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八章:碰瓷的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八章:碰瓷的

他性子急促,一向是看不進去書的,比起那些沉悶枯燥的文字,他更喜歡直來直往的動手,所以八衛之中,他是被帶出來最少的,容易激動壞事.

四個人行走在大街上,昭陽城的大街修建的非常的寬廣,來往的客商也非常的多.

兩側的都修建這房屋,有著各種各樣做買賣的人家,也有著路邊擺著的小攤.

昭陽城最大的客棧二樓上,屏風正好遮擋住了外面看進去的視線,反倒是里面的人對于外界的東西能夠一眼覽盡.

如果有昭陽城之中的大戶進來一瞧,就會驚呼一聲,昭陽城最大的商會主人此刻正坐在屏風之中,他的身側是一位身著白色錦袍的男子,男子眉眸如畫一般的清俊,唇薄如刻,五官精致到猶如從畫中走出一般,兩個人的身側站立著數個侍衛,幾乎圍住了大半個地方.

"我說你怎麼有空到這小地方?!"言如風舞動著手中的折扇,不停的揮舞,這三四月時分的天氣還是說不上熱,甚至還有著幾分的寒意,只是他常年習慣帶著扇子,也習慣了這個動作,容貌上他自然是比不上面前這位,但是總體看來也還是翩翩佳公子一位.

對面的青年坐在這客棧之中,縱然是這昭陽城最好的客棧也總是與他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覺,這人啊,就適合坐在高堂之上.

他慢慢的抬起眸子,那雙狹長的鳳眸勾魂奪魄的,讓同為男人的言如風都有些不敢直視,只能夠聽見他清冷如玉一般的聲音傳來"知道的越少的人一般活著越久."

這句話直接嗆得言如風咳咳了幾聲,他自然知道眼前人的身份,作為商人,對于危機意識一向是清楚無比,當然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他將眼神射向旁邊那群侍衛之中最為靠近烈西曉的人,笑呵呵的問道"莫統領,幾年不見,你還是這麼年輕."

跟隨在烈西曉的身邊多年,自然是清楚這位笑起來有些犯二的公子與自家主子的關系,莫統領倒是拱手笑道"言公子能言善道舉世聞名,我可不敢跟你比口才."

言如風嘻嘻哈哈的,倒也沒將莫統領的話放在心中.

莫統領站立在言如風的身邊,言如風正在暢談前段時間前往漠北地域的見聞,烈西曉倒是側耳聽的認真.

莫統領銳利的眼神四處的掃視,當掃視到樓下的一群人的時候,他忍不住停頓了一下,倒不是說那群人有多特別,一行四個人,一看就知道那對母子是主人,他倒是沒怎麼注意那對母子,反倒是看那兩個明顯退後一步,恭恭敬敬的手下.

兩個容貌頗為俊秀的年輕人,不知道為何,他們的動作就是讓莫統領看起來有種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莫統領半眯起眼睛細細琢磨,按照道理只要見過一次他怎麼也不會忘記氣質如此特殊的兩個人.

可是絞盡腦汁也想不起到底在什麼地方見過?!

莫統領這廂還在這里苦思難解的時候,下方卻起了爭執.

"開什麼玩笑,你這個東西也值三十兩銀子."在大烈,十兩銀子就是普通人家一年的生活,這三十兩銀子簡直是天價.

云爾大叫一聲,他和云翳從未見過如此熱鬧的景象,倒是有幾分的驚喜,一步留神,就碰上了旁邊一個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大叫一聲,然後手中的瓷器就摔在了地上.

他一把抓住云爾的衣角,然後坐到地上開始撒潑起來.

"我的寶貝云瓷啊,都怪我沒有好好保護你,還指望你賣給好價錢,咱們全家可都指望著你生活啊."

中年男子雙手不停的拍打著地上,不停的抹著眼淚,云爾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然後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周圍人來人往,很快就彙聚了一堆人,周圍的人有一眼就看出這中年男子是訛人的,但是也有不知情的,紛紛開始議論起來.

"這年輕人也是,怎麼就撞上去了?!"

"你難道沒看見那中年人開始趙七."

"啊,真是他啊."

云橫和云落半響沒有看見云爾跟上來,看到後面堆積起了一群人,兩個人面面相覷,倒是有幾分的詫異,鑽進人群,就看到云爾被人傻不拉幾的拉住,而云翳一張俊俏的臉上全是緋紅,根本蹦不出一個字.

云橫眼角流轉,倒是忍不住咯咯笑起來,恰好聽見旁邊的談話,隨口問了一句"趙七是誰啊?!"

旁邊的人也隨口應道"趙七你都不知道,這昭陽城的賊頭子啊,坑蒙拐騙這不樣樣都來."

旁邊的老者一邊說著一邊搖頭,雖然這邊上的人大部分都知道趙七訛人,可是這兩個小哥一看就是外地的,趙七可是這里的土霸王,誰敢得罪啊?!

"咦,莫統領是在看什麼?!居然是兩個俊秀男子,莫不是莫統領轉了性子,難怪莫統領到了而立之年,居然也不娶妻……"

墊著個腳,伸出腦袋順著莫統領的目光看過去,言如風自然看到了被人包圍在中央的云翳和云爾兩個人,驚叫一聲,然後又捂住自己的嘴,頓然之間,周圍的幾個金甲衛看向莫統領的目光之中都帶著幾分的怪異.

莫統領嘴角扯動了幾下,終究露出一個很難看的笑容,言如風這家伙胡亂說什麼?!

他之所以到這個年紀還沒有娶妻不過是因為沒有碰上合適,被他這樣一說,活像他有什麼見不得人的愛好一樣.

他走到烈西曉的身側,附耳在烈西曉耳邊說了幾句,言如風倒是很想湊過去聽,他雖然生財有道,但是這武功嘛,確實沒怎麼樣,莫統領這樣百里挑一的高手不想讓他聽見的話又怎麼可能輕易被他聽去.

伴隨著莫統領的話,烈西曉緩慢的起身,一步步的走到屏風邊上,莫統領立刻從懷里掏出純白的錦帕,錦帕四周鑲嵌著一縷金線,無論是做工還是花紋都是上上之選,莫統領卻是將錦帕伸出去擦拭著面前的欄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七章:月痕堂主
下篇:第九章:姑奶奶不是吃素的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