的很疼.

被人提起來扔到一邊去,在空中翻身落下,云落惡狠狠的看著將他提起來的某人.

"你干什麼?!"

"你娘親大病初愈,身子骨還很虛弱,你這樣用力抱她,傷口會疼的."

云落帶著狐疑的目光轉向云橫,云橫睜大了眼睛不住的搖頭,擺明自己絕對沒這個意思,云落這才滿意的哼了一聲,沒有說話.

"下次我不想見到你再做這樣的傻事了."

聲音很柔和,沒生氣,很好,松了一口氣,只是怎麼覺得周身發冷.

"如果下次再出現這樣的事情,你放心,我會幫你好好照顧你兒子,然後折磨死他,任何人都不可以傷害你,包括你自己."

"喂……"

怎麼可以這樣,這也太蠻不講理,這可是她自己的身體,但是看著烈西曉那張輕柔笑起來的臉上一雙毫無半分溫暖的眼睛,云橫還是很任命的點點頭.

然後就這樣,她被迫在床上休息了整整半個月,不許下床,只要她稍微動作激烈了一點,就會立刻收到兩道堪比冷箭一樣的目光.

終于身體好了,不用喝那些莫名其妙的黑乎乎的藥,還有就是聽說明天是蘇貴妃的生辰,元清皇後逝去之後,後位空虛多年,後宮之中蘇貴妃品階最高,她父兄皆位高權重,雖然少了這名分,但是蘇貴妃幾乎相當于皇後.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十九章:我是不是快死了
下篇:第四十一章:蘇妃壽宴(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