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十一章:帝都風云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十一章:帝都風云

當著滿朝文武大臣的面,這位十皇子這樣指責烈西曉,擺明了就是為難烈西曉,烈西曉甚至連眼眸都沒有抬起一下,完全無視他,牽著云橫的手,直接穿過他身側,大步流星一般的離開.

"七皇兄,你連父王都不放在眼里."

十皇子列旭陽一臉怨恨的盯著烈西曉的背影,這七皇兄自幼天資聰明,他排名第十,他則第七,但事事壓他一頭,他母妃是蘇貴妃,而烈西曉的母妃則是早逝的元清皇後,雖然如今後宮無主多年,太子更是早已經冊封,烈西曉也不得父皇的寵愛,但是滿朝文武,誰不是私下說這麼多皇子之中,手握軍權的烈西曉才是真正值得巴結的人.

他就是不服氣,他有什麼地方比不上這一直冷著一張臉的家伙.

感覺到了身後傳來嫉恨的目光,云橫眨了眨眼睛,轉過身,手心之中一緊,她伸出手拍了拍烈西曉的手,笑眯眯的轉過頭對著那位一臉幾乎扭曲的十皇子開口.

"十殿下,你口口聲聲的說著七殿下眼中無陛下,你又將陛下置于何地,七殿下執行公務回來,陛下都未曾開口,你卻在這不斷的為難七殿下,你根本是完全無視陛下."

烈國素來崇尚女子無得便是才,烈國的女子遵從三從四德,大門不邁,二門不出,只有北地因為民風彪悍,倒是有些別樣,以往北地送上的桃花仙子容貌豔麗,絕對是百里挑一,而且性子上也絕對不會彪悍過度.

云橫這般的落落大方倒是讓不少人投來了好奇的目光.

小樣,這點目光姐還不放在眼里,當年特種兵閱兵上面,千萬人外加電視直播,她都坦然自若.

而被她數落一頓的十皇子列旭陽已經是一臉陰鹜,看向她的目光,她想如果能夠化成利刃,那目光不知道在她身上嘩啦嘩啦多少下了.

她所在的位置恰好背對著滿朝的文武,獨獨被十殿下遮住了,她笑起來的時候眉眼彎彎,松開烈西曉的手,然後對著列旭陽豎起中指,朝下,列旭陽縱然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是也能夠猜到絕對不是什麼好聽的話.

"你是什麼身份,也敢在這里亂放厥詞!!"一聲暴怒吼聲從十皇子的口中叫出來,他大步一跨,直接來到了云橫的面前.

"哎呀呀,十皇子你年紀輕輕,還真是健忘,剛剛不是有使臣說過我是今年的桃花仙子嗎?!"掩住口鼻,露出一張笑起來猶如月牙一般的眸子,閃亮亮的盯著列旭陽.

一句話成功的讓列旭陽原本就絕對不好看的臉色更加的難看,他一掌揚起,朝著云橫臉上扇過來.

我靠,這家伙居然打女人,她生平最討厭就是打女人的男人,眉頭一皺,烈西曉還來不及動作就看到面前這個子嬌小的女子瞪著一雙圓滾滾的杏眸,柳眉一揚,列旭陽的掌風當然沒有扇到她的臉上,她一腳踩在列旭陽的腳上,因為背對著所有人,在別人看不見的情況下一個踉蹌,跌倒在地上哭泣起來.

看著這女人變臉一般的技巧,列旭陽目瞪口呆,他轉身,看著滿朝文武,果然,一直對他頗有言辭的滿朝文武,雖然口中沒有說什麼,但是眼中紛紛露出譴責的目光,要打人沒事,回家打去,卻在這大庭廣眾之下這樣做就有失偏頗了.

被這樣硬生生的潑了髒水的列旭陽胸口一陣氣湧上來,那完全是氣的讓他手腳發抖.

"十殿下,你怎麼了,哎呀,你怎麼手腳發抖,是不是有什麼病啊."那個假兮兮的女人還特地從地上爬起來,然後跑到他面前詢問.

列旭陽只差想一巴掌扇過去,可是手抖的厲害,完全無法動作.

"旭陽,鬧夠了,這里不是皇宮,這里是城門,別和你七皇兄鬧別扭."

讓云橫吃驚的是那個原本一臉怒意的十殿下居然在承德帝的一句話中瞬間變得安靜下來.

她轉身,看到那個一身冰冷的烈西曉背對著文武百官,不知道為何,那個時候,她覺得的背影真的好寂寞,她咬唇,看著不遠處云落有些不贊同的目光,仍然上前一步,再次牽起他的手,換來他微微有些怔住的目光.

"你可知道,你選擇了什麼?!"

"啊……"

她不過是看他好像一個人挺可憐的,她難道做錯了什麼?!眨了眨眼睛,一臉的無辜.

烈西曉突然之間朗聲笑起來,他低沉的嗓音慢慢的溢出,周圍的人紛紛看向他,他低聲,附在她耳際,用著只有她能夠聽見的聲音說道"云橫,與你相遇,是我福澤,握住的我的手,你就再也沒有機會松開了."

這句話嚇得云橫直接立馬松開手,她的手卻是被緊緊的握住,某個人眼眸含笑,嘴角上挑,春風拂面.

烈國規定,男子十五之後就算成年,而身為皇子成年之後就需要搬離宮中,擁有自己獨自的王府.

烈西曉的離王府就佇立在皇城不遠的地方,算不上多熱鬧的地方,聽聞離王府建造的時候選址就是他親自選的,因為素來喜靜,所以並不喜歡太過的熱鬧.

舟車勞頓,早已經疲憊不堪,到了離王府中,云橫已經昏昏欲睡了,王府面前早已經列開兩行人等待他的歸來.

當烈西曉抱著云橫從馬車上下來的時候,整個王府前來迎接的人都硬生生的張大了嘴巴,看著這個一貫冷情的王爺居然會親自抱著一個姑娘下來.

而那個突然之間出現在王爺面前粉雕玉琢的小孩子更是皺著眉頭,冷冷說道"好了,這幾天勞煩王爺了,既然已經到了帝都之中,娘親我們自會照顧,就不牢王爺費心了."

云翳云爾大氣不敢出一聲的站立在云落的身後,這兩日少主的脾氣倒是越大的凌厲,這種時候最好保持沉默的好.

當然他們兩個看在心里,其實也可以理解為未斷奶的小孩子與突然出現的父親一般的人爭奪母親寵愛而已.

只是誰也沒有這個膽子敢說出來,不想活了還差不多.

"她是我的妻子,我抱她很正常."

云落眼帶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位大烈的七皇子,不知道為何,這位七皇子對他說話的口吻似乎溫和了不少,而且居然帶著一絲父親對待兒子的寵溺,我靠,難不成這家伙真以為自己是他的兒子.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十章:崇嶺強盜4
下篇:第二十二章:離王府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