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七章:月痕堂主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七章:月痕堂主

"少宗主,云翳魯鈍,沒有明白少宗主的意思?!"云翳微微蹙眉,跪倒在地上抬起頭有些困惑的看向云落.

站立在邊上的云橫翻了個白眼,她家寶貝兒子總喜歡說話只說半句,她才慢悠悠的對著空曠的天空喊道"月痕,下來."

漆黑如墨的天空之中突然之間閃過一絲白色的光芒,形狀優美的白色海東青從角落之中突然躍出來,速度凌厲到讓人心中忍不住浮現一絲的驚訝.

出乎意料的是海東青卻直接飛入云橫的懷中,猶如孩子一般的開始撒嬌,用著尖銳而彎翹的嘴角輕輕的啄著云橫的手心.

"宗主果然是宗主,月痕見過宗主和少宗主"

也不知道從哪里慢慢走出的女子,聲音清冷,身著蘇繡月華錦衫,如意云紋的裙擺拖曳在地上,淡眉如秋水,顧盼之間,一身清冷如月宮仙子一般的氣質.

清麗女子徐徐彎腰,每一個動作被她做來都顯得從容萬分,她雙手伸到天空之中輕輕的拍打了幾下,原本在云橫懷中的海東青咕咕兩聲,頗有些不舍,但是仍然飛回了她的肩頭.

云落冷著一張臉看著這位新來的月痕堂主,三位堂主之中,負責暗宗之中大小事務的赤炎為人沉穩,正直,而負責財務方面的無溟愛笑話多,唯獨這個負責暗殺和刑堂的月痕為人清冷,而且絕對的不會跟你講情分,看來他一手教出來的八衛跟這三位堂主還有些差距.

微微皺眉,一向對任何事情習慣了掌控的云落心中閃過幾絲的不悅.

"我與宗主在外巡視,月痕堂主跟出來是什麼意思?!"

小小的孩童聲音清冷,在黑夜之中顯得格外的清晰,月痕將目光轉向那位小小的少宗主,嘴角微微的上翹,只是勾勒的弧度清淺到幾乎不存在,她放柔了聲音回應道"少宗主,你年紀小,刑堂可以既往不咎,但是宗主罔顧暗宗規矩,私自丟下事物外出,按照刑堂的刑法,理當重罰."

月痕聲音清冷,每一句話從她嘴里說出來都有些斬釘截鐵的味道,完全無半分的轉圜余地.

云橫看著云落頗有些生氣的和月痕兩個人大眼望小眼,不禁有些頭痛,可是這也不能怪她,任誰在暗宗那破地方待過兩年不能出門的日子也會跑的好不好.

要怪就只能怪那晚生了云落之後慌不擇路,居然掉下山崖,然後剛好砸在某個沒事做的老不死身上.

暗宗素來是不出世的,所研習涉及廣泛,上到天文地理,下到農田耕種,前世的她身為K國首席特種兵教官,大部分的東西對她而言其實都很簡單,但是上輩子累得半死,這輩子說什麼她都不想這麼辛苦了.

不過寶貝兒子倒是真的爭氣,你見過二歲的孩子就自己趴在書房開始看書的沒有?!沒有吧,她家寶貝兒子就是,暗宗的書房堪比現代的國家圖書館,就這麼誇張的地方,她是翻下都嫌煩,可是她那寶貝兒子可是挨著看完的.

別看他現在才四歲的年紀,可以真的說是天才……

看著面前這位宗主眼珠一轉,月痕立刻之間低垂下頭,聽聞宗主習武素來不用心,但是唯獨輕功和迷魂術堪稱百年來最成功的一位,對上宗主那眼睛,恐怕不知道什麼時候著了道都不知道.

"月痕恭請宗主回去."

跪倒在地上,才說完這句話就突然再次的站立起來,這個貿然的動作讓云翳和云爾兩個人心中嚇了一跳,可是站立起來的月痕神情呆滯,什麼都沒有說,居然直接轉身跳入花叢之中,然後倒頭就睡.

"她這是怎麼了?!"

云翳有些驚訝的說道,將眼神看向云橫和云落.

云橫拍拍手,笑的有些狡猾,眨了眨眼睛說道"開玩笑,真以為老娘的迷魂術這麼容易就閃開."

云落看著云橫上跳下跳的動作,小小的孩子眼中露出一抹和他年紀完全不相稱的寵溺,只要娘親開心,怎麼都無所謂,只是可憐了這月痕堂主.

"看來這地方不能待了,聽說城外正在開桃花詩會,來了這幾年,還沒去過帝都,這次不如就去帝都看看."拖著下顎,整個人趴在石桌子上,回過頭看著云翳云爾還有云落三個人,這三個人自然是舉雙手贊成.

昭陽城作為烈國邊疆上的大城,更是連接塞外交通的樞紐地帶,自然人流是不少的,拿現代的話來說,要想富,先修路,交通發達了,永遠就會適合商業的發展,整個昭陽城居民不少,商人也不少,更有不少自沙漠之中的商人帶著罕見的商品.

"宗主,快看快看,那個人居然是藍色的眼睛,黃色的頭發,哇,會不會是妖怪啊……"

云翳和云爾自幼在光霧山上長大,一心習武,對于外界很少接觸,這一次到昭陽城就已經算是難得的出了趟遠門,云翳性子沉穩,到是沒有將心中的驚訝表現出來,云爾年紀本來就偏輕,這更是大呼小叫的喊起來.

云橫撲哧一下笑出來,對于身邊這兩個家伙的孤陋寡聞更加清楚了,烈國是一個曾經的她在曆史上找不到的國家,她曾研究過烈國的地圖,仍然找不到與曾經學習過的曆史有絲毫重疊的痕跡,她終于相信自己是到了一個連曆史都不曾存在的時空,烈國先祖曾經也是馬背上的游牧民族,最終奪得了江山,入住了中原地帶,但是曾經的塞外仍然有無數的民族.

"那是關外的一些少數民族,並不是什麼妖怪."

"宗主你好厲害?!怎麼什麼都知道?!"云爾用著崇拜的目光看著面前嬌小的女子,其實暗宗的三位堂主和八衛之間是完全不同的,三位堂主以暗宗為服務的對象,而他們八衛卻是為這對母子而生,他們效忠的只有這兩個人,暗宗的生死存亡與他們沒有半點的關系.

"多讀點書啊,看看云落年紀那麼小都知道."白了云爾一眼,云爾頗有些委屈的辯解"少宗主那樣的人幾百年也不見得能出一個,我怎麼可能和他比."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六章:我兒子的爹冒出來了
下篇:第八章:碰瓷的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