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十八章:云妃上場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十八章:云妃上場

容貌絕美的女子走路的模樣步步生蓮,梨花帶淚,云橫忍不住在心里贊歎,我靠,果然是美人啊,連哭起來都好看.

美人眉如遠黛,唇如劫火,一步一個搖曳,裙角曳地,聲聲帶著哭腔,像是不能夠完整的走路一般,云橫忍不住搖頭晃耳在一邊評價"容貌起碼九分啊,氣質八分,我見猶憐,至于整體麼,估計只有五分."

一直關注著她的方知曉聽聞這句話,倒是有些好奇的湊上前來,開口就問"為什麼這樣說啊,這位云妃娘娘未入宮之前,可是帝都第一美人,這樣的美女若論容貌,帝都絕對找不出第二個了,你居然才給九分啊."

不知道為何,方知曉對于云橫有種骨子里的親近感覺,他皺起鼻子,輕手輕腳的靠近云橫,云橫睨了他一眼,前方的烈西曉依舊神情淡然,她才慢條斯理的解釋.

"容貌倒是真的不錯,但是我見過比她更漂亮的.氣質嘛,充其量也只有八分,這頭腦你說打五分還是高看了,你想想,你們家皇帝陛下明顯這個時候在舉行宴會,居然會沒有帶她,後宮之中一是看寵信,二是看身後的勢力,明顯陛下是對她身後的勢力起了猜忌之心,這種時候,她居然冒大不韙沖出來為她的父親掙點存在感,你說這種蠢事頭腦能高起來?!"

嗤了一聲,云橫環抱雙臂,對于這種只長了臉蛋沒長腦子的美人,她是沒多大興趣啊,方知曉倒是咂舌連連,張大了嘴巴.

西曉從哪里找出來的女人,也太厲害了吧,這麼幾句話就把云妃評價了,不過嘛,看她那閃亮閃亮的眼神,他就知道她接下來馬上有話說.

方知曉眨了眨眼睛,立刻打算開溜"嗯嗯,我還有點事情,顧姑娘,我先離開."

"慢著,你還沒給我說這位云妃娘娘和咱們七皇子殿下的關系?!"

笑語盈盈的女子伸出兩根指頭夾住他的肩頭,方知曉原本想要掙開云橫的手直接跑掉,但是眼神在看向了烈西曉那雙深邃幽暗的眼睛的時候,他心里忍不住叫苦.

西曉這家伙明明是想看某個人吃醋的模樣,非要借他的口說出來,苦著一張臉,慢慢的開口"這位云妃娘娘入宮之前是七皇子的未婚妻."

方知曉說這句話的時候刻意的壓低了聲音,他雖然放蕩不羈,但是並不代表他人蠢,無論這位云妃以前是什麼身份,可是如今已經成為了帝王的妃子,自然就完全不一樣了.

承德帝的臉上並沒有太多的其他神情,他的手輕輕的撫著云落的頭,云落小臉上也是一派的天真無暇.

"云妃,今天是為皇兒接風宴,有事明日再議."

"陛下……"

云妃咬住唇,跪倒在台階下面,盈盈淚光之中,美人如玉,承德帝的面容上依舊隱約有著絲絲的怒意.

云落用眼神睨了一眼云橫,警告她千萬別出頭,云落無辜的攤開手示意自己絕對不會發傻.

"落兒剛剛在看你的母親?!"

"是的,皇爺爺."

承德帝雖然已經年邁,但是並不代表他年輕的時候也是個昏庸的帝王,云落自然知道在這樣一個熟知權術的人面前千萬不要自以為的聰明.

"能夠教導出落兒這樣的孩子,你的母親一定是個了不起的女子."

文武百官的面前,承德帝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完全無視哭的梨花帶淚的云妃,完全被忽略的云妃咬住唇,看向云橫的方向有些隱隱的恨意,云橫非常的無辜,這個和她沒關系啊,又不是她要搶了這位云妃娘娘的風頭.

"殿下……"云妃的眼睛一掃,在看見烈西曉的時候頓然的晶亮,她與烈西曉年紀相仿,算來也是青梅竹馬,若是不聽從父兄的意思進宮,或許今日在烈西曉身側的人就是她,那般的男子,身側如何會是個如此平凡的女子.

想到這里,云妃廣袖下面的手掌緊緊的捏起來,整個人看向云橫的目光之中帶著怨恨.

"咳咳,看來你成了云妃娘娘的眼中釘啊,雖然陛下一貫寵愛蘇貴妃與華貴妃,但是這位云妃娘娘國色天香,入宮之時,聽聞陛下曾經對著她整夜,第二日不曾早朝."方知曉急忙附耳到云橫的耳邊輕聲說道.

云橫摸摸鼻子,這個……

她完全就是個炮灰好不好,她將目光轉向烈西曉,說實在話,她猜不透這個人的心思,到了大烈之後,眼前這人是第一個她看不透的.

"知曉,你該回到你的位置上去了."

烈西曉這樣淡淡一句話,一直活蹦亂跳的方知曉老老實實的自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云橫倒是微微的眯起眼睛看著不遠處那個眼中露出妒忌和怨恨目光的云妃,微微一笑,露出白皙的牙齒,然後特地的上前伸出手臂勾住烈西曉的手臂.

一手還特地夾起案桌上的吃的遞到烈西曉的唇邊.

"不要臉……"

云妃狠狠的捏住手中的錦帕,整個人因為生氣的緣故顯得有些憤怒,她整個目光已經完全的投向了云橫.

"云妃妹妹,今天是接風宴,你的事情明日再商量可好?!"在後宮之中,華妃一向是和事佬的角色,她輕聲開口,笑語盈盈的看向云妃.

看向承德帝,云妃多少也知道這段時間因為父兄的緣故,陛下已經對她疏遠許多,她倒是點點頭,不敢再要求什麼.

已經到了這殿中,云妃沒有說回去,華妃自然也不會趕人,立刻讓人安座上來,然後坐在她的下方,云橫不時之間用眼神看著那位傳聞之中寵冠後宮的蘇貴妃,似乎在整個宴會期間,她神情始終淡淡,即使坐在這殿中,卻讓人有種感覺似乎什麼東西都沒有入她的眼.

大口大口的吃著桌子上的食物,真不愧是皇家的宴會,吃的東西味道都是珍饈,隨便一樣東西,入口的感覺都幾乎讓云橫將舌頭一起吞了下去.

"慢點,還很多."

她在這邊大飽口福的時候,身側人卻是含笑垂頭,伸出手為她擦拭乾淨嘴角的殘渣,這沒有什麼,她能夠接受,可是面前這個猶如冰塊一般的男人將擦拭了殘渣的手順便放進了嘴里,這個這個……

這個動作直接讓云橫這種臉皮完全厚到一定程度的人都忍不住紅了起來.

"這個,這個……"

"嗯,挺好吃的."

這個人臉皮絕對比她還厚,云橫死活不肯再說一句話,然後埋頭使勁的吃著東西,宴會之上,觥籌交錯,周圍的人不時有人前來敬酒,也不知道是平日這位七皇子的名聲太過的招搖還是什麼,大部分過來敬酒的人都是訕訕幾句話就跑開了,倒是顯得他們面前門廳羅雀.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十七章:落兒出盡風頭
下篇:第二十九章:刺客襲擊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