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十五章:交易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十五章:交易

那是一只若有似無,指尖圓潤,每個弧度都美麗到讓人會心生贊歎造物主神奇的柔荑,正握在簾子上,眉眸含笑,那一刻,云橫也忍不住發出驚歎的目光.

我靠,真有人美到這程度,即使見過現代無數的名模明星,都絕對會從心底的贊歎,畢竟眼前這位濃淡適宜的柳月眉,小巧挺拔的鼻,瀲灩無雙的紅唇,算不上濃妝豔抹,絕對是淺淡合適,這般的美人不僅僅是五官的完美,更是一眼之間就會讓你移不開眼睛.

霓裳出來的那一刻,看清楚了面前這位年輕小公子,她識人無數,當然能夠在第一眼就看出來個姑娘家,這姑娘年紀並不大,一雙圓滾滾的大眼睛,算不上大美人,但是至少也是清秀可人,只是那雙眸子太過的靈動,輕易讓人迷失.

她鼻頭微皺,眉眸流轉,周身讓人移不開目光的靈氣,她咯咯笑起來,她見過很多人第一眼見到她時候的驚歎,但是舉凡是女人,贊歎的同時總是帶著幾分的妒忌,可是面前這人眼中絲毫沒有妒忌之類的黑色情緒,只有慢慢從心里的贊歎.

"霓裳姑娘真的好漂亮."

被同為女性的人如此的贊美,縱然是霓裳也覺得有些莞爾.

她微微一笑,慢慢的走到前方,長裙曳地而行,額頭見的淚滴寶石叮咚作響.

"不知道公子來這里是為什麼?!"

面前的少年公子莞爾一笑,眉眸彎彎,那模樣倒是讓人看了心生歡喜,撓撓頭開口"嘿嘿我就是好奇到底霓裳姑娘長什麼樣子."

當然也想知道下這號稱帝都第一青樓的地方到底有什麼特別之處,能夠屹立如今.

如今看來,這春風得意樓不僅僅有完善的體制更有著絕代無雙的美人,難怪能夠成為其中的翹楚.

"公子來這里不僅僅是為了看霓裳吧."霓裳淺笑,左右拂琴,琴聲悠揚,霓裳的語氣之中卻開始帶著幾分的清冷.

來到這春風得意樓的人從來都不是目的單純.

"我想向姑娘打聽個事情."

"公子盡可說."

"姑娘可曾聽過秦嶺梅家?!"

霓裳原本撥動琴弦的手微微一怔,琴音也在這個時候斷開,片刻之後她神情從容,淡淡說道"未曾聽過."

"秦嶺梅家號稱百年王族,一直以來未曾出過秦嶺,但是十七年前,梅家出了一位沖冠後宮的嬪妃,讓梅家走到了眾人的面前,聽聞這位梅妃娘娘絕代風采,無雙風華,可是終究慘死宮中,無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痛失所愛的先帝憤恨之下居然滅了梅家全族,梅家一共七百六十三口人,全數葬在亂葬崗中,無一人活下來."

云橫的聲音非常的輕柔,她低垂的眼角余光不時之間看向對方的霓裳,果不奇然,霓裳廣袖之下的雙手緊緊的握拳,唇色緊咬.

她最初的時候並沒有將面前的霓裳與秦嶺梅家人聯系在一起,梅家自前朝開國開始到大烈都是響當當的世族大家,卻因為帝王一時的憤恨,從此消滅在曆史的長河.

聽聞梅家之人不僅僅容貌出色,更重要的是梅家嫡系身上會散發出淡淡的幽香.

她知曉這件事情是從暗宗藏書閣中看來的,當時看的時候不過是勾唇一笑,畢竟與她絲毫不相關,但是她再見到霓裳的那一刻,隱約從她身上淡淡的幽香感覺到了一些事情,梅家之人,人人皆有商才,這樣的人要留在身邊.

片刻之後,霓裳情緒平複,莞爾一笑,倒是瀲灩無雙"公子的意思難不成還有人會記得十多年前的事情,咯咯."

"霓裳姑娘不清楚,自然會有人聽出,聽聞梅家之人肩頭的地方皆會紋上梅花的圖案,自生下來第一天就有,就是不知道是真是假."

云橫伸出手慢慢的端起桌子上的杯子,笑起來的時候眉眼彎彎,一派的溫和瀲灩,卻讓霓裳變了臉色.

"小公子是何意思?!"

"霓裳,每個人都有想要守護的人,你有,我也有,為了我想要保護的人,縱然弑天滅佛我也會在所不惜."

云橫笑起來的時候眼眸之中沒有半分的笑意,前世的她是個孤兒,不知道親情的感覺,縱然憑借自身的努力成為了特種兵學院的教官,但是始終只是一個人.

這一世,落兒陪在她的身邊,那個自她身體里誕生的孩子,分享了她的喜怒哀樂,這世間,任何人都不可以傷害他,她要他幸福快樂,如這世間所有的孩子一般.

"小公子……"

霓裳怔住,云橫的這句話明顯讓她怔住,半響之後,她才慢慢的起身,輕聲說道"小公子既然已經猜到了霓裳的身份,公子是聰明人,有什麼話不妨直說."

"霓裳,這春風得意樓的幕後主子是你?!"

霓裳搖搖頭,低笑道"小公子能夠猜到霓裳的身份,如何不知道這春風得意樓名義是我的,可是實際上絕非我能夠控制的."

"霓裳,我想和你做個交易,我助你得到這春風得意樓完整的控制權,而日後樓中的情報網要與我分享."

霓裳的手撫在琴上,久久未曾回答,她在衡量面前的人到底有何種能耐能夠拿到春風得意樓,她知道這是一個賭注,若是贏了,長久以來渴望的自由唾手可及,若是輸了,霓裳本就孜然一身,也無所謂.

她低笑幾聲,半響之後才抬起頭凝視云橫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道"我同意."

云橫也笑了,兩個人相似一笑,走出內室之後,看到門外的房間之中坐立著其他的人.

"娘親……"

軟軟的童音自云落的口中逸出,他直接蹦上來跳入云橫的懷里,云橫一個踉蹌,差點跌倒,背後有著一只手護著她,她回頭對著烈西曉露齒一笑.

"給銀子."

烈西曉什麼都沒問也沒說,直接從懷里掏出一疊遞到云橫的手中.

嘖嘖,我靠,有錢人就是不一樣啊.

至于後來入幕之賓的選擇對云橫來說就無所謂了,畢竟她要辦的事情已經辦到了.

拖著落兒和烈西曉兩個人在大街上亂串,冰糖葫蘆,小湯包,各種各樣的小吃讓她應接不暇,吃的差點連舌頭都吞下去了,也不知道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反正身邊這兩人,現在相處的挺開心的.

"滾開,你這個死叫花,誰讓你在這個地方要飯的."

偌大的鬧市之中,一家客棧的門外,衣衫襤褸的乞丐卷曲在角落之中,縱然如此,客棧的伙計還是不停的辱罵.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十四章:坑爹的腦經急轉彎
下篇:第三十六章:一時善心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