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十七章:落兒出盡風頭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十七章:落兒出盡風頭

"上來讓朕看看."

"皇爺爺,你會不會砍落兒的腦袋啊."童言天真無邪,偏側著頭,一身繁華紫色錦繡的孩童微微翹起嘴問道.

坐在龍椅上的承德帝微微一怔,哈哈大笑起來"落兒是什麼話,朕怎麼會砍落兒的腦袋."

"可是落兒聽說皇爺爺是全天下最有權勢的人,只要惹皇爺爺生氣了,皇爺爺就會砍人的腦袋."

承德帝一手杵著自己的下顎,一手看著面前不遠處的粉嘟嘟的小孩子,小孩子眉眸之間長得俊秀無比,倒是與那位一貫冠絕京華的七皇子烈西曉有八分的相似,兩者今日同樣穿著華服鑲嵌著紫邊,舉手抬足之間盡數的風范.

"皇爺爺就是砍所有人的腦袋都不會砍落兒的,你叫落兒,誰取的名字?!"

承德帝笑眯眯看著不遠處的小不點,面容上全數的笑容和慈祥,周邊的群臣面面相覷,足以看到陛下是如何的喜歡這位皇長孫的.

"那皇爺爺答應落兒,以後不管落兒做了什麼事情,皇爺爺都不可以生氣哦."

天真無邪的小孩子偏側著頭,睜著一雙圓滾滾的眼睛天真的看著上方的承德帝,承德帝哈哈大笑,眼中倒是滿滿的笑意,他柔和的點點頭.

落兒這才咯咯笑起來然後奔向承德帝的方向,承德帝躬身下來將落兒抱起來,云橫的心終于落了下去,落兒是個小狐狸,能夠求這樣的承諾自然是為以後著想,君王心無常,這麼一句話或許就是一條命.

烈西曉一雙狹長鳳眸之中倒是淺淺笑意,低聲在云橫的耳邊說道"你這個兒子倒是比你聰慧許多."

聽到贊美落兒,云橫原本挺開心的,但是橫豎這麼一想,我靠,這不是擺明了說她是笨蛋麼,頓然有些不開心,嘀咕著在烈西曉的身後張牙舞爪.

烈西曉並未轉過身,只是在前方輕笑著說道"橫兒,別淘氣了."

云橫整個人微微一怔,這一聲橫兒讓她整個人都有些雞皮疙瘩起來,開什麼玩笑,以前她在特種兵學院是出了名的魔鬼教練,平時那些學院一個個連跟她說話的勇氣都沒有,更何況這樣叫她,被烈西曉這樣一叫,她整個人都有些不對勁.

"今天朕很高興,不僅僅是因為朕有西曉這麼一個皇兒,更重要的是朕有落兒這麼一個皇孫."

承德帝的高興明顯外露在臉上,倒是他身側的兩位貴妃面容恬靜,絲毫看不出任何的動靜.

"喂,你跟那位蘇貴妃關系怎麼樣?!"

"一般"

"那華貴妃呢?!"

"一般."

無論她怎麼樣的問,身側的男子長身玉立將她擋住,始終只是這麼一句淡淡的話語.

在心里吐槽了半響之後,云橫倒是安靜下來,承德帝明顯對落兒寵愛非常,整個宴會上,不時之間低垂下頭聽著落兒的童言笑的呵呵大聲.

周圍的群臣看見之後紛紛面面相覷,時不時的開始贊美皇長孫的聰慧伶俐.

"都是一群馬屁精."

云橫冷哼一聲,低聲說道,她從最後的位置被生生的提到烈西曉的身側,作為烈朝戰神,當朝權貴,這位七皇子的座位身邊倒是清冷異常,居然沒有一個來敬酒的.

酒宴進行到一半,觥籌交錯,人聲鼎沸,倒是不少的人有了幾許的醉意,云橫端起杯子,一抬頭,看到承德帝那雙原本顯得有些昏庸的目光之中隱隱之中能夠看到精光閃過.

她心中一驚,聽聞烈朝原本就是馬背上得天下的國家,曆代帝王大多彪悍,即使這位已經進入垂垂蒼老的皇帝陛下,年輕的時候也是心中自有雄兵百萬,三下平原,掃蕩邊寇.

此等的氣魄,她不曾見過這位皇帝陛下年輕時候的風采,但是能夠生出烈西曉這樣的兒子,想必這位皇帝陛下年輕的時候也不是等閑之輩.

"陛下,臣妾有一事相求."

清冷如玉的聲音響起在大殿之中,讓不少的人全數的朝著發出聲音的地方看去,云橫也順著看過去.

淺笑芙蕖紅羅裙,落霞秋月並蒂墜,頭上的金步搖隨著她的步子一點點的移動,發出清脆的叮鈴叮鈴的聲音,羅裙下不時之間顯出她白底軟綿繡著淺綠色的繡鞋.

"哇撒,美人啊."

云橫忍不住低聲的叫出來,她的聲音很小,周圍倒是沒有人聽見,只是不知道為何,身側的烈西曉身子微微一怔,這個反應自然是逃不過云橫的眼睛,她特地的將目光看向烈西曉,烈西曉的臉上一片淡然,絲毫看不出任何的變化.

難道冰塊臉認識這女的?!

美人嘛,大家都喜歡啊,心里雖然這樣想,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心里就是有些不舒服,她不舒服,自然也不能讓別人舒服,云橫就這麼伸出手狠狠的掐了一下烈西曉,然後所有的人就看著平時宛若天神一般的七皇子殿下突然一聲慘叫.

看著七皇子身側笑語盈盈的那位新任七皇子妃,再看看依舊淡然如神話一般高高在上的七皇子殿下,所有的人都認為那聲慘叫是幻覺,七皇子怎麼可能發出那樣的聲音.

"陛下……"

被人忽略良久的美人終于忍不住大聲喊道,云橫甚至看到承德帝的眉頭微微一蹙,只是抬起來的時候依舊是淡淡的.

"愛妃怎麼來了?!"

"想不想知道,眼前這位美人和你家相公是什麼關系?!"突然之間出現在身邊的聲音讓云橫轉過頭.

她笑語盈盈的看著出現在座椅邊上縮頭縮尾年輕人,年輕人一身月牙衫子,看起來穿的就像尋常人家的公子哥,但是云橫心里有數,能夠在這種場合出現的人非富即貴,至少也是烈朝的權貴.

睨了一眼沉穩鎮定的烈如風,云橫勾起笑容,笑眯眯的看向某個出現的家伙,而方知曉在她那殷切的目光之下不知道怎麼覺得有種十二月冷風拂過的感覺,生生的打了個寒顫.

"你是方知曉?!"

北定侯世子方知曉是大烈帝都出了名的浪蕩子弟,在京師之中名聲斐然,但是性子平和,倒也是人緣其佳.

他倒是微微一怔,沒有料到這位初到帝都的桃花仙子居然知道自己的名字,心中有些飄飄然,難道是哥們長得太帥,名聲傳的太遠.

但是片刻之後頭上就挨了一下,揉著莫名其妙被砸的頭上,方知曉眼淚巴巴的看著面前這個笑起來甜甜的女子,帶著幾分委屈.

"陛下,臣妾父親臥病家中,臣妾心中委實放心不下,希望陛下開恩,讓臣妾回家探望父親."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十六章:成為焦點
下篇:第二十八章:云妃上場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