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三十三章:兄弟青樓會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三十三章:兄弟青樓會

"你確定,七皇兄會來?!"雙手環抱,烈無咎的眼神之中帶著深沉的懷疑,畢竟他和烈西曉雖為兄弟,但是他從未見過那位皇兄來過這種煙花之地,似乎那位高高在上的大烈戰神除了終日冰冷的神情之外,就一直是戰場,朝野.

烈無咎伸出手摩挲著下巴,對于云橫的話有著深刻的懷疑.

但是沒有多久的時間,拍賣會還沒有開始的時候,匆匆而來的青年和小孩就讓他張大了嘴巴.

畢竟從小一起長大的烈西曉他是熟悉無比,只是看著那一貫冰冷若仙的臉孔上居然沁著汗珠,然後臉上布滿了著急,站立在大街正中央四處的張望,那模樣說不出的惶恐,卻在看見他身側的少年時候臉上終于露出了笑容.

七皇兄容貌傳自他的母後,曾經的元清皇後,他出生之時,元清皇後已經逝去,無緣見到曾經的大烈第一美人,但是仍然可以從皇兄的眉眸之間想到元清皇後曾經的風采.

紅唇微微勾勒出弧度,微微傾斜的角度恰好能夠看到他嘴角淺淺的酒渦,七皇兄一向很少笑,聽說就是這個酒渦的事情,畢竟沒有一個領兵的將軍會喜歡臉頰上那看似天真無暇的酒渦.

可是就在看見身側這少年的時候,七皇兄的笑容是從臉上一直透到心底.

當然,被直接忽視的時候他也是很習慣的,畢竟他也完全沒指望那位眼中只看到身邊這人的人能夠看到他的存在.

拍賣會開始的時候,他恰好坐在烈西曉的身邊,他的七皇兄才轉過身微皺了皺眉頭,半響之後緩緩開口"你怎麼在這里?!"

他白了烈西曉一眼,表示沉默.

云落表示非常非常的不滿意,絕對不會有人像他這樣不滿意了,我靠,這家伙完全是霸占娘親,不給他親近的機會.

他冷哼幾聲,然後伸出腳使勁一踩,身邊那個長的就像冰塊臉的家伙一聲尖叫,云落伸出指頭掏了掏耳朵,尼瑪一個男人叫的這麼大聲干什麼.

烈無咎惡狠狠的盯著面前的小屁孩,這小屁孩居然踩他,居然踩他,居然踩他……

他的腦海之中只有這句話,完全沒有其他的想法,他是誰?!

他是堂堂烈國八王爺,位高權重,這死小屁孩居然踩他.

他深呼吸了幾口,安慰自己不要生氣,不要生氣,畢竟按照輩分算來,這小家伙怎麼是他的侄子,他要是太過分,他那七皇兄說不准會護短.

"沒事,不用看我的面子."

出乎意料的,一向冷然的烈西曉用眼神睨了一眼云落之後慢條斯理的吐出這句話.

當即這句話就讓烈無咎暴跳起來,不用忍最好了,他惡狠狠的盯著面前的小屁孩"你居然敢踩我."

"踩了你又怎麼樣?!"小屁孩側過臉笑起來甜甜的,如果不是他剛剛惡劣的行為,整個人倒是乖巧可愛到了極點.

"各位公子,各位爺,今年的拍賣會開始了,報名是一錠金子,有意的爺就請先到紅娘那里把金子交了."

春風得意樓中央的台子上終于站上了人,隱娘笑語盈盈站立在上方,這一聲讓不少的人開始吆喝熱切起來.

隱娘一身紅色的云端錦繡,配合著裸露雙肩的紗衣,縱然年紀有些偏大,但是整個人卻透著隱約的魅惑風采,周圍不少的男人已經開始流口水.

"隱娘,不如你跟我算了,我也不去找那什麼霓裳了."

"呵呵,這位大爺可真會說笑,隱娘如何能跟霓裳比,大爺若是對隱娘有意思,不如等拍賣會……"拋了個媚眼,隱娘簡簡單單幾個動作就將氣氛挑到最高點.

抱住云橫,烈西曉在她的耳邊說道"這個隱娘不簡單?!"

"你也看出來了,這個隱娘恐怕來頭不小,能夠在帝都之中開這樣的青樓,身後沒有人是絕對不可能,只是我對她後面的人興致不小."

"你想知道,我找人調查."

"不,我想收了這里."

"為何?!"

抱住云橫,周圍傳來陣陣熱切的聲音,完全無視偶爾之間對于兩個男子抱在一起的怪異目光,烈西曉微微的皺起眉頭,對于云橫居然要靠自己的行為有些言辭.

云橫睨了他一眼,輕聲說道"你多少知道我的來曆,我要躲開暗宗的人必須有自己的情報網."

無論現在她與烈西曉的關系處于什麼位置,但是至少有一年,他們此刻是一條船上的,她自覺極准,自然也知道烈西曉對她並無半分的其他的想法.

"我可以幫你."

"沒有人能夠幫助誰一輩子."

云橫慢條斯理的開口,這並不是她不相信烈西曉,這只是她多年來的習慣,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就看到烈西曉一貫鮮少有表情的臉上多了一絲的受傷.

"各位,交了定金之後大家手中都有了牌子,到時候霓裳姑娘出了三道題,請各位將答案寫在紙上,寫上名字,三題都正確的將可以與霓裳姑娘交談一次.到時候由霓裳姑娘選出這個月十位幸運的人."

隱娘在台子上露出燦爛的笑容,然後由紅娘上台念題.

一開始的時間,云橫就早已經去交了定金,紅娘開始念題目.

"什麼東西越洗越髒,為什麼剛出生的孩子只有一只右眼,為什麼青蛙可以跳得比樹高?!"

這三個問題一出,紅年就胸有成足的站立在邊上,倒是絲毫不擔心沒有人回答出這些問題.

烈無咎眯起了眼睛,他不過是聽說了霓裳是十二金釵其中最為漂亮的一個,其余的他倒是見過幾個,容貌不凡,才情也是一等一的,他倒是有些好奇這位霓裳,不過沒想到一來這位霓裳的問題這麼刁鑽.

"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你肯定回答不出來,這麼簡單的問題."

無咎身側傳來小孩子的冷哼聲,他低垂下頭,看著那個懶洋洋的小孩子,有些不相信這小孩子可以回答出來.

"你知道答案?!"

云落半眯著眼睛,這麼簡單的問題還用回答,小時候沒事情做的事情,娘親時不時就弄些這些問題來考他,他背都能夠背出來了.

"你給叔叔說,叔叔請你吃東西."

半睜眼睛睨了一眼烈無咎,云落的眼光完全是看白癡的模樣,烈無咎在那眼光下始終有些不舒服,扯了扯嘴皮,卻是殷切的看著云落.

云落嘴角上彎,甜甜一笑,烈無咎看他的模樣像是要開口,正打算湊上前去,云落卻慢條斯理的迸出幾個字"我知道答案,但是不想告訴你."

直接讓烈無咎原本笑起來的臉瞬間僵住.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三十二章:小樓一夜聽春雨
下篇:第三十四章:坑爹的腦經急轉彎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