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十九章:我是不是快死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十九章:我是不是快死了

吐了一口唾沫,云橫翻了個白眼,尼瑪我當然知道你是林然啊,我靠,只不過那家伙早就死了,怎麼會在這里?!

難道自己又嗝屁了?!

心中帶著這樣的疑惑凝望著河流對面的林然,林然何許人也?!

想當年她一個軍校畢業的小菜鳥,往事不堪回首,當遭遇了白馬王子一般的林然,自然是春風迸然.

林家自然是嫌棄她這個沒身份沒背景的小人物,林家可是帝都之中踏踏腳,都要落上一層灰的家族.

她怎麼都沒有想到一直對自己海枯石爛,用不變心的林然居然一腳踏幾船,當她知曉的第一時間,她就是沖到當時的軍機大院,當著所有人的面砸了林家的古董花瓶,那一次,幸好是當年的導師托了關系,否則她說不准早消失在帝都.

怎麼可能後來進了特種兵訓練學院,她過了早年迷戀白馬王子的年紀,那一次之後林然再也沒有在他的面前出現過.

"林然,你怎麼會在這里?!"

"阿橫,快過來,快過過來."林然的聲音非常的著急,甚至想要越過河流來拉云橫,可是他卻怎麼都無法過來,眉眸之中帶著深深的擔憂.

看他的模樣,云橫自然有些納悶.

"阿橫,我知道你記恨我當年的事情,哎……"長歎一聲,對面的白衣身影隱約有些模糊,眉眼之間帶著幾分的恍惚.

"阿橫,你也知道當年我的家族是何等的欣榮,阿橫,我死了,我現在只是一縷魂."

白衣的林然嘴角的笑容帶著幾分的苦澀,是的,阿橫恨了他一輩子,可是終究阿橫不會知道,他此生只愛過這樣一個女孩,她或許沒有絕代無雙的容貌,但是笑起來的時候喜歡皺著鼻尖,笑起來的眉眼彎彎,總喜歡偎依在他的懷中,吃著棒棒糖.

"阿橫,只要你過來,我什麼都願意告訴你."

"阿橫,這河就是忘川啊,阿橫,過來,你在那邊沒多待一分鍾,你的記憶就會忘記一份,阿橫,你還要回去的,阿橫,快過來……"

林然的聲音純純如玉,一如當年云橫才遇見他的時候,云橫的記憶有些模糊,似乎世間太久了,她都未曾想起記憶之中那個拿著一本書,眉眸清雅的少年自她身側經過,她的自行車不小心撞到他.

少年轉身的瞬間,白襯衣牛仔褲,她想起那個時候自己心跳的瞬間.

……林然

林然,這個名字曾經眷戀了她整個最美的歲月,她性子恍惚,以為將這個名字埋葬在記憶最深的地方,就可以當做忘記了.

可是怎麼都沒有想到,原來,時光居然已經過去了這麼長遠,但是林然這兩個字,卻仍然帶著足以讓她心髒疼痛的魔力.

她緩步朝著河流的另外一段踏過去,那一瞬間,林然的臉上悵然若失,卻又終于松了一口氣.

"阿橫,我從未背叛過你,那個時候,我的家族已經猶如風雨之中搖曳的地方,隨時可能塔然而倒塌,你可否知道,家族為了保住表面的欣榮,早已經是腐朽垂垂.與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一生之中最為快樂的日子,如果有來生,我希望,阿橫,我依舊可以陪伴在你的身邊,即使作為花草,作為動物,我也甘之如飴."

溫純的男聲自河流的另外一段徐徐傳來,卻越來越模糊,似乎帶著說不出的遺憾,云橫的心隱隱的扯動,她抬起頭,當她走到對岸的時候,林然的身影已經非常的模糊了,他伸出手,他依舊是記憶之中的樣子,他的聲音已經模糊到云橫快要聽不清楚了.

"阿橫,我愛你."

最後用著口型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他的身影模糊在黑暗之中,化作一縷青煙,不知道為何,記得那一日,她自林家轉身離開的時候,高傲的抬起頭,昂著頭,不曾讓眼淚落下一滴,如今,卻忍不住潸然淚下.

"林然,為何不讓我一直恨你."

似乎記憶開始明了,她如何不知道當初的事情若不是林然在後面周旋,她如何能夠保得平安,林家覆滅的時候,她事不關己,任何人都知道她只是林然曾經的前女友.

伸出的手,這寂寥的天空昏昏沉沉,似乎看不見任何的光亮,腳下的河流川流不息,這就是千百年來人,冥界的忘川?!

她真的死了?!

"娘親,娘親,為何還不醒,赤炎叔叔,娘親為什麼還不醒來?!"

那是落兒的聲音,她眼睛一亮,死過兩遭的人,記不得當年到底發生過什麼,但是她並沒有這樣的畏懼死亡,能夠聽見落兒的身體,那自然就是她還活著.

看著自己身體一點點消失,化作一縷青煙,不知道為何,心底有個角落一直就一直那麼的留著.

林然……

永不忘你.

她說過她要做個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女子,這一世,她要守護住身邊的人,為了這個願意,遇佛殺佛,遇神弑神.

"赤炎叔叔,辛苦你了."

小小的孩童那張粉雕玉琢的臉上帶著幾分的疲倦,揉了揉眼睛,努力的扯出一抹笑容,笑容勉強到赤炎都忍不住搖頭.

"落兒,你去休息,你娘親醒來,絕對不會想要見到你這個樣子的."

落兒搖搖頭,始終緊緊握住云橫的手,他咬唇,努力的露出笑容,輕聲說道"赤炎叔叔,謝謝你,我想在這里陪娘親,我想她第一時間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我."

落兒說這句話的時候,整個眼睛卻始終靜靜的看著云橫,赤炎雖然並不贊同,卻也只是搖頭,並沒有再勸,畢竟整個暗宗的人都知道這位少宗主雖然年紀小,但是他決定的事情絕對沒有改變的可能.

"謝謝王爺這些日子照顧我家主人和少主人."赤炎站立起身子,看著那個與落兒一起在這里待了三天的男子,男子眉眸清俊,是鮮少見到的俊美如玉,眼中的血絲將他的疲倦展現.

即使這樣仍然無損他周身的俊美,他微微頷首,就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也讓人覺得心誠悅服.

這樣的人,人中之龍.

在心中為烈西曉下定義的瞬間,烈西曉也在觀察著這位落兒口中的赤炎叔叔.

暗宗三大堂主之一的赤炎,擅長醫術,總理暗宗內部事務,幾乎相當于暗宗的大總管.

"是西曉謝過先生,先生救了拙荊,西曉感激不久."烈西曉是何人,如何不知道面前這男子眼中對云橫的感情,他總算明白方知曉口中的公子世無雙,陌上人如玉是何意思.

或許是生為醫者的緣故,赤炎周身總是散發著淡淡的藥香,他周身讓人會覺得非常的溫暖,這般的人物,恐怕是父王,也會彬彬有禮的開口詢問.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十八章:收買人心
下篇:第四十章:陌上公子如玉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