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十六章:一時善心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十六章:一時善心

云橫微微皺眉,云落拉扯著她的手打算離開.

無論客棧伙計怎麼的踢打,乞丐始終靜靜的卷曲在角落之中,不曾說話,那是一雙非常沉靜的眼睛,云橫只看了一眼就喚來云落.

"落兒,拿這銀子過去."

云落微微皺眉,有些不明白娘親的意思,看著他的眼神,云橫蹲下身子,輕聲說道"落兒,你很聰明,但是你年紀始終很小,你要明白一個道理,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那個人有著一雙非常清澈的目光,這樣的人或許只是遇見了困難,落兒,娘親希望你懂得溫暖."

云落並不明白云橫的話,但是他只知道娘親非常希望他能夠拿銀子給那乞丐,就足夠了.

他上前一步,客棧伙計還在踢打著乞丐,周圍的人哄然大笑,卻沒有人一人出來阻止,全數的看笑話.

"來,拿著."

那是一個粉雕玉琢,一身寶藍色衣衫的小孩子,非常的可愛,只是他眉眼之中帶著幾分的清冷.

乞丐緩緩的抬起頭,客棧伙計的年輕有些不滿,但是看那小孩子的穿著也知道非富即貴,絕對不是他能夠得罪起的人,倒是跟著開口"快拿著啊,小少爺賞你的銀子."

一邊說著一邊朝著乞丐吐了一口唾沫,乞丐攤開的手中捏著一錠銀子,周圍的人不少人眼中露出貪婪的目光,心道誰家孩子出手這麼大方.

看著云落的做法,云橫的目光之中帶著絲絲的笑意.

"落兒這孩子什麼地方都好,可是他的心中似乎缺乏了溫暖,對待我以外的人,他似乎完全不在乎,一個人能夠快樂,那他的心中一定是充滿溫暖的."云橫的聲音很輕,每一個字似乎都敲打在烈西曉的心中.

他側過,看著身側的女子,眉眸清雅,還身著男裝,看起一個年紀輕輕的少年,可是就是這樣一個女子入了他的心.

"你很會教孩子."

"不,我很失敗,若是我成功,落兒就不會這樣,總是在我的面前裝著很開心,我希望他開心,是從心里的開心,而不是這樣偽裝來讓我開心的."

烈西曉低垂了眉,不曾說話,心中卻忍不住絲絲驚訝,云落一心想要當云橫面前的可愛兒子,云橫明明清楚云落的性子,卻始終配合著,這兩個人,何嘗不是因為太過的在乎對方.

"謝謝."

良久之後那個一身襤褸的乞丐才緩緩的說出這句話,云落倒是有些驚訝的挑高了眉角,原本是受娘親的吩咐來給予這個乞丐銀子,可是面前這乞丐眼神清冽,看到銀子的時候絲毫沒有欣喜,他只是很平靜的說著謝謝兩個字.

寵辱不驚,光憑著這一點,就足以讓他正視眼前這人.

"不用謝我,是她讓我給你的."

乞丐似乎微微有些驚訝,抬起頭順著云落的目光看向云橫,朝著云橫遠遠的用口型說了謝謝兩個字.

云橫點點頭,江湖救急,誰都有困難的時候.

周圍的人看著云落打算離開的模樣,紛紛看著乞丐手中的銀子.

云落嘴角微微上翹,露出冰冷的笑容,目光如炬從周圍的人臉上掃過.

"他手中這銀子,誰動了,小爺就要誰的命."

簡簡單單一句話自一個孩子口中說出來,原本是沒什麼震懾效果的,但是云落說這句話的時候卻讓周圍的人周身一陣寒,誰也不敢動,紛紛面面相覷,也拿捏不准這孩子的話到底有多嚴重.

云落背負著雙手轉身離開,客棧伙計看著云落離開,他距離乞丐的距離最近,倒是率先一個跨步伸出手就想要搶乞丐手中的銀子,誰也沒有看見云落任何的動作,卻只是聽見客棧小二一聲尖叫,他的五指被人全數的削落在地上,留下一個手掌.

"啊啊啊……"

慘叫聲響起的時候,周圍的人忍不住面露驚恐,誰也沒有料到這麼一個孩子,下手居然這麼狠毒.

云落這個殺雞儆猴的動作直接讓周圍的人大氣都不敢出上一聲,他所經過的地方,人群自動的散開.

"誰在這里聚眾鬧事……"

帝都衙門的官差經過,客棧小二直接跑想官差,一邊大聲的哭泣,他的手掌紅色的液體如噴泉一般的湧出來.

"那個孩子……"而大街另外的一邊客棧二樓上,坐立的黑衣男子震驚之下站立起來.

他身側的侍衛模樣的人低聲在他耳際說道"主子,要不要派人……"

被稱為大爺的男子微微蹙眉,擺手之後說道"不必,我知道他是誰?!"

"主子知道?!"

他身側的侍衛倒是有幾分的驚訝,忍不住脫口而出.

青年五官俊朗,雖然無法比擬烈西曉的俊美無雙,但是整個人給人一種乾淨挺拔的感覺,一對虎眉挺立,給人不怒而威的感覺.

"你看那小孩子不遠處的那對男女,女的我是沒見過,但是那男的,光憑著周身散發的氣質就知道非一般人,當然他的畫像我是見過無數次了,當今烈國戰神,當朝七皇子離王烈西曉."

"啊,他就是離王,果然氣度不凡."侍衛順著黑衣男子的手指看過去,看到烈西曉的時候忍不住低聲驚呼.

"哼,能夠以一萬精兵重創我東麗十萬大軍,豈是普通的人."

黑衣男子背負著雙手,他面前的地方恰好是高大的屏風將他整個人遮擋住,從屏風的縫隙之中依然能夠將烈西曉的表情看的完完整整.

"倒是他身側那女子,今年昭陽城的桃花仙子,容貌普通,本王後宮之中,隨便挑一個也比這女人好看,倒是不知道烈國七皇子口味怪異,難怪這麼多年,想要從他身上下手的人無一能行,他居然好這口."

嘖嘖的歎息了幾聲,黑衣男子的臉上滿是遺憾,當他的目光轉向云落的時候,眼中倒是忍不住多了一絲的慎重.

"那孩子,出手狠戾,眉眸之間,周身流轉著一種至陰的氣息,如此年紀,如此心機,若是他日,必然是我東麗大敵."

他身側的侍衛卻在聽見這句話的時候有些不置可否,再怎麼厲害,也不過是個四歲的孩子,還能翻天不成.

"阿鷹,你雖然比那孩子年長,但是論心機,論頭腦,還是武功,你皆沒有一樣如那孩子的,哎,我膝下三子,居然無一人能夠與這孩子比擬."

似乎對云落欣賞至極,黑衣青年滿眼的贊賞,卻又帶著一些遺憾,被稱為阿鷹的年輕侍衛臉上明顯有些不服氣.

主人這般看重那小子,也不過就是個還沒斷奶的孩子,他可是東麗響當當的巴圖勇士,豈是這樣一個小孩子能夠比擬的.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十五章:交易
下篇:第三十七章:陌生來客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