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十五章:有娘萬事足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十五章:有娘萬事足

"昭陽城三年一度的桃花仙子已經被選出來,各位參選的姑娘們請回,請等待三年之後的再次選拔."

為首的老頭子精神抖擻的轉過身,拱手對著云橫一拜,笑眯眯的說道"這位姑娘,恭喜你成為這一任的桃花仙子,老朽會盡快安排姑娘上京面聖."

眨了眨眼睛,云橫看了看云落,云落的表情看不出來到底是高興還是不高興,只是不經意之間微微蹙眉讓云橫清楚的知道自家寶貝兒子已經處于炸毛的邊緣了.

"呵呵……"云橫顧盼左右,云翳和云爾早就在接觸她的目光之後就轉到一邊去,她打了半天的哈哈,看著面前老頭子專注的眼神,知道自己今天要是不給個說法,保證這老頭不會讓她離開.

"既然每一任都是這樣,我自然沒有異議,我是城西顧家的女兒,還請老人家通知我家父母親."

"噢噢,你就是顧家那位失散多年的大小姐,我和你父親還是故交,不對啊,聽說你有個四歲大的兒子啊……"

老者原本臉上的笑意在說到最後一句話的時候整個人都怔住了,人人都知道這桃花詩會實際上就是為皇家選妃,能夠進入桃花詩會的女子皆是才貌雙全,品性上乘的女子,這一次為何會讓這位顧家大小姐進來?!

他臉上頓然之間有些難堪,狠狠的盯了盯負責登記的某個老者,被瞪的老者頗有些無奈,只能將臉低垂下去,難不成說是七皇子自己選的.

這可怎麼辦?!

老者一臉躊躇,皇家素來注重顏面,這一次的桃花仙子居然已經是為人婦……

他臉上的苦惱絲毫沒有逃過云橫的眼睛,云橫眼珠一轉,目光轉向不遠處的烈西曉,她就知道這一切和那家伙有關,不過沒關系,反正她也打算上帝都,這一次有免費的保鏢,何樂而不為.

就是不知道這次鬧得這麼大,會不會傳到赤炎耳朵里去.

想到赤炎喋喋不休的念叨,她就有些頭痛,想她堂堂特種兵首席教官,居然會淪落到被人念怕的地步,想當年可都是她訓人,哪有人訓她的份啊.

一想到赤炎那張臉,云橫面對面前的老者就不住的點頭,老者雖然心中有些納悶,但是看被瞪老者的目光,也就知道問題出在那邊某人身上,他還沒有蠢到去質問七皇子,他也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爽快的點頭.

深夜時分:

門外悉悉索索的響聲想起,云橫伸出纖細的手指撥動了幾下燈芯,屋子之中的光明亮了不少,她托著下顎看著跳動的火光,百無聊奈,到了這地方好幾年了,還是有些不習慣,沒有電視,沒有網絡,尼瑪甚至連電燈都沒有啊……

不用回頭看,就知道一定是云落,云翳和云爾三個家伙.

"宗主,我們真要跟著他們上京?!"

云爾苦著一張臉,半蹲在云橫的面前,云橫慢悠悠的轉過身睨了他一眼"反正我們也要去帝都."

"可是,要是赤炎堂主知道了?!"云爾想到赤炎那不停歇的聲音,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提到赤炎的名字,屋子之中的人全數的沉默,大家都領教過赤炎的念叨功力.

"娘親,你為何要上京?!"

云橫原本撥弄燈芯的手停頓了一下,她背對著云落的後背微微一怔,半響之後才悶悶的開口"落兒,你是不是想要父親."

曾經身處現代化教育的時代,深刻的清楚父親對于一個孩子的重要性,落兒無論再聰明,再厲害,但是他始終只是一個孩子,是孩子都會渴望父親,想到不久之前,她無意之中經過聽到落兒在詢問赤炎關于他父親的問題,她就忍不住心里有些酸澀.

到了這陌生的世界足足四年的時間,從一開始這個小小的生命與她生死相連開始,她就將落兒放到了心間上,落兒這孩子自小就聰明懂事,從來不會讓她擔心,反倒是她這個當媽,總是惹禍,讓落兒去收拾.

所以偶爾她也會小小的反省,所以當聽到落兒在詢問父親的事情之後,她才開始想起來,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她這個身體可是被人葬在亂葬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落兒的父親到底是誰?!

似乎她都沒有想過去調查,摸了摸鼻子,她著實有些心酸,這四年,她一淚一把屎的將落兒拉扯大,這家伙居然會想他那未曾謀面的爸.

她絕對不承認自己是吃醋了.

云落面無表情的看著面前陷入自我想象,一會哭,一會笑的云橫,他那天詢問赤炎關于他父親的問題,可跟想念父愛之類的問題絲毫沒有半點的關系,他知道一直在云橫的心目之中自己地位極重,云橫其實是非常沒有安全感的人,好幾次,他總是在睡夢中聽到云橫呢喃細語.

"落兒是我的."

他是娘親的,這一點從來毋庸置疑,這一點無論如何都無法改變,他詢問他那未曾謀面的父親下落,為的不過是直接把那個沒責任心的男人給卡擦掉,早點解決遠比以後讓娘親傷心的好.

至于父親,他有娘親就好了,要父親來干嘛.

他會答應那老頭子繼承暗宗,也是為了娘親,沒有足夠的能力如何保護娘親,他微微昂起頭,任何人,即使是他的父親,任何讓娘親傷心的人都不該出現.

月光透過樹梢照射進屋子之中,屋子之中的燈影綽綽約約,倒影著人的身影拉長了不少.

"上京有什麼不好?!聽聞帝都之中有各種各樣好吃的好玩的,落兒,你就當這次我們上京游玩的,何況,放心啦,你娘親我這樣殘花敗柳,皇帝老兒保證是看不上的."

知道云落的擔心,蹲下身子,將小小的孩子抱緊在懷中,伸出手慢慢的撫著他的後背,前世的她是孤兒出身,自幼沒有安全感,她卻沒有料到居然會有了落兒這樣一個孩子,落兒自幼與她一同長大,她有多重視這孩子,這孩子就有多重視他.

"落兒,娘親保證,一直會陪在你的身邊."

"嗯"

小小的身影似乎聽了云橫的保證之後逐漸安穩下來.

云翳和云爾兩個人都未曾說話,兩個人都曾見過少宗主發狂的樣子.

夜晚,夜光如水,淡淡照射在世間,卻有人始終未曾睡熟過去,一身玄衣站立在院子之中,眉眸如水,背負著雙手.

莫統領始終站立在邊上,不曾說話,他略皺眉頭,不知道主子不休息,跑到院子里來是為了什麼?!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十四章:桃花仙子
下篇:第十六章:深夜來訪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