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十四章:情動之初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十四章:情動之初

"是不是很可笑,所以太子在他的眼中可有可無,更何況我這個只是因為利益結合的而生下的孩子,他將重權賦予我,不過是為了安撫安家."

月色之下,那個一貫冷然的男子眉眸清冷如畫,字字珠璣,像是在談論別人的故事一般,不知道為何,云橫的心就這樣微微一緊,心中喟歎一聲,她就知道自己完了,即使知道明明這家伙太聰明,太懂得運用權術,知道他不過是在博取她的同情心,可是,她就知道自己就這麼沉淪了.

原本異世而來,她只是想要安然,可是這命中注定,或許……終究只是彎眉間許下的諾言.

天亮的時候,他就這樣靜靜的將頭靠在她的肩膀上,月寒露冷,莫統領到來的時候就看到這樣一幅畫面,美得讓他甚至不敢驚動.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云落的身上,他冷冷看著這一幕,云翳和云爾在他身後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出一聲,云落卻並未驚動院子之中的兩個人,反倒是慢慢離開,只是出了那院子之後,他身側需要一個成年雙手環抱的大叔嘎然一聲倒下,嚇得當時經過的下人一聲尖叫.

"少主,昨夜有人發現月堂主的蹤跡."

云爾小心翼翼的開口,他原本是不想開口的,畢竟挑在這個端口上完全是自找死.

果然少主轉過身,背負著雙手,一雙凌厲的眉眸之間射出陣陣冷光,那光芒冷的云爾甚至直打哆嗦.

"月痕來了."

"是的,少主."在心底為月痕悲哀了幾句,畢竟這個缺口上撞上來,真的是運氣極為的不好.

"赤炎叔叔的動靜了?!"

"赤炎堂主處理完了南方的事情之後,已經開始東上了."

帝都處于整個大烈的東部,證明赤炎已經發現他跟娘親離開暗宗的事情了,應該是來找他們了,從接下暗宗那一刻開始,他就知道這個責任自己是如何都甩不掉的包袱,他說過,他學武並不是圖謀天下,他為的不過是保護娘親.

"少主,我們是否要……"

云翳性子沉穩,目光如炬,沉聲說道.

云爾悄悄的伸出手拉扯了云翳一眼,這呆子,難道不知道少主最近心情都不怎麼美好,還特意挑這個話題.

幸好少主沒有生氣,只是伸出手指慢慢的叩在一側的石壁上,這個動作不知道為何看來居然如此的熟悉,云爾想了半天,終于想起還有誰喜歡這個動作了?!

好像這離王府的主子也非常的喜歡這個動作,不知道為何居然將少主的動作與那位一貫冷然的王爺重合了,尼瑪……幻覺這種東西還是少來的好,跟隨在主子的身邊,髒話倒是會了一堆.

"吩咐下去,讓人給赤炎叔叔制造一點事情做,否則他太閑了,還有功夫來找我和娘親的麻煩."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就注定了赤炎在未來的日子命途多舛,云翳和云爾面面相覷,誰也沒有蠢到這個時候開口.

"娘親,你喜歡他嗎?!"有些落寞的小孩蹲到路邊,然後有些怨念的開始拔草,云翳和云爾只能夠看著自家主子這般的模樣無語.

醒來之後揉了揉早已經僵硬的肩膀,笑的時候扯動臉頰肌肉甚至有些酸痛的感覺,果然不該在這院子里睡覺啊.

"阿嚏……"鼻子陣陣的發癢,揉了揉鼻子.

黑色玄色外套從頭套下來,幾乎將她嬌小的身子全數的遮住,露出一雙圓滾滾的眼睛.

"阿橫,今晚宮里晚宴,你需要和我一起去?!"

指著自己,云橫繼續一個噴嚏,揉著癢癢的鼻子,完全沒有將自己當回事情.

果然到了下午的時候,宮里就已經派了人過來,來離王府中的人是個傲嬌無比的小太監,看他頭上的頂戴花翎,必然知道在宮中地位不低,這般的年輕,至少證明情商不錯.

他並未催促云橫和烈西曉,反倒是一直含笑佇立在邊上看著,云橫甚至看到好幾次他身側的幾個太監都露出不耐煩的表情,唯獨只有他始終保持這笑容,眉清眸秀,倒是看起來讓人順眼到了極致.

"你叫什麼名字?!"

小太監倒是略略有些驚訝,抬起頭看了一眼云橫,云橫眨了眨眼睛對著他笑了起來,小太監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輕聲開口,他年紀不大,聲音還處于變聲期,雄雌難辨,帶著幾分的清脆.

"鄭和"

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云橫正端著茶水,就這麼忍不住撲哧一下直接噴了出來,叫什麼不好,怎麼跟明朝那個下西洋的太監一個名字.

鄭和倒是脾氣極好的笑笑,他身側的幾個中年太監明顯對他並不是很服氣,但是也沒有人說什麼.

准備好差不多足足三個小時,從內走出來的烈西曉幾乎讓云橫眼睛一亮,她忍不住有些嫉妒,難怪人常說,人靠衣裝啊,佛靠金裝,不過換了一身衣服,烈西曉就幾乎讓人完全轉移不開眼睛.

而跟隨在他身邊一臉清冷的落兒也換了一身紫色的華服,簡單的樣式,烈國之中以金色為尊貴,其次就是紫色,在烈國之中,唯獨皇室之人才能夠穿著紫色的服裝,而落兒一身全數經過毓秀坊的紫色衣衫,裙角的邊上繡著精致的白色紋路,整個人看來居然同樣的讓人移不開眼神.

原本看著云橫看烈西曉的目光,云落就微微有些不高興,當娘親的目光轉移到他身上的時候,他終于心里舒暢了不少.

跨出步子,率先牽起娘親的手,昨晚,他原本是想要跟娘親一起睡的,但是這家伙居然直接把他丟開,而且...

十招定輸贏,他居然輸了一招,眼神一冷,那死老頭不是說暗宗的武功在天下來說都是能夠排上號的,他還沒有去闖蕩江湖,就碰上了這麼一個.

因為是皇家的宴會,所以並未在一向接待外臣的夕陽殿中舉行,反倒是選了華貴妃的如意宮來舉辦.

如意宮華妃是蘇貴妃的手帕至交,兩家在朝野上也是互相的扶持.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十二章:離王府
下篇:第二十五章:鴻門宴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