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九章:姑奶奶不是吃素的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九章:姑奶奶不是吃素的

烈西曉素來不喜歡人近身,甚至連對東西也如此,如果是云橫在這里,一定會知道拿現代化來說就是潔癖.

他抬眼看去,下方的人潮洶湧,似乎非常的熱鬧,其中最熱鬧的就是中間那群人,他狹長的鳳眸微微的眯起來,低聲的呢喃"他們倆也在哪里?!"

"誰?!"

耳朵一直豎著的言如風這一次終于逮住了兩個字,頗有些興奮的問道,烈西曉只是淡淡的回頭睨了他一眼,言如風立刻如霜打的茄子一樣將頭垂下.

"小姐……"

被趙七纏住完全脫不了身,從來沒有遇見過這樣情況的云爾和云翳兩個人的臉色已經被嚇得慘白,即使兩個是武功高手,但是這周圍人多,你一言我一句的,就足夠讓他們兩個一直在山上長大的人恐慌.

"娘親,我看要是你再不吭聲,估計這兩個家伙以後會的人群障礙交流症."云落睨了一眼幾乎快要落荒而逃的云爾和云翳兩個人,終于伸出手戳了戳旁邊笑的沒心沒肺的云橫.

云橫一把抹去眼角笑的太誇張的眼淚,沒辦法啊,看著那兩個家伙一臉哀怨的神情,活像被人暴菊花一樣,她實在忍不住啊.

慢條斯理的牽著云落的小手走進去,看到她進來,云翳和云爾一直繃著的神情終于松開了,兩個人就差沒有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撲上去了.

"你就是他們主子?!"趙七頗有些意外的看著這姍姍來遲的年輕女子,容貌絕美,可以說在昭陽城中極難找出第二個人,除了前段時間選秀女進宮的城東葉家的大小姐.

只是眼前這女子眉眸含笑,嘴角上翹,整個人給人一種你看著她,就會覺得眉眼彎彎心里很舒服的感覺,趙七咳了咳幾聲,聲音倒是比起開始的時候溫和了不少,畢竟嘛,美人嘛,大家都喜歡.

"嗯嗯"

"既然這樣,他們兩個人打碎了我的云瓷,三十兩銀子,這是底價."趙七惡狠狠的拉住云爾的衣角,堂堂一個暗宗的高手就被人欺負得不像話.

"打碎了東西當然要賠."云橫笑眯眯的說道,這句話倒是讓周圍的人心中一驚,那看起來年輕的女子果然因為這云瓷要價太高,不打算要那兩個下人了.

大烈原本就是關外民族,民風彪悍,即使入住中原多年,卻始終保持著奴隸制度,所以大烈買賣人口也是很尋常的事情,周圍的人一陣噓籲,倒也覺得正常,畢竟這三十兩銀子要是弄到奴隸交易市場,那足足能買幾十個這樣的青壯年奴隸了.

"噢,你這樣說,那這兩個家伙就任由我處置了"趙七心里也是一陣的唾罵,今天真是不走運,遠遠看過去,這兩個家伙穿戴都不俗,一看就知道雖然算不上什麼大富人家,也好歹是點小富,結果居然是人家的下人,說不准還是最低層的努力.

這些奴隸能夠賠得出什麼價格?!

當下,趙七直接從地上跳起來,惡狠狠的盯著云翳和云爾.

"不過嘛?!你說這東西是云瓷,我看不太像嘛?!"來到這個時代之後,云橫為了盡快的了解這個時代,將暗宗藏書閣之中關于這個朝代曆史的書倒是看得差不多了,她眼睛一眯,腦海之中關于云瓷的記憶就浮現上來了.

傳聞前朝雍帝愛妃梁妃出身瓷器世家,酷愛瓷器,雍帝特建浮梁瓷司,由梁妃掌管宮中瓷器燒制,而梁妃在這方面也頗有天賦,燒制了後世被稱為云瓷的瓷器.

云橫笑眯眯的開口說道"哇擦,真的是云瓷啊……"

"那是當然."

篤定眼前的女子也不知道云瓷的真假,趙七倒是得意洋洋的昂著頭,幾乎以為這一次是賺定了.

卻不料到面前的女子突然臉色一變,從地上撿起瓷器的碎片直接扔向他,饒是趙七反應靈敏,那瓷器也是順著他臉頰飛過去,他甚至還能夠感受到自己的發絲被削落在頸項之間的觸覺.

"來人,去報官,將這膽大妄為的家伙抓起來,云瓷自大烈開國以來,就是陛下欽點的禦用之物,大烈法典第一百三十二條明文規定,普通百姓不得擅自啟用禦用之物,否則作為藐視皇權,罪當問斬."

對于曾經特種兵首席教官,政法大學高材生的云橫來說,背誦這麼幾百條法律還真是小case.

要是讓這些人去看現代完善之後的法律,恐怕撞牆的沖動都會有,那可是比整整一本百科全書還厚.

"啊,這,這不是云瓷啊."趙七再怎麼膽大包天,也沒有膽子敢隨便窩藏禦用之物,那特意拿來訛人的瓷器也不過是通體偏白,和云瓷有些像而已,他哭喪著一張臉,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一次會碰上這麼個女羅刹.

云落嘴角含笑,看向自己娘親,看著她眼中那爽歪歪一般的笑容,他倒是低下頭淡淡一笑.

他喜歡看娘親大人笑起來沒心沒肺,囂張跋扈的樣子,因為這個時候的娘親真是太耀眼了.

而客棧二樓上,言如風更是呱呱大叫起來"我靠,不會吧,連律法哪一條都能背下來,還是不是人啊?!"

烈西曉仍然站立在原地,若是有人靠近他,就會發現他眼角的光芒帶著幾分的柔柔笑意,不遠處,那個得意洋洋,甚至有些飛揚跋扈的女子周身像是沐浴在陽光之中一般,整個人發出耀眼的光芒,那原本已經很美麗的五官因為這種氣質的原因,一瞬間,奪目到讓人無法呼吸.

"顧云橫……"

輕輕的念著這三字,烈西曉的呼吸甚至有些急促的感覺,像是要將這三個字印入心中一般,他的右手緩緩的捂住胸口的地方,他甚至聽到了來自自己心髒猛烈的跳動聲.

似乎,他找到了什麼屬于自己的東西.

下面的幾個人可是絲毫不知道上方一直有人看著他們的行為,趙七原本就欺橫霸市,昭陽城中無人不知道,看到他吃庵,不少的人都心里直呼痛快.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八章:碰瓷的
下篇:第十章:桃花詩會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