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十一章:明公子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十一章:明公子

全數的人都將目光看向月牙衫子的年輕男子,烈西曉唇角微翹,勾勒出一個淺淡的弧度,就是這樣一個笑容,眉梢之間顯得柔和了不少,整個人猶如月神一般的發出淡淡的光芒讓人無法轉身.周圍的人齊刷刷的看著他,完全呆住了.

言如風更是看到周圍的妙齡女子完全忽略了他,全數將目光投向了烈西曉,嗚嗚……想他堂堂烈國首富,居然這麼沒有存在感.

"顧云橫."

"名字倒是真好聽."琥珀衫子的年輕人笑起來,他笑起來的時候折扇遮住了半張臉,只露出一雙明亮的眼睛,眉眼彎彎的樣子看起來讓人非常的親切,周圍的不少人已經認出了他.

紛紛拱手喊道"明公子."

這位身著琥珀衫子,貴氣逼人的年輕公子自然就是當朝明太師的獨生子明宗越,當今陛下後位空虛數十載,明妃寵冠六宮,在後宮之中地位幾乎相當于皇後,如今差的也只是個名分,所以這位明公子權勢逼人那是絕對的.

他頷首,對著身邊那些仰慕崇拜的才子並沒有太熱絡,畢竟身份地位在那里,他無需討好任何人.

他與烈西曉也是舊識,對于烈西曉的性子也是知之甚深,倒是頗有些驚訝"這位云橫姑娘到底有什麼特殊的地方,這可是我這十年來第一次從七公子口中聽到女子的名字."

因為是詩會的緣故,金甲衛自然是沒有跟過來,就只有莫統領跟隨在身側,他倒是微微抬起眸子看了一眼自家主子,主子臉上仍然是波瀾不驚,根本看不出任何的想法.

像是為了驗證一般,一向想到什麼就做什麼的明宗越幾個跨步就到了云橫的面前.

云橫原本正看著面前的一副詩,倒是不期期的被人遮擋住了陽光,她略顯得有幾分不悅,彎腰將云落放下,看著出現在面前的陌生男子.

"敢問姑娘芳名?!"

在云橫身後的云翳和云爾同時用著一種同情的目光看向明宗越,宗主一向是最討厭人家打斷她,明宗越有幾分困惑,還在腦海之中猜測難道是因為自己長得太帥了?!

明顯這個猜測是不成立的,面前原本笑語盈盈的粉衫女子抬起頭,一張清麗無雙的小臉上笑容滿面,不知道為何卻讓他有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

他不自覺的吞了吞口水,退後兩步,急忙將扇子打開,遮住自己的半張臉,露出招牌的笑容"姑娘,姑娘……"

面前的粉衫姑娘露出一個燦若桃李一般的笑容,果然是美人啊,笑起來的模樣真好看,明宗越也算是烈國少見的文武雙修的人物,不是他自誇,這烈國,想要嫁給他的姑娘恐怕會從京城排到昭陽城.

但是他絕對絕對沒有想到面前這個嬌嬌弱弱的粉衫姑娘根本連說話的機會都不給他,直接一拳揍了過來,然後文武雙全,才華橫溢,更是被陛下親封為威武將軍的大才子明宗越就這樣被人打了,而且打得不清.

不少圍觀的群眾事後談論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整個人都有些顫抖.

因為大家看到的就是一個嬌滴滴的姑娘,一邊用腳踢著身下的人,一邊惡狠狠的罵"我叫你來打擾我,叫你來打擾,我就快要猜出來了,我就快要猜出來了."

明宗越能夠被封為威武將軍,武功自然不差,但是他的武功也無非是在普通人之中不差,但是和暗宗的人比起來根本不是在一個層面上.

云橫發怒的時候,云翳和云爾就很有自覺的點了送上門的倒黴鬼明宗越的穴道,導致明宗越倒在地上的時候心中連想殺人的沖動都有了.

"我們要不要上去阻止?!"言如風看著明宗越的慘狀,連上去的勇氣都沒有,他跟明宗越可不一樣,他可是真真正正半點武功都不會的,要是上去,會不會直接給那位姑娘打死,這麼恐怖的女子,簡直就是個異類的存在.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甚至都是在顫抖,云橫每一腳踢到明宗越身上的時候,言如風都會顫抖幾下.

他實實在在的感覺到了聖人的名言,小人與女子難養也……

莫統領看了看主子臉上波瀾不驚的神色,終究是忍不住輕聲說道"公子……"

烈西曉只是淡淡的睨了他一眼,莫統領就將即將說出口的話全數的吞了進去,什麼都不敢再說了.

"我喜歡她笑的樣子."云橫笑起來的樣子絕對稱不上好看,美人倒是美人,只是嘴角上挑,過于邪惡,言如風在心里打了個哆嗦,宗越對不住了,誰讓你好死不死撞上去,何況眼前這位嘴角上揚,眼中偶爾流露的寵溺,幾乎讓言如風整個人都有些飄渺的感覺.

莫統領也將同情的目光投向明宗越,既然主子這樣說了,明公子你就自求多福吧.

半響之後,風流倜儻的明大公子頂著個豬頭臉爬起來,走路的模樣都有些搖曳.

"這個,這個,主子,我們這樣做不會有麻煩吧."

剛剛那彪悍的一幕有不少的人圍觀,但是大家看到云橫的凶殘,都只是敢在心里埋怨哈,誰也不敢站出來.

開什麼玩笑,那可是太師公子,這一次桃花詩會的舉辦方之一,這姑娘能連他都毫不留情的下手,指不定後台有多硬.

想到這一層之後即使有想要出頭的,也將頭一垂,當做沒發生一樣.

這個時候已經有人四處奔跑通知,所有參賽的才子們全數集合.

云橫幾個人也慢條斯理的跟了過去,鑒于剛剛云橫幾個人蠻橫的表現,導致周圍的人直接退讓開,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就留出了這麼一條小道.

"主子,我們是不是太凶殘了?!"云爾咂舌,撓了撓頭,顯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云翳倒是始終冷著一張冰塊臉,並沒有開口,但是明顯他的眼神是非常的贊成云爾這句話.

云橫眨了眨眼睛,一張秀麗至極的臉孔上帶著無辜,看了看云落,一只手還撐著下顎,頗有些苦惱的說道"哎,其實我也挺困惑,這不完全破壞我賢良淑德,溫柔美麗,大方的形象嘛?!"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十章:桃花詩會
下篇:第十二章:擋了少爺的道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