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十章:桃花詩會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十章:桃花詩會

趙七灰溜溜的跑開了,云橫也懶得和他計較,云翳和云爾得知受騙,反應倒是挺激動,云落淡淡一句"自己蠢還能怪別人."

兩個人摸摸鼻子,連話都不敢說了,悶著聲將頭垂下,垂頭喪氣的跟隨在云橫和云落的身後.

三月的昭陽城雖然沒有中原境內的草長鶯飛,萬紫千紅的景象,但是三月的塞外卻是有著另外一種風光,落日長河,日落十分,夕陽落幕,站在城門之上,看著不遠處的廣袤大地,每個人的心目之中都會升起一種豪情.

而昭陽城作為邊關第一大城,與塞外的必經之道,可以算是整個北部地區最為繁華的地帶,桃花詩會雖然每年三月的時候召開,整個北部地方的文人都會應邀而來,烈國開國皇帝是塞外民族,但是入住中原以來,倒是十分的崇尚中土的文化,整個烈國曆經一百七十多年的改變,已經完全的融入了中土.

如今國泰民安,邊疆平安,這幾十年來,烈國逐漸開始重文輕武,所以桃花詩會才會如此的受人重視.

走入舉辦桃花詩會的地方不遠,就看到四處開的灼灼其華的桃花,這種桃花和南方的品種是不同的,也不會結果,但是能夠在北地種植出南方的花,已屬不易.

云橫一行人也有些詫異,看來這桃花詩會的規模不小啊,否則也不會有這種專屬的地方.

周圍四處都是身著儒衫的文人走來走去,更有不少的女子穿梭其中,北地比起南方來說更為豪邁一些,女子也不如南方那般矜持,聽聞這桃花詩會的冠軍基本上就是面試資格,可以直接進入朝廷.

拿現代的話來說,就是保送生資格啊.

云橫倒是左看右看,興致挺濃的,云落倒是沒什麼興趣,隨意看了看路邊掛的詩句,對他這種已經將整個暗宗藏書閣記到了腦子中的人來說,完全是提不起他半點的興趣.

整個會場也是裝扮得詩意盎然,層層疊疊之中,居然能夠一目了然的看到最前方的地方懸掛的一副字跡.

"哇,那可是大才子明宗越的墨寶啊,聽聞已經四處有人出價千金只為求得他一字珍藏,他不僅在書畫上造詣很深,更是聽說他家世不凡."

"這倒是不知道啊?!"旁邊走過的兩個人細聲談論著,云橫倒是興致濃厚的跟在旁邊聽著.

"聽聞這位明公子那可是明太師的獨生子,他姐姐可是當今聖上的寵妃."

云橫倒是跟著在邊上做出一副驚訝的樣子,我靠,來頭還不小啊,能夠請到這樣的人坐鎮桃花會,也不難想桃花詩會到底有多大的來頭.

"娘親,你可知道這里為何叫桃花詩會?!"突然之間拉住她手的云落輕聲說道,云落的聲音糥糯軟軟,聽起來帶著小孩子獨特的清澈,云橫連想也不用想立刻回答"這還不簡單,不是因為這里種了很多桃花嗎?!"

聽了云橫的話,云落那一向清冷的小臉上終于露出一抹的笑容,慢條斯理的伸出一根指頭搖擺"錯,娘親,難道你沒發現這里的女子非常的多."

云橫這才觀察四周,果然發現四周妙齡女子非常的多,她倒是有些奇怪,這可是詩會,又不是選美會,這麼多女的來干什麼?!

"桃之妖嬈,灼灼芳華,取名桃花詩會,一是因為這恰好是桃花綻放的季節,二就是因為這桃花詩會不僅僅是詩,而且還有一樣重頭戲,桃花詩會最終入圍的會有十一名才子,到了詩會的最後,最為讓人關注並不是這些才子選拔,而是每一屆的桃花仙子選拔,因為按照昭陽城的規定,每一任的桃花仙子相當于整個昭陽城乃至是北部第一美人,而曆任的桃花仙子,名聲斐然,陛下都要親自接見,幸運的能夠選在君王側,即使不能夠伴君,也至少能夠嫁給王孫貴族,所以每一年的桃花會無數的女子卯足了勁參加."

"有趣有趣,難怪每一年的桃花詩會能夠如此的熱鬧."云翳忍不住在身邊說道,一臉的贊賞,能夠想出這些辦法的倒也不是普通人.

"你欣賞的人恰好就是剛剛那幾人口中所說的明宗越,這個人啊,不簡單."牽著云橫的手,云落臉上倒是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對于自家兒子的心高氣傲那可是了如指掌,云橫也忍不住驚訝一下,居然能夠讓云落說出不簡單三個字,這個明宗越就一定得見見.

"咦,那位不是今天才見過的姑娘."

遠遠的言如風就看見了站立在桃花樹下的粉衫女子,頗為誇張的叫起來,他身側的烈西曉緩緩的轉過身,如月牙一般的顏色衣衫,只是在角落的地方繡了明黃色的太陽和金龍,這是烈國皇室的象征,如不注意,根本看不出來.

他眼神深邃看向不遠處的云橫,云橫根本不知道烈西曉也在這里?!

要說對于烈西曉這個人嘛?!云橫心中只有一句話,躲開點,身為特種兵首席教官,更多的時候她相信自己的直覺,這麼多年,她的直覺救她很多次,這一次也絕對不會例外.

所以她早已經把烈西曉這種生物列為嚴重危險品,越遠越好.

當然,她也絕對不會再讓自家寶貝兒子接近烈西曉.

"把她寫入名單之中."指著不遠處的云橫,烈西曉漫不經心的對著身後一直跟隨的老者說道.

老者一臉為難,抬頭看向另外一個一直搖著扇子面帶笑容的年輕人,年輕人一身琥珀衫子,裙擺的花紋都是金線所繡,做工精致,讓人一看就是非富即貴,他聳聳肩膀,對著老者說道"加上."

老者聽到這位都這樣說了,雖然並不清楚面前那位一臉冰霜的漂亮男子倒地是什麼身份,也知道這不是自己該知道,一手拿著冊子,一手打算將那個女子的名字添上去,半響之後,老者才憋紅了臉開口"可是,可是那位姑娘叫什麼名字?!"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九章:姑奶奶不是吃素的
下篇:第十一章:明公子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